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红楼之黛玉

第三回 贾敏的心思    文 /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 2018-08-10 03: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瑶回去一看果然不见那奶妈子,心里虽很是高兴面儿上却不显,只安静的喝了药,简单洗漱一番,便倒头就睡了。今儿晚上虽没做什么,但却是累很了。

    这边儿林如海陪着贾敏回了上房也不去前面书房或那个姨娘屋子,只和贾敏躺床上说着闲话。这样的事情他们夫妻俩很是有些年没有过了。

    说着说着就说道了林瑶身上。贾敏总觉得今日的林瑶似变了个人儿似的,心里却只当她是彩衣娱亲宽慰自己丧子之痛,心中很是安慰和感动,又将今日总总说与林如海听,林如海今儿个可是感受强烈,往常女儿是乖乖巧巧柔柔弱弱的,虽大家闺秀样儿但到底是安静了些。如今这般林如海倒是觉得很是不错。

    如今儿子没了,想他林如海原本便子嗣艰难,再想要个儿子怕是难得,莫不如就将姑娘权当小子养着,日后无论招婿还是说亲也是个好的。虽不能顶立门户,到底还是聊解膝下荒凉。又想到,招个女婿上门林家如此也算有人继承香火,自己到地下也有面目见祖宗了。便是说亲,也好与亲家商议着挑一个孩儿从林姓,自己这一脉也不至于就后继无人,再不成玉儿若是刚强些,自己再过继一个嗣子也不至于被欺负了去。于是便道:“玉儿聪慧过人且心思细腻,若好生培养,日后虽不能顶立门户倒也是好的。”却是不说自己心中方才所想的事儿。

    贾敏听既然要当小子养,那就是对子嗣不报希望了,想着自己夭折的衍哥儿,心中一阵钝痛,却也明白衍哥儿已经去了,眼前玉儿的事儿重要,总的和老爷商量出个结论讨个说法,于是便道:“既然说是当小子养,那就该筹划筹划了。”想想又说:“你且瞧瞧,有什么好的先生,且不说咱们书香门第,只凭你探花郎的名头,咱姑娘也是要识文断字的。落榜的举子、落第的秀才都是可行的,玉儿如今还小,很是少了避讳,跟在先生身边儿学着也是便宜的。总归现如今先启蒙了再说。日后大了些再打听个好先生,她虽不能上场科举,但能教导子嗣总是好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等过些日子,我身子大好了,也给她延个刺绣师傅,女孩儿家总是要学的。”

    林如海听贾敏说教导子嗣,倒是真的愣了一下,不成想今日姑娘一句玩笑话,自己夫妻俩倒也真格儿就心意相通了,于是满意的笑道:“还太太想得周到,之前倒我真没到要给玉儿请先生的事儿,之前我给衍哥儿启蒙的时候玉儿也是跟着认了几个字儿。原还想说玉儿比之衍哥儿更是灵性许多。如今瞧着三字经还没正经念完,却是不行了。想我小时候三岁启蒙,这会子三字经不说全解,也是背的滚瓜烂熟了。你身子不好,我衙门里也忙,回头我便给玉儿去寻摸个先生。”

    贾敏见林如海说得恳切,虽提了衍哥儿,到底没避讳着自己,心中也是安慰的,再想林如海口中玉儿比之衍哥儿灵性,心中又是欢喜又是酸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点头说好,心想既然林如海将这事儿放在了心上,自己倒是省了份力气。

    想起夫妻俩很久不曾如此靠着说话儿,往常不是玉儿还小需要照顾,就是衍哥儿那边儿总让人挂心,如今衍哥儿虽去了,玉儿却是越发的好了。再者林如海衙门一直很是忙碌,后院儿又有些没脸没皮的东西,于是自从有了玉儿两个人便再不曾这般亲近的说说心里话儿了。想着想着就偏了头靠在了林如海在肩头上掉起了泪。

    林如海见贾敏靠在自己肩上落泪,猜想贾敏是又想起了衍哥儿,自己又何尝不想?只悔恨自己不该提起,徒惹贾敏伤心,浪费玉儿今日一番心意,便安慰道:“过去的就过去了,或许老天爷瞧着玉儿太好,不忿再给咱们一个儿子,咱就将玉儿当作儿子也是好的,说不得咱玉儿比许多人家的小子还强,是吧?”

