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区区风华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甘心    文 / 许玄度 更新时间: 2019-04-11 14: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

    “是因为你,我们之间有人想退出试炼。”江云醒将目光特意看向周浣与何所惜,嘴角笑意极为嘲讽。

    赵区区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地上湿透的红色衣衫,手脚忽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那是血,她认得。

    身上居然沾了这么多血…她蹲下身, 准备捡起那件衣服。

    “别动!”周浣怒喝,将衣服踢开,使劲将她拉了起来,严厉的看着她,“你应该最明白自己的处境,可以克制,就不要放纵!”

    赵区区脸色煞白,呆滞了一会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怎么样,还要继续走下去吗?”江云醒看着依旧立在路中间不肯离去的动物们,心下多了几分暴虐,如果有可能,都杀了又何妨!

    赵区区嘴角一挑,黝黑的脸上满是雨水,目光清澈,“为什么不能继续往前走?”

    现在退缩,不正表明自己对这件事的抗拒与默认吗?

    不接着往下走,怎么知道她生命中,到底应该发生什么?

    最重要的是,今天是第七天。

    莲生说过,十天之内,赵括的消息就会传到她的耳中,盼了这么些年的事情,怎敢轻易放弃。

    周浣静静的看着她,眼底情绪不明,如同月色之下的孤狼,想着谁也参不透的东西。

    “好,往下走。”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打湿的碎发贴在白皙的面容之上,多了些许坚毅。

    何所惜咳嗽了一声,站了出来,举着手,“我还有话问。”

    “说。”

    “怎么才能让雨停下来?”

    他目光茫然,有些不知所措,对于这场雨,他心底是自豪而骄傲的,轻而易举便唤出天赋灵。解除这次危机,恨不得向全世界嚷嚷自己的功绩,只是,藏在心中的雨雀对于他这样的情绪不屑一顾的厉害。为了不得罪它,还是收敛一些。

    深藏功与名,说的就是他罢。

    “老天爷下的雨,你说停就停?”周浣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天空。带着几分庆幸感叹道,“这场雨来得很及时啊。”

    若不是雨水冲刷了这场壮烈的仪式,赵区区便会就此觉醒妖族血脉,堕入妖道。他们的队伍也就开始瓦解了,完不成试炼不说,回去之后,每个人还得轮番关禁闭。

    何所惜不满的哼了一句,心下说还不都是老子的功劳。

    “趁着大雨,我们赶紧走吧。”越清辙出声,提起一双湿漉漉的大长腿。准备离去。

    何所惜目光都直了,待察觉后面还有两个男的,心下一沉,急忙将外衫脱了下来。

    “能不能…围在腰上…”他腼腆的看了一下越清辙,小心的看着她曲线毕露的身材,心下复杂的紧。

    越清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样子,嘴角一僵。

    其实何所惜的湿衣服放在越清辙身上也没什么大用,该吸引人的依旧吸引人,何所惜跟在后面既甜蜜又痛苦。给条小手绢都能放在嘴里咬烂了。

    赵区区默默跟在后面,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密林之中再次恢复寂静,呼啸而来的动物来的快,去的也快。见着血祭这方法暂时行不通,也便识相的离去。

    只是有多不甘心,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

    密林之中很少下雨,何所惜所召来的这场大雨下的有些绵绵无期的感觉,整整两天,从白天到黑夜。一刻不停歇。

    某些地方的水都已经漫过脚腕,得撸起裤脚才能轻松走过。

    在草坪之外的深潭中,少鸳冰冷的看着被稀释的碧水,双手握的更紧。

    她不甘心,且心下的恨意也开始慢慢翻涌叠加,百余年之前,她们一族在妖界也是叱咤风云风光的紧,而如今颠沛流离,连性命都朝夕不保,到底为什么?!

    凭什么是他们?他们又有何罪过?

    这种当弃民的生活,她受够了!

    目光变得阴冷,姣好的面容也因为雨水愈发扭曲,站在不远处的树妖见着她的样子,担心的问道,“少鸳,你没事吧?”

