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凡女传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生死之争    文 / 木木小主 更新时间: 2019-04-11 17: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

    百花公主的模样是看不清的,唯独只能清晰的见到那似乎含着淡淡哀愁的眼睛。

    它的修为果然能压得住全场,红狐一开口,原本滚作一团的妖兽们都矜持了,不约而同的站起来。

    百花公主身边还挽着一只黑色的影子。的确只是影子,便是金刚黑猿它们所说的大哥。

    没有人知道这只影子是如何修炼成形的,但是如今它坐山成王,至少在这一片的山丘当中以它为尊。

    “孩子,到娘这里来。”百花公主向白玲珑的的方向招手。当然它招手的对象绝对不是白玲珑,而是这个女孩儿。

    女孩儿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果然顺服的走到它身边。母女俩手牵手,白玲珑虽然怀疑她们的血亲关系,可是不得不承认,至少在气质上,有那么一刻是吻合的。

    两个大头目落座之后,宴会才算正式开始,眼见石头门就要合上,金刚黑猿蹿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见到白玲珑安然无恙,它拍拍胸口,一只手里还兜着绛珠草的花篮子。显得尤其的憨态。

    不知为何,白玲珑一看到它,心里莫名觉得暖。

    影妖笑问道:“老猿,你这次拿的是什么?”

    “大哥,听人类修士说,这叫绛珠草。”金刚黑猿恭谨的回话说道。

    红狐盈盈走上前接过金刚黑猿的篮子说道:“大王,猿大人它拿的可是咱们公主的真身。”

    “竟然是黑猿找到百花公主的真身,真是太幸运了。”

    “公主会拿什么奖励老猿?我们都想知道。”

    “对啊对啊,要是老猿想要什么?”

    ...

    妖兽们七嘴八舌,讨论的热烈氛围不比人类世界围观者的八卦热闹。

    众妖兽拥簇着金刚黑猿,让它都有些不好意思,郁闷的说道:“你们都瞎参合什么,我的确拿着这绛珠草,可是这公主的真身根本不是我找出来的。它藏在一个石头下面,没有人类的法术。我一辈子都拿不出它来。”

    红狐笑道:“猿大人说得没错,真正找的公主真身的是这个人类。今日她便是我们公主的贵宾。请喝干这杯酒。”她说着手中拿着一个百合花样式的酒盏,放到她唇边,也容不得白玲珑说一个不字。

    入口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甘醇。好喝。白玲珑讶然,虽然知道百花公主会亲自酿酒,却想不到,灵草的酿酒技术也这么高超。

    仿佛喝到充满生命力的液体,那种温和的感觉顺着喉管延续向下,流入胃中,顺着全身的血液渐渐的充盈到全身每一处地方,并且能感觉自然的气息自毛孔当中和身体里的液体相互呼应。这是一种极为奇妙的体验。

    这应该是灵草对大自然的感受吧?这个念头不知觉在白玲珑的脑海当中浮现起来。这灵酒可是了不得的东西。不知不觉当中,她似乎是得到不少好处了。

    金刚黑猿看只有她喝了美酒,倒是有些着急,一把将她抱起来,伸出舌头在她残留酒渍的唇上舔了一口。湿漉漉的口水带着腥臭味顿时扫了白玲珑暗自回味的兴致。

    “你在干嘛啊?”白玲珑忍不住捶它道。不过她的拳头对金刚黑猿来说只是挠痒痒而已。

    残留在花盏当中的气息果然也引得周围的妖兽跟着蠢蠢欲动起来,立马就有妖兽问道:“公主,那是什么酒?”

    还有妖兽问金刚黑猿道:“味道怎么样?”

    金刚黑猿瞪着眼睛郁闷的说道:“只有一滴能尝出什么!”

    那妖兽起哄说道:“这有什么,等待会对战,她死了,你喝她的血,自然就可以尝到味道了。”

    金刚黑猿恶狠狠的瞪了那妖兽说道:“到时候先喝你的血!”

    那妖兽讨了个没趣,反而跑着去纠缠红狐。红狐笑道:“大人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那就要看看大人带来的东西符不符合我们公主的心意了。”

    这边正闹着,影妖不动声色的说道:“差点都忘记了,今天不是有表演吗?就开始吧。”

    一语未完,宽阔的殿堂当中迅速点燃许多灯火,将整个殿堂照得宛如白昼。

    金刚黑猿不动声色将白玲珑揽在怀里,退到妖兽群后头。

    两个人类修士很快就被带上来,白玲珑定睛一看,柳寒赫然在其中。

    和他做对手,是一个陌生的男修。除了之前见到的几个人,还有其他人类修士被带到这里来。这男修虽然修为比柳寒低,不过两人修为相近,有法器、符箓、灵符等在手,真正鹿死谁手还不确定。

    两个修士站定,相互施礼。立马就有妖兽催促道:“打就打,哪里这么多规矩啊!”