    贾敏原没想到这一遭,如今听林如海提起心中就更是难过,那眼泪也就更是汹涌。林如海一看不对啊,这越是安慰怎么越是哭的厉害了,就忙坐起了身,扶正了贾敏的身子,瞧着她的眼睛说:“可别哭坏了身子,衍哥儿走了,咱还有玉儿等着你照顾教导呢。”

    贾敏见林如海如此郑重其事的安慰自己,一下子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只得一边儿抹泪一边儿说:“老爷很是不需担心,我是因高兴玉儿长大了,”说到这里就想到玉儿是因为衍哥儿去了而一夜间长大的,就是一阵心酸心痛,忍不住又抹了一把泪才转了话头说道:“后院儿里白姨娘,柳姨娘都是好的,跟着老爷也是多少年了,原又是在老太太身边儿伺候的,咱也是知根知底。只是那庄姨娘……”贾敏没有接下去,只拿眼偷瞧了林如海一眼,见他听到庄姨娘脸色就有些不大好,才继续说道:“到底是从人家家里出来的,比不得自家人,如今衍哥儿是没了,我这身子骨又不好,我只指望着玉儿了,且容不得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伤着妨着玉儿。”

    林如海原本听贾敏提起后院心里还很是不得劲儿,毕竟当初贾敏多年不孕很是因为后院受过委屈。现在再一听这话就不对了:“人家家里出来的”,林如海还理解,毕竟这庄姨娘今年才到自己府上,甑家虽说是荣国府老亲,与自己却是没什么关系,犯不着巴巴的送了侍妾过来。不过虽是不明不白,但又不好推却只得留在后院儿里。只是贾敏这后一句“伤着妨着玉儿”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这庄姨娘……想到这便又想起之前见那庄姨娘一身的红艳喜色,心中又是恼怒几分,自己衍哥儿去了刚过头七,她怎就这么欢喜?心念急转难道衍哥儿的事儿跟这庄姨娘有关?这后宅阴司之事林如海虽不甚清楚,却也并非一无所知,于是眯长了眼打量着贾敏,口气很是不善的问道:“你可是知道了什么?还不速速说与我听?!”说着很时着恼。

    贾敏见林如海这个样子也是吓了一跳,心念急转,那老的反正也老了,又是老太太生前给的,很是动不得。再说当初母亲派人送来的药自己悄悄下给了那两位,如今这些年也还老实本分。只这年轻的却是不能留!不管衍哥儿的事儿是不是与她相关,都定要除了她才行!于是忙将之前林瑶那番当家作主的话有添油加醋的学了给林如海听,接着说道:“玉儿不过四岁的年纪,断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番话的,总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了什么,或是玉儿自己个儿见着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不然玉儿怎得就晕倒了在了衍哥儿房里?这才醒来身体都还没大好,就巴巴的往我这里跑?”贾敏想了想又说:“再者,那白姨娘柳姨娘是老太太给你的,又是家里的老人,这些年也算尽心也还算本分,断不会是那淘气有什么歪心思的。但这庄姨娘才来了这几个月,咱不知根不知底的。且她来之前衍哥儿原本可是好好地,怎的突然就……”说着说着就开始掉泪,也不抹泪接着道“玉儿也是一夜间的大变了模样。怎让人不多想?”说完低头抹了抹眼角。自己也是越想越疑心,于是怨气再也止不住的冒了出来“若说她是个好的我也就罢了,可你看她如今?衍哥儿才去了多会子?她就张狂了起来!总是老爷惯的宠的,或是老爷给了什么承诺,才会如此!”

    林如海一听这话也是心下惊疑不定,只拿眼睛盯着贾敏,哼哼了两句:“我能许诺她什么?她也值当的?再说这后宅的事儿,还不是你做主?”贾敏见林如海如此说,便道:“且莫说这样的话,她到底是伺候老爷的人。但只说那甄家虽与我娘家是老亲,甄老太爷的娘是我娘家老姑太太,但甄老太爷都没了多少年了?再说甄家怎样也不与我们林家相关,就是年节里也只是一份面子情,平常是从不往来的,怎地就巴巴的给你送了人来?”林如海听贾敏说时一直拿眼睛观察,见贾敏并无异色便也说道:“既如此,你看着办就是,很不必在意我这里,不过是个玩意儿。只一点,衍哥儿的事儿到底是不是与她相关要查清楚了!”说罢便又躺了回去。贾敏见林如海闭眼打算睡觉了,也挨着躺下,靠在林如海臂上。

