•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楚臣

第五百零七章 起事    文 / 更俗 更新时间: 2019-03-14 21: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官道边,人来车往,你还是坐过来说话吧,”韩谦示意韩东虎坐到凉茶摊前,又笑着跟冯缭说道,“我便说这双手会是破绽,确实,烧伤疤痕伪装得再好,也不像是一双老人的手。”

    “大人身份尊贵,此时又遭延佑帝猜忌,怎么能轻涉险地啊?”韩东虎坐到凉茶摊前,犹控制不住激动心情的说道,比翻案,他更担心韩谦此时的处境。

    即便不受猜忌,韩谦作为蕃州刺史,私自潜回帝京,也是大罪。

    “什么尊不尊贵,我这些年真要是因为害怕而什么事情都不做,那真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韩谦微微一笑,对自己身处险境这事,似乎是一点都没有什么觉悟。

    当初他孤身赴晚红楼不险吗?

    他劝谏杨元溥一起去守淅川城不险吗?

    他带着百余人回金陵夺信昌侯李普的兵权不险吗?

    朱裕在荆襄战事后敢深入楚境,他岂能连朱裕都不如?

    韩谦最初是想着派冯缭暗中潜来金陵处置诸多事已经足够了,但在叙州得悉世家宗阀在广德府反扑诛连的具体情况之后,便决定要亲自走这一趟。

    受刑死二十余人、致残四十余人,那还是广德府衙大搞冤狱的数字,算上安吉、广德、郎溪三县,这个数字还要增加两倍。

    除了大批无辜者受诛连外,之前逃离安吉、广德、郎溪的世家宗阀、大小地主,借刺杀案掀起的风波,纷纷返回三县,推翻之前他设立广德军制置府时所制定的置换田宅方案,拿着旧地契、房契,在府县官员的支持下夺回土地,致使大批原广德军的家小再次失去土地。

    即便陈景舟出知广德府之后,形势有所缓和,但之前几个月的混乱,已经有成千上万的无辜者受到诛连,处于朝不保夕的险境之中。

    照冯缭之前的计划,薛若谷即便不惜自身及家小的身家性命站出来翻案,但也只能说让事情的真相在小范围内传播,叫朝堂之上的大臣们知道有这么回事,知道刺杀案的真相不是刑部及京兆府之前所陈述的那样。

    但是,能真正翻案吗?

    不可能的。

    世家宗阀在广德府大搞反扑、诛连,一切实际都是在杨元溥默许之下的进行的。

    不仅世家宗阀在朝中的代表人物了,杨元溥会翻自己的案?

    冯缭之前的想法,主要还是想着尽可能维护叙州的利益,想着只要能将刺杀案的真相在小范围内揭开,分化朝廷众臣对叙州的态度,便算是达成目的。

    冯缭还是习惯想着将刺杀案用作筹码,想着将韩东虎这些人用作棋子,然后用些小手段,将韩东虎这些人招揽过来,组建叙州在金陵的情报网。

    韩谦也不能责怪冯缭,但冯缭这么做,还远远不够,甚至还真极有可能害得薛若谷一家老小丢掉性命。

    待韩东虎情绪稍稍稳定下来,韩谦跟他说道:“这事我没有错,你也没有错,世家要盘剥奴婢,奴婢想要反抗,就是你死我活的争斗。难道你还想一点代价都不付出,就想世家宗阀自己会乖乖同意废除贱口奴婢旧制?现在,事情涉及到梁国蜀晋及蒙兀人的战争,事情会加倍错综复杂。我们唯有能做的,就是一步步去做,不要轻易怀疑自己、否定自己……”

    “我……”韩东虎看着诛连甚广的惨案频频发生,内心一直陷入矛盾与纠结之中,很多道理也不是他所能分辨,这一刻听韩谦的话,虽然有些领悟,却也难说透彻,只是心旌摇荡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先尽可能暗中助薛若谷查明刺杀案的真相,等到薛若谷有一些人证、物证之前,我再会与薛若谷见一面,劝他不要莽撞行事……”韩谦说道。