    两人不约而同苦笑起来。

    “请!”柳寒手中出现的还是那把折扇。这男修持着的则是一柄长剑,上面灵光潋滟,看来品阶并不低。

    不由分手,两人同时出手。

    只见男修手中长剑一指,连发三道剑芒。柳寒不疾不徐,手中折扇虚空点了三下,竟然将对方的攻击尽数接住。

    剑尖与扇面碰撞迸射出点点的灵光,很快就消散在空气当中。

    男修见此目光一寒,手腕翻转,长剑在空中画出绵绵不绝的光幕,看似动作缓慢,其实行云流水,这些光幕竟然不知觉将柳寒笼罩在其中,柳寒只感觉铺天盖地的杀意。

    这...竟然是杀意?

    筑基初期的剑修能将剑意修炼到这地步,实属天纵英才。可惜遇到的人是我。

    柳寒目光当中闪过一丝遗憾,若说年轻一辈当中最有名的剑修,得数本门的铁木轻。若是今日是铁木轻在这里施展这样的杀技,他或者在劫难逃,可惜终究修为不到。

    柳寒目光当中的遗憾转变成一丝冷笑,手中折扇翻飞,整个人则宛如轻盈的蝴蝶,在交织出来的剑光当中翩翩起舞。所到之处,那交织出来光幕由折扇点击,逐渐变得更薄更轻。

    最终柳寒的折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弧,飞扬开来。飞在空中的扇子变成菱花刀刃。那男修还来不及从杀阵被破的意外当中回过神来,无数把菱花刀刃穿透他的脖颈。他难以置信的摸着脖子,似乎不能置信自己的血竟然还是滚烫的。

    这时候白玲珑听到红狐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宴会上的黑蛇说道:“待会儿把那把扇子留给我,我喜欢。”

    男修的尸体很快就妖兽给吞掉。空气当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息,哪怕喧哗声从未消停过来,那咀嚼尸体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耳朵里。

    最令白玲珑吃惊是柳寒,杀人的那一刻,她竟然在他的脸上看到笑意。鲜血滴到他白皙的面颊上,他周身翻腾这一种病态的嗜血感。他给人一种,他正在享受杀人乐趣的感觉。

    他的确在笑。

    觉察到白玲珑关切的目光,柳寒扭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眯起来的眼睛当中,却令白玲珑心里泛起不寒而栗阴寒。

    她从来不了解这个师兄,是啊,他们才刚刚认识。自己怎么会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

    柳寒没有被带下去,很快就有一个女修被带上,这个女修还穿着玉霞门的青色道袍,她明显是认得柳寒的,看到柳寒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当中流露出希望。

    然而柳寒依旧在笑,他的脸上和扇子上还残留着之前那个修士的鲜血,整个空间当中都充斥着杀戮和吞噬所残留的暴虐气息。

    这女修太单纯了,她不过是练气九级的水平,在和柳寒的对战当中,她竟然还侥幸抱着放水的念头。不一会儿,她漂亮的头颅就被柳寒以同样的方式给割下来。临死之前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柳寒将她的头颅捡起来,嘴唇在她的额间亲了亲。这个时候将这女修掠夺来的妖兽一把将头颅抢过来,丢到嘴巴里,咬得嘎巴脆响,炸开的脑浆反而溅了柳寒一脸。

    一连杀了两个人,招数也差不多。所以妖兽们厌倦了,换了另外两个人上来。

    白玲珑注意,当柳寒被换下去的时候,黑蛇撇撇嘴,似乎对自己没有人肉吃这件事感到十分的可惜。

    换上来的竟然是一对兄妹。两人出自一个师门,灵根属性相同,学习的也是同样的功法,不过妹妹的手段可能比哥哥更加巧妙些,在两人对掌的时候,妹妹同时在手中发出一枚长镖。那长镖钉在哥哥的眉心。

    不过这场胜利当中,妹妹还是受了重伤,被后面轮上来的修士一掌击毙。可悲的是,她死的时候,她哥哥的尸体还没有吃完,半截身体挂在妖兽的嘴里,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她。

    白玲珑坐在金刚黑猿的怀里,看着这一切,感觉身体无比的冰冷。这完全是生死之争。哪怕只能多活一会儿,人类都不会不择手段极力去争取。即便对方是自己的同胞、手足、同门,为了生存,也会毫不留情的斩杀干净。

    待会儿若是自己上场,是不是也会像在场的这些人,陷入一种隔世的癫狂当中。唯独杀戮,才能将心中的道给贯彻下去?

    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