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大神难为

章节目录 一百三十九,行动开始    文 / 尼尼的猫 更新时间: 2019-04-11 15: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

    跟刚来时相比,实力提升后,于锦的信心也增强了许多。

    在塔中这么长时间,另外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突破。孟阳由筑基中期突破到了筑基大圆满,而灵知也连跃三级,居然跟孟阳一样,也到了筑基大圆满。

    后来,几人交流后,于锦才知道,原来他们根本不是同批出的试炼塔。

    在那个树林幻境之后,其上还有两层,一层是心境考验,另一层则是剑阵考验。

    试炼塔小世界另成天地,苍梧为了让于锦更好地体悟天道,是提前将她弄出了试炼塔。

    于锦虽有遗憾没有闯完全塔,但能有这样的收获,她已经很满足了。

    几人出了塔就发现明暗中有不少魂修都在盯稍,想必他们那些天的动静太大,早就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

    而且苍梧藏身在山峰中,如果不是那一日它要找于锦,本也不必弄出这么大阵仗。

    现在它如果要隐藏,这些人根本就没办法找到。

    于锦他们被苍梧悄悄地放在了俟石城外。

    可惜他们三个都不能再用原先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

    幸好那年搜刮的兽仙宫易容丸还有八颗,按一颗可以变身三天的时间来算,就算只给她一个人用,也最多能在这里停留二十四天。

    出口要是二十四天都能找到,那这个魂修之城不是太可笑了点?

    想不到,出塔之后第一件事难得他们寸步难行。

    孟阳愁眉苦脸:“怎么办?总不能我往自己脸上揍一拳吧。”

    于锦眼睛一亮:“不用你揍,我有办法了!”

    半个时辰之后,俟石镇迎来了三个魂食。

    鉴于那件大事的发生,俟石镇最近对“三”这个字特别敏感。可眼前的这三个人,全是男人,两个普通人,守门的卫兵看一眼,就不忍再直视。

    如果他是现代人,应该就知道怎么形容了——那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

    另外一个,看了一眼,卫兵就不敢再看——那修为太深不可测!看上一眼就叫人心惊肉跳!

    可想而知,于锦他们的入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灵知和孟阳被她用药草化成了满身脓疤。大病初愈的病人,她则把原本的实力大喇喇地展现出来。

    金丹期的魂食!

    必得魂将以上的魂修出手才能抓回来,相信她这个身份,就算住在收容处,也会很快引来打探的人。

    于锦所料不错。打探的人很快就来了,一男一女,全都是有修为在身的魂食。

    男魂食自称叫丞豹,原是御兽宗外门弟子,女的是个身形矮小的娃娃脸女修,叫芷溪,是个散修。

    这两人寄居在这里有段时间,扯了些闲篇,几人算是熟悉后,丞豹问道:“我看锦阳前辈一身修为不凡。怎会沦落到这等境地?”

    于锦面有不愉:“这不是你该问的!”

    丞豹脸色一僵,芷溪忙来打圆场:“锦阳前辈息怒,丞豹道友没有要羞辱你的意思,只是,你我本是道修,现在落到这等田地,大家更应团结一致,才能共谋逃脱之事。”

    “逃脱?”于锦怀疑地问道:“你们不是疯了吧?难道不知道,这里是逃不脱的?”

    芷溪神色紧张地看了看左右,凑近于锦。小声道:“不瞒锦阳前辈,我们先前发现了一处地方,从那里走,完全可以逃脱。”

    于锦:“那你们为什么不自己走。非要等我来?而且,这里存在的时间那么长,怎么早不找到,晚不找到,偏等我来了以后才找我,莫不是要诱我上钩吧?”