    声音惊醒了少鸳,她眸光一闪,摇了摇头,随即看向清冷的岸边,问道,“倒山他们到了吗?”

    树妖一愣,随即实话实说,“倒山他们不相信血祭能唤醒皇裔身上的血脉,毕竟,越纯正的血脉,越难以觉醒,甚至,这辈子都难以….”

    他话未说完,少鸳目光凌厉的看向他,“她必须觉醒!如今只有她有资格踏过红河,顺便,带我们过去。”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的目光变得极其温柔,似乎是想到什么难以抑制的事情,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

    “那现在该怎么办?”树妖有些烦恼,“血祭这个方法是行不通了,而且上次牺牲那么大也没什么效果,已经有许多小妖不满了。”

    想了想,他又迟疑了问了一句,“少鸳,我们要不要放弃?”

    “哈哈”少鸳笑了笑,眼底有些悲凉,“就是你们这些容易满足于现状的才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形,随便来个修士,我们都是魂飞魄散!这个机会,千年难得,不好好利用,下一次翻身是什么时候?!树妖,你不要想着放弃的事情,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便是死,也要抓住。”

    她眸光绽放出坚定的光芒,“我必定要回归妖族!”

    树妖被她的话感染到,随即说道,“那好,我跟你一起。”

    少鸳扬起嘴角,缓缓说道,“你再去告诉倒山他们,如果不准备合作,下次有修行者来此地,我不会在帮他们。”

    树妖呆了一会,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可是你也会….”

    少鸳一笑,“如果这次失败了,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树妖不能完全理解这样的少鸳,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那种孤掷一住的决然令他心怦然心动却又恐惧不已。

    只是。不论怎样,他都会与她一起走下去。

    ………….

    大雨下了第三天的时候,有减小的趋势。

    周浣抬头看着小雨,脸色有些不好。

    “还有多久才到目的地?”他焦躁的看向越清辙。

    越清辙从怀里掏出罩了一层保护圈的地图。仔细看了许久,说道,“还有半天的路程。”

    周浣接过地图,忧思不已。

    时间不够了。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的说道。“抄近道!”

    密林至今为止只被探索一半,关于莫邪之心的位置,也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密林中心,若是按照既定路线走,他们绝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是抄小路,那就不一定了。

    江云醒第一个拒绝这个有些不合理的提议,“走这几条路与送死有何区别,周浣,你的心已经乱了。”

    “乱不乱与你何干?!”他厉声说道。回头看了一眼越清辙,“不要说我为一己私欲而做这个决定,你问一下她,我们的时间到底还够不够?!这一路以来,我们从未遇见一个天启院的学生,不是他们太快,而是,我们太慢了。”他看着不远处朦胧的景物,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每次考核,先到的队伍肯定会有所损伤,但收获的却是后来者难以触及的,你知道吗。这次是第一次第五晨涧靳明月他们没有参加的试练,有多少人攒着劲想第一个走在最前面,风风光光的回到天启院领着自己应有的奖励?如果你甘于平庸,大可以走这一路的风顺,只是,我不甘心。”

    越清辙听了这话。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他说的对,修行路上,最不要怕的,就是死。”

    走在后方的赵区区身躯一震,这是她第二次听越清辙说这句话了。

    求长生,不畏死。

    毫无关联却令人心潮澎湃。

    江云醒无奈的笑了笑,“好,被你们说服了,我们抄近道。”

    周浣一笑,准备收起地图,脚下忽的一阵颤动,他脸色一变,下意识回头大喊,“结结界!”

    越清辙眸光一闪,在雨中划了一个水幕,散发着淡淡光晕。

    水幕隔绝了雨水,何所惜瑟缩的身体忽的一僵,直直的栽倒在地。

    赵区区接住了他,拍了拍他冰冷的脸蛋,“喂喂…没事…啊!”