    正准备安心睡觉忽地又想到了什么,复又坐了起来,见林如海并理会,便摇了摇他手臂说:“老爷,你既然如此为玉儿打算的,我便再提一句,你瞧瞧是不是可行,若行呢,还需要老爷出面。”林如海听她又提起宝贝女儿,便睁开了眼,“咱玉儿出身时受了寒气,这冬日里年年都犯咳疾。既然那黄季云是老爷至交,又是医道大家,如今又为玉儿开了方子,老爷何不出面请了他再为玉儿好生诊治一番,也好去了那咳疾的根儿,岂不是好的?”林如海一听便笑道:“我当时什么事儿呢。他本是随性之人,很不能强求。这边儿来也是凑巧,今日我见他为玉儿诊脉,想来也是喜欢玉儿的,外间吃茶时我便提过,只他不拒绝也不点头不好多说,但过三五****定会再来瞧瞧玉儿。到时你好生收拾一桌酒水,我在寻机言给他听。”贾敏听了不住的点头答应,又听林如海说:“别的倒也罢了,只他喜欢北边儿的酱菜,西南边儿的酒水,你让人多备点儿就是。”

    夫妻俩说完了正事儿,刚躺下,贾敏又想到什么便第三次坐了起来,这下林如海就有些恼了!不待贾敏张口就闭着眼说:“你这大半夜的还睡不睡觉了?这又是哪一出?”贾敏见林如海恼了,本想躺下,忍了忍没人住,还是问道:“说了半天,这也过去好几日了,你倒是说说衍哥儿屋里的那些婆子丫鬟怎么处理?只瞧今儿个玉儿那个奶妈子,就可想他们平时是如何慢待了!衍哥儿纵是哥儿,也还是年幼,还不是由着他们拿捏?如今衍哥儿去了,这些子人是断不能轻饶了的!只是你得给我一个章程才是。”说着就掉起了眼泪,还不住的咳了起来。林如海无法只得又坐了起来,将贾敏拥入怀中轻声宽慰:“这事儿原不必与我说的,后宅之事总是要由着你做主。既然如今你问了我,我只说一句,查清了衍哥儿的事,绝不放过那些黑心烂肝儿的,也莫冤枉了那些清白无辜的便是。既有心教导玉儿,莫不如处置的时候带着玉儿一些,她也好学着分辨忠奸才好。”如此,又细语宽慰一番两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林如海已不再身旁,木棉,绮罗领了四五个小丫头打水进来伺候着贾敏梳洗,贾敏一时想起昨晚的话,便随口问道:“姑娘可起了?”谁知刚问完,木棉就接口回道:“一早儿锦儿就过来说了,姑娘卯初便醒了一遭,原想过来给老爷太太请安的,坐了一会子后又困了,便遣了锦儿过来说:‘今儿早就不过来了,太太若是醒了,你们就哄着太太玩笑,切不可伤怀,没事儿或去园子里逛逛或去偏院瞧瞧我也是好的。’太太瞧姑娘这话可像个小大人?”说着便与绮罗一起笑了起来,贾敏听了也是笑道:“偏还要她个小人儿来为我操心了,也罢了,一会子咱们就过去瞧瞧她。”

    贾敏虽身子还是有些无力,但就像林瑶猜的那样,心情好了身体自然也就好多了,再说贾敏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病,不过是个忧伤过度而已。如今有林瑶哄着逗着,也就没时间花心思伤心难过了。在绮罗木棉的伺候下吃过早餐,便留了绮罗看家,扶着木棉去了西跨院。

    到了西跨院,只见锦儿坐在廊下煎药,含笑带着俩小丫头在门口做针线。见贾敏到来,赶紧都起了身施万福。院中两个五六岁大小的小丫头吓得躲在了柱子后,悄悄的歪头瞧贾敏,还以为贾敏不知道呢。贾敏因心情好了许多,又见这俩丫头活波,便招手叫她俩过来。这俩打眼瞧了一圈,最后盯在了含笑身上,贾敏立时就笑了:“我叫你们过来,你们瞧着含笑做什么?难不成还要含笑点头,你们才能过来不成?”俩小丫头一听就红了脸,含笑因着昨日王嬷嬷被撵出去的事儿心里一阵紧张赶紧就说:“太太这么说,可折煞死奴婢了。”说着就跪了下去。含笑那点儿心思贾敏那里有瞧不出的呢?便道:“快起来,我知道你是个好的。只管尽心对你姑娘,我也是不会亏待了谁。那起子分不清主仆尊卑,瞧着姑娘年幼就拿捏姑娘的,我也是万不会允的。”说着就示意锦儿将她拉了起来,再上前两步拿手轻捏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蛋儿说:“几岁了?叫什么名儿?到姑娘身边儿多会子了?”贾敏隐约记得那年衍哥儿满周岁,给衍哥儿买玩伴小厮时顺便也给玉儿买了俩丫头玩伴,想来就是这俩了。“回太太,奴婢叫青鹤,是姑娘给起的名儿。上半年满的五岁,到姑娘身边儿两年了,只在院儿里学着洒扫,有时姑娘也会带着奴婢们一块儿玩耍。”小手一指旁边那雪白粉团儿似的丫头又说“她叫雪雁,到姑娘身边儿也两年了,我们是一块儿来的。下个月满六岁。”贾敏瞧着这丫头规矩倒是好的,说话条理也分明,心里便有了几分喜欢,只是转眼瞧着那个叫雪雁的怎么一块儿买回来的规矩却差了这许多?主人家问话都不会答?但转念又想反正也只是个玩伴,过两年不行就打发到厨房帮忙去也无甚要紧的。便点头对青鹤很是轻柔的说了声:“去吧。”便转身进了堂屋。