    芷溪没有说话。丞豹插了声嘴:“芷溪道友,我就说找这人不行,你非要来碰钉子。他不信便不信,我们自己去,未必不能成功。”

    “可是,”芷溪为难道:“实不相瞒,道友,那处地方有些危险,我们需要你的帮忙,才能够成功。”

    于锦示意她说下去,她道:“我师门功法特殊,被人掳到这里来的时候,其实是清醒的,因此记下了这里的路线。我们来的时候是通过了一个空间节点。只是我功力不够,如果一人离开的话,恐怕会走不了,这才想请前辈来护航。”

    她见于锦不说话,以为砝码不重,又道:“当然,如果能够顺利脱身,芷溪将另有重谢。”

    俟石城里并不禁他们这些魂食们行动,这里只提供一个住处,魂食们的禁锢,他们的主人自有法子。

    一下来了两个能行动自如,还是修士的魂食,让于锦不怀疑是陷阱都难。

    于锦便问:“你们难道能随意离开这里?”

    芷溪道:“这前辈放心,我说的那处地方就在这城里,不需要走太远。”

    她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自动送上门,芷溪样样都考虑周到,让她没有了“怀疑”的理由,她当然要答应了。

    三个人约好,等到第二天正午时,魂修出现最少的时间行动,便各自散去。

    于锦能感觉到,她这个好久都没有出现在俟石镇的“金丹”高阶修士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一个下午加晚上,她已经迎来了三四拨或明或暗的访客。

    到了第二天正午,这些访客终于不再来骚扰这位“脾气很大”的高级魂食。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丞豹瞪着于锦:“你怎么把这个——”芷溪则嫌恶地别开眼睛不敢看被于锦画得更加恶心的灵知。

    于锦振振有词:“我总要找个探路的吧!”

    事实上,于锦和孟阳他们开始就商量好,进了城后,有机会三个人分开行动。她和灵知一班,孟阳一个人独自在外,看看有没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于锦这个理由是标准的修真界答案,芷溪没有怀疑,带着他们,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地方:“前辈,这里就是我说的地方。”

    “这里?你在开玩笑!”于锦“惊讶”地大叫起来。说什么也不进去。

    但这个时候,储物袋里,星德突然开口:“她没说错,这里的确是一个空间节点。你找机会,把灵知送走,让他通知外面的人。”

    想不到,为了引她上钩,这些人居然真腾出了一个结点作饵。于锦诡异地有了点:这才是金丹真人该享受的待遇的爽感。

    芷溪急道:“前辈。前真万确。对了,当日那魂修捉我时,我父亲就在附近,他快被我父亲捉到时,情急之下使的手段进到的这里。会不会这里原本没有这个节点,而是那魂修情急之下弄出来的?”

    凭空做出一个空间节点,那修为该多高啊!这是元婴都做不到的事好吧!

    于锦不能表现得太傻,便质问了出来。

    芷溪咬了咬牙:“捉我的那人与我父亲有旧怨,他是化神高手,全力出手。应该能制造一个节点出来吧?”

    捉你的是化神高手,那你父亲岂不比化神更加高明?你的修为怎么会这么低,还会任你落入仇人之手?

    听了于锦又一次的质问,芷溪苦笑道:“我父是东海一名隐世者,他曾嘱我不许随意出岛。是我自己贪玩,偷跑了出来,才被掳到这里。”

    对得上,东海多隐修,而且修士在修到化神以上,时常需要参悟闭关。一闭就是几百上千年。

    为了不跟世间产生不必要的牵扯,除了门派需要,他们一般都会找个地方离群索居。

    但也常有在生死大限来前,仍无法晋阶的高位修士。他们因常年清修,日子反而过得不如凡人自在。这些人在坐化前要享受一下普通人的乐趣,吃喝嫖赌都不稀奇,何况只是生个孩子。

    芷溪这话编得颇有些样子,于锦便装作半信半疑,哼道:“我先信你一回!谅你也不敢在我面前做手脚!”

    几人提步往屋里走。刚进房间,屋里景色陡变,门扉紧闭,几乎是瞬间化成了一个玄铁金晶笼子!

    于锦“惊怒交加”:“你骗我!”

    芷溪表现得更加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她扑到铁栅栏前,指着一只脚搭在门槛上,最后一个进门的丞豹,嘶声道:“你骗我!”

    丞豹一反之前那副冲动凶暴的样子,笑得很狡猾:“芷溪道友,别这么说嘛,大家各为其主!”她竟是个道奸!