    “要不是陈景舟赶到,制止府县收回新垦的坡地湖田,牵连者更广,但除冤死者外,广德府还有一万四五千人田地被夺,这些人要如何安排,还请大人明示。”韩东虎这时候才算是冷静下来,说道。

    听韩东虎这话,冯缭才真正是暗暗吃惊,直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串上来。

    在陈景舟出知广德府之前,世家宗阀三四个月的凶狠反扑,重新拿出旧地契从原广德军退役老卒及家小手里夺回田宅,涉及一万余人,这事冯缭当然是知道的。

    然而听韩东虎此时的口气,他们早已经跟广德军旧卒暗中在搞串连,计划着要搞大事情了。

    冯缭这时对韩谦所说没有人甘愿做棋子这句话更加深有所感。

    韩东虎对叙州是够有感情了,但在韩谦露面之前,他之前两次见韩东虎,韩东虎却半点都没有透漏相关的信息。

    冯缭想到一旦韩东虎、苏烈与广德军的旧武官近期在广德府联手掀起大规模的民乱,也是不寒而栗。

    要是在那时候薛若谷时机巧合的站出来为刺杀案翻案,怎么叫杨元溥不对这两桩事产生联想?

    杨元溥生性本就多疑,倘若再查到薛若谷调任溧水县乃是老太爷暗中推波助澜,那时候麻烦真就大到要捅破天了。

    韩谦这时候也是皱着眉头思量。

    他此时身在金陵的消息,暂时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知晓,更不要说现身去安抚那些受诛连、田地被夺的一万多广德军老卒及家小了,但如果说广德军的旧卒、旧武官已经暗中串连一段时间了,显然也不是韩东虎一人站出来劝阻,就能将这起已经在暗中组织实施的起事消除在荫芽状态的。

    只是就这点人手,在金陵卧榻之旁起事,被镇压下去,即便不说是分分钟的事情,也不会太困难;就更不要说什么会伤大楚元气这种话了。

    也难怪富耿文放弃郎溪县令不干,跑到湖南受气去,他是看出这团火压不住,即便最终会被朝廷镇压,他就先被烧成灰烬了。

    冯缭也是暗暗焦急,绝大多数人都不是能够理智的,特别是他们胸臆深处早就埋下反抗的火种,受到如此之广的诛连及迫害,凭什么叫他们牺牲小我、顾全大局?

    “一定要起事,但不能在湖州、广德府停留,起事之前,先在太湖之内尽可能多筹备些船只,多与太湖里的水寨势力联络,最好能去润州北面做江匪吧!”韩谦说道,“我会想办法跟王文谦见一面……”

    一万多老弱妇孺,即便里面有三四千精壮,但缺少必要的兵甲战械,是根本没有资格跟经历过几次血战、战力正强盛的精锐禁军正面对抗的。

    起事后,以最快速度转移到长江里,借助朝廷与信王杨元演之间的对峙,或能获得一点腾挪的生存空间。

    再不济,投附淮东国,大部分的老弱妇孺至少能活下来。

    逃入山里也不行,一旦被封锁死,一万多人大多数也会死于饥饿。

    “此时在金陵能调多少钱粮?”韩谦问冯缭。

    “能调四五万缗钱。”冯缭说道。

    “东虎,你将这批钱物拿走谋事,但也不要跟其他人说及我——我现在助你们,也是希望你们都能活下来,你知道我的意思?”韩谦盯着韩东虎说道。

    说来也是可悲可叹,叙州是能调一批钱粮,却没有办法直接用来赈济被夺走田宅的广德军旧卒及家小,只能暗中用来助他们起事——要不然的话,四五万缗钱,都够一万多妇孺老小勉强支撑一年多时间了。

    “我明白。”韩东虎点点头,真要跟几个头领挑明韩谦的存在及资助,也不用担心会泄漏什么消息,但其他头领的期许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就有可能使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要是有什么紧急事,你可以派人到小茅峰或静山庵联络我——我在去扬州见王文谦之前,不在茅山,就在宝华山。”韩谦说道。

    见韩谦对自己不掩饰行踪,韩东虎心情激动的叩了一个头,才带着两名同样扮作脚夫的亲信离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