    脚下的颤抖似乎有韵律一般,咚咚咚,如同厉雷当空,赵区区一个不稳,与何所惜再次倒在了泥泞的道路上。

    吃了一口泥,还未反应过来,背部又是一痛。

    “对不住了。”周浣趴在她背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站起身,还未站稳,砰的一声,又倒了下来。

    赵区区都快被砸出两口老血,想转个头大瞪何所惜一眼,却被余光所见到的情景给惊得说不出话了。

    她发誓,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刺猬。

    如一座大山一般,乌沉沉的肌肤厚重似乎连利剑都刺不穿,背部之上长满了倒刺,如同犀牛的角,那尖锐的光芒令人胆颤,在被身体遮挡住的尾部,粗壮的尾巴一摇一摆,偶尔落在地上,又是一阵颤动。

    一双黑漆漆的瞳孔冷漠而恐怖,走一步,他们便跌倒一次。

    赵区区已经被这莫名其妙的庞然大物给惊得趴在地上不知道起来了,直到何所惜呜咽一声才知道现在这个动作有多蠢。

    忙站起来,准备有些骨气的与其对峙。

    那庞然大物脚步一动,密林像是发生了小型地震一样,再次栽倒在地,连越清辙也免不了俗,一身衣服沾满了泥土,既窝囊又狼狈。

    “倒山燎,巨型妖兽,密林排名前十的危机。”

    周浣擦了擦嘴角的泥巴,站的笔直,望着走过来的巨兽,目光变得阴沉。

    “那那那那能不能干过呢?”可怜的何所惜刚晕倒就被弄醒,承受倒山燎给予的惊吓之后还是有些颤抖的问出了这句话。

    “我一个人可能干不过。”周浣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战意汹涌,他回头看向越清辙,“但加上你,应该可以,待会我攻击它的眼睛,你趁机挖出妖心。”

    越清辙握紧了手,眼底划过一丝激动,“好。”

    两人这便决定好了,周浣与越清辙的第一次合作正是开始。

    话落,周浣飞快的袭击过去,以手为刃,向倒山燎那沉厚的皮肤问了个好,铿然一声,雨水之中划过一道火花,倒山燎上方的倒刺如同雨伞一般,豁然撑开来,千万道细密尖长的骨刺生长开来。

    手掌一疼,周浣转过身,再次袭了上去,这次,直指瞳孔,横渔也环绕而出,散发一道谁也看不见的细丝,往那道漆黑的瞳钻去,倒山燎身体笨重,闪躲速度确实不低,稍稍低头,如同沙丘肌肤猛地伸出一道骨刺,如针尖麦芒一般,横渔与骨刺相互对撞。

    轰然一声,倒山燎张开大嘴,愤怒的嘶吼着。

    嘴角的尖牙毫不留情的向面前的周浣咬去。

    赵区区看的心一紧,心说这咬去下去,都不够塞牙缝吧。

    周浣自然不是当牙缝里的肉的命,他翻身,如闪电一般躲了过去,横掠回来的时候,有些控制不住力道,砰的一声砸到了小树上。

    树木卡擦一声,应声而断,周浣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嘶。”何所惜抱紧了自己,龇牙咧嘴,“疼死了。”

    赵区区疑惑的看向他,“怎么了?”

    何所惜指了指周浣,小声说道,“替他疼。”

    “…….”

    已经不太想理这个奇葩了。

    周浣站起来的时候,嘴角带着一丝血,当然也可能不止这一点血,不排除他打碎牙往肚子咽的可能。

    首战失利,还被砸的这么惨。一般人就要想着怎么逃命了,只是周浣不太一样,他有一个逆天的天赋灵,摔他肯定是摔不死的。

    他目光看了过来,带着几分暗示。

    赵区区没看懂,何所惜也没看懂,在他们身后的越清辙却是如一阵风一般飘了过去,只见一道蓝光闪过,三菱刺的尖锐部分已经离倒山燎三厘米处。

    赵区区看的眉心一凉。

    一道黑色的长尾巴扫了过来,尾尖刚好碰到了三菱刺。

    越清辙的突然袭击告破,但她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招落空,一招又起,手中的三菱刺立即换了个方向向它的尾巴斩去。

    破空声响起,赵区区忽然听见何所惜说了一句话。

    “完了”(未完待续。)

    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