    芷溪已经全面崩溃,她瘫坐在地上,呆呆盯着窗口的那个方向,一言不发。那个位置刚刚经过星德的确认,正是空间节点的位置。

    难道,芷溪真没有骗她?看着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于锦猜测。

    这时,一个欢悦的女声咯咯笑道:“红霞姐姐,我没说错吧,那些人修都笨得要命,瞧,只是动动手指头就把他们捉住了。”

    这是小蛮的声音!

    运气真是好,第二天就碰到了正主!

    于锦感觉到血慢慢地沸腾了起来。

    丞豹弯着腰,恭敬地给来人让出路。

    圆圆脸的小蛮笑得天真无邪:“红霞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叫红霞的这个女人眉目艳丽,身材高挑丰满,一身宽阔的袍服被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一裹,顿时有种难言的旖旎。

    小蛮头也不回地抛给丞豹一个储物袋:“给你了,滚吧。”

    丞豹点头哈腰,谄媚地笑道:“谢小蛮姑娘赏。”

    等丞豹走后,红霞才开口轻斥:“小蛮,这是金丹期的前辈,可不是你先前可随口斥责的土鸡瓦狗。”说归说,语气却轻佻得很。

    小蛮笑嘻嘻地认错:“红霞姐姐说得是,可这位金丹期前辈不也落在了我这个小鬼的手上,可见哪,那些道修都不值一提得很。”

    于锦耳边听那两人一左一右地唱喝,暗暗用《微明洞经》感应出附近所有的埋伏,在心里呼唤小星:“把你的力量再借我一点!”

    小星软声应是:“小锦不怕,我和星星来帮你!”

    二星星光同时炽亮,在身体突袭而来的凉意中,星辰倒转,天河逆流,星轨无序涌动,铁笼消失,红霞和小蛮齐齐退出门外!

    于锦冰月轮出手,刀色如雪,照亮一室幽暗:“开!”

    她另一只手同时将灵知扔进露出一线的空间节点,节点外,草木葱茏。

    她犹豫了一下,抓过表情还是空白状的芷溪:“算你运气好,我也送你一马吧!”

    做完这一切,于锦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了似的,瘫倒在地上。

    铁笼外,小蛮气急败坏地大叫:“人呢?还有两个人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于锦仰头,轻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小样,你知道什么是星之力吗?你知道星轨是可以拨转的吗?我只是,稍微拨转了一下星轨,让时间之河的其中一个小分支稍微倒转了一下,让这两人在你们没有进来之前就被扔进了空间节点罢了。

    看你这咋咋呼呼的样子,也不会懂这么高深的道理,姐同情一下你,就不说出来折磨你的大脑了。

    小蛮何等冰雪聪明,怎么会看不懂于锦眼里近似挑衅的内容?

    她脸涨得通红,伸手要来抓于锦,狠戾地叫:“你这卑鄙的道修,我一定会让魑将大人把你一点不留地吸干净,再做成最低贱,最丑陋的魃!”

    魑将大人?见红霞没有纠正小蛮的话,于锦心中一喜:那位魑将大人已经醒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红霞见小蛮的手快触到铁栏杆,叫道:“好了,小蛮,你不是她的对手,别闹了,我们只管把她带走,让魑将大人处置吧!”

    小蛮不甘地缩回手,咬着唇叫道:“红霞姐姐!”通常她这么一叫,绿烟就会心软,让她出气,可是——

    红霞抬手将这铁笼子收起,媚色横流的笑眼中却一丝笑意也没有:“还要回去交差,走吧。”

    铁笼子一收,于锦就看不到外界的情况了。

    她知道自己暂时没有危险,便安心听二女对话:“红霞姐姐,莫名其妙丢了两个人,魑将大人不会怪罪吧?听说,魑将大人的脾气可不好呢。”

    这丫头还不忘记她那点间谍的活呢,时刻不忘添点小麻烦,挑拨离间一下啊!

    但显然,她的小诡计没有奏效:“大人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们只要好好说清楚,他自有办法从这道修口中得出真相。不是我们的问题,他不会找我们麻烦的。”

    “可是……”

    于锦勾起唇角:还没见到那位传说中的魑将大人,就已经这么热闹了啊!(未完待续。)

    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