    贾敏一进去就见帘幔全部都用丝带系上了,书桌上的窗帘也卷了起来,林瑶在床上睡得正香,但床幔居然也只放下了最里面一层烟纱,立时就黑着脸转了身出去。

    “连锦儿你也对姑娘如此不上心了?可是心大了?”木棉一见贾敏脸色难看,赶紧一面上前宽慰,一面给锦儿打眼色,却不想锦儿只是愣了愣便笑了:“太太可是冤枉死奴婢了,卯初天还未亮姑娘醒了,就要去开窗子,含笑芷萱是不肯的,姑娘就特特的跑来拉了奴婢说‘哪里有关得跟个蒸锅似的呢?很不必如此,天地万物自有道理,春天有春天的滋润,夏天有夏天的热烈,秋天有秋天的气节,冬天有冬天的灵动,如你们这般什么都关在窗外,锁在门外,咱在屋里的能得了这天地的什么呢?’听姑娘如此说,奴婢唬了一跳,本要立时开了窗户,谁知姑娘又说‘算了算了,这会子雾气正浓露气正重的时候,招了露气儿就不好了,只等了那日头出来雾散露消时,把窗子帘子通通的给打开了,我也好睡的畅快些,且莫把屋里人都给焖出个好歹’太太瞧瞧,这不是日头好得很,才依着姑娘的意思开了窗,卷了帘,给姑娘透气了么?”

    贾敏一听林瑶这些歪理很是纳罕:“你姑娘这些歪理那里听来的?总不过你们这些小蹄子在姑娘面前嚼舌!”边说边想林瑶那一通天地有理的话,又噗嗤的笑了。想想林瑶睡的香甜便也由着只道:“好生伺候着姑娘,小心别着了凉”便扶着木棉又走了。

    贾敏回到正房无事可做,便琢磨着该找个什么由子处理了庄姨娘,再者这个处理也得有个章程,是打发了?还是卖了?是一了百了?还是青灯古佛?一时难以定夺,便又想起了衍哥儿那一屋子的人,便冷了脸问道:“衍哥儿那一屋子人如今在哪儿呢?”绮罗在屋外听了知道衍哥儿去后,木棉一直忙着照料太太姑娘,倒是没顾上那头,估计是不知道的,便走了进来回到:“前儿姑娘晕倒了,太太也伤心狠了,整日里昏昏沉沉,醒一时也要赶去瞧姑娘,便没人处置,现如今还关在东跨院里,分开了关着,免得串了口供,老爷整日里,衙门,太太,姑娘的也是忙得不沾地,只说这事儿等太太好了再处置,如今是要把他们提出来吗?”绮罗和木棉都以为是要处理那边儿的事儿了,都咬着嘴唇寻思着怎么帮织儿求求情,谁知贾敏只是蹙眉想着什么,却并不再提东跨院儿的事儿了,转而又说:“叫两个人上后院去瞧着庄姨娘,别现了痕迹,不管有用没用,之将她一日里什么时候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儿,说了什么话,记清楚了来回我。别挑咱院儿里的,她来的时日虽短恐怕也是将咱院子里的人摸清楚了。做好了,有赏!”

    贾敏到底身子不好又怄了一场,若不是林瑶哄着逗着,估计现在还歪在床上起不来,如今走了这一大圈,又说了这会子话也累了,便要在贵妃榻上歪一歪,谁知木棉却又噗嗤一下笑了:“怪道是昨儿姑娘说一家子心意相通,昨儿夜里送姑娘回去前,姑娘悄悄拉了我说‘太太若是什么时候说要在贵妃榻上歪一歪或者罗汉床上靠一靠,你只管告诉我说的让太太亭亭当当上床上躺下安心睡,府里也没得什么大事儿,再大的事儿也没太太身子骨重要。’太太瞧瞧这话可不是兑现了?快进里屋躺下睡会儿吧,别辜负了姑娘的一番嘱咐不是?”贾敏听着这话是乐不可支,再没有这般操心的了!还不到五岁呢,也忒招人疼了些,想着就咧嘴笑了,便点头起身自己个儿就朝内室走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