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战国大司马

卷 第231章:妥协【二合一】    文 / 贱宗首席弟子 更新时间: 2019-03-14 21: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上一章书评有人询问“犀武”与“公孙喜”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特此解释一下,犀首、犀武,这是魏国的两个武职,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包括史书),犀首指代公孙衍,犀武指代公孙喜,因为这两人最具名气,具有代表性。另,“犀”在当时是勇武的象征。』

    ————以下正文————

    渐渐地,来到帐内参加军议的军司马级别的将领越来越多。

    魏国的军制,亦延续至晋国,而晋国则采取《周礼》的编制,即一军为一万两千五百人,因此,此地十八万魏军,换算下来大概有十四名到十五名军司马。

    而此刻到场就坐的魏军将领,则有十五人,甚至于其中还有一人蒙仲并不陌生,即后营的军将公孙竖。

    公孙竖撩帐走入时,就一眼看到了坐在帐口附近的蒙仲,这位老将因此愣了一下,但就连蒙仲都感到意外的是,公孙竖非但没有拆穿他,把他驱逐出帐,反而在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他两眼后,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举动充满了善意。

    不得不说此事让蒙仲颇感意外,毕竟在前一阵子的“后营事件”中,他蒙仲可是擅自闯入了后营大闹了一场,而后营,恰恰正是公孙竖的管辖区域——很难想象这位老将对他居然没有什么恶意。

    『大概是因为段干氏或者西河儒家吧?』

    蒙仲有自知之明,可不会武断地认为公孙竖是对他起了爱才之心。

    但即便如此,他也毫不介意,甚至恨不得公孙喜也能看在段干氏与西河儒家的面子上重用他。

    然而遗憾的是,据近段时间蒙仲的仔细观察,公孙喜终归还是偏向于薛公田文那边,或多或少地对他有所针对。

    『话说……公孙喜还未发觉吧?』

    蒙仲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帐内主位上的公孙喜,只见后者手持一支笔埋头在面前的矮桌上,也不知在画些什么,写些什么。

    可能是在绘制秦、魏、韩三国军队的驻军地图。

    倒是站在公孙喜身边的近卫公孙度,早早便发现了蒙仲的到来,此刻目不转睛地盯着蒙仲。

    而蒙仲亦丝毫不怵,几次与公孙度的视线接触。

    就当蒙仲暗暗观察着帐内诸人世,那些已在帐内就坐的军司马,亦暗地里观察着他。

    记得这些人在进帐后,便已先后瞧见了坐在帐口附近席位中的蒙仲,脸上无不露出惊讶的表情。

    有的军司马不认得蒙仲,因此在见到蒙仲时心中难免惊讶地想道:这小子看起来如此年轻,竟然也是一名军司马级别的同僚么?

    而有的军司马却认得蒙仲,是故在瞧见蒙仲时心中的惊讶丝毫反而比其他人更多:这小子,我记得是那个叫做蒙仲的师帅吧?犀武招诸军司马商议军情,这小子怎么混进来的?

    但即便是认得蒙仲的军司马,此刻也没有人拆穿蒙仲,毕竟前一阵的“后营事件”已在十八万魏军中传遍,以至于军中上下都得知了一个消息,即这个叫做蒙仲的师帅,后台极硬,且其本人亦相当强势,无端得罪这样的年轻人尤为不智。

    且考虑到蒙仲本人也识相,挑了个靠近帐口的席位就坐,因此倒也没有人去找他麻烦。

    见此,军司马焦革大感诧异,低声对坐在身边的军司马唐直说道:“这小子居然还真的混进来了……”

    唐直淡淡一笑,摆摆手示意焦革莫要声张,同时转头瞥了一眼坐在帐内主位的犀武。

    据他所见,此刻犀武正坐在主位上低头绘制着一份地图,是故也不曾发现蒙仲的到来。

    只不过似这般蒙混,又能蒙混到几时呢?

    唐直十分期待待会公孙喜瞧见蒙仲时会发生什么。

    倒也不是针对蒙仲,他只是对此颇为好奇而已,谁让前一阵子的“后营事件”中蒙仲的手段实在是狡猾呢,因此他想看看,这次蒙仲有什么办法说服公孙喜。

    大约又过片刻,公孙喜这才放下手中的笔,此刻再在他面前的矮桌上,果然是一份刚刚绘制的行军地图,地图上大致绘有「伊阙山」、「伊水」、「香山」,以及秦、魏、韩、东周四国军队的驻扎地点。

    在解释这份地图前,首先得解释一下“伊阙”的含义。

    阙,顾名思义即门阙,因此,伊阙通俗的解释就是“坐落于伊水上的门户天险”。

    原来,伊阙一带两山对峙,西有伊阙山、东有香山,伊水从中流过,远远望去仿佛天然门阙,故而称作伊阙。【PS:伊阙山又称龙门山,龙门石窟就在伊水两岸的伊阙山与香山的崖壁上,不过那是北魏时期雕琢的。】

    而现如今,韩国的十万军队与东周国的近万军队,就部署在伊水西侧、伊阙山以南的平原上,两国军队在这一带建造了军营与坚固的防御设施,抵挡从西南方向的「新城」而来的十余万秦国军队。

    至于公孙喜麾下的十八万魏军,现如今则驻扎在伊阙山的北侧约十里处,距离韩国、东周两国的联军约三十里——当然,考虑到支援韩国与东周军队时需迂回绕过伊阙,实则两军距离并不止三十里。

    不过话说回来,公孙喜之所以将军队驻扎在伊阙山的北侧,可不全然是想先让韩国的军队与秦国军队彼此消耗一波,他这也是在防备秦国军队。

    毕竟他曾经与暴鸢一同跟随田章前往征讨秦国,对大河以南这片广阔的土地都比较了解,就拿伊阙一带来说,他知道伊阙山的对岸就是香山,且两山高度相似,难保秦军不会派人占据香山,登高窥视魏韩两国军队的部署情况,倘若魏军过于靠前,难保秦国军队不会偷偷摸摸从香山北侧悄然渡河,潜到伊阙北侧,对魏韩两国军队展开两面夹击。

    似魏章、樗里疾、司马错那些秦国的名将,都是极为擅长这种战术的人。

    只是公孙喜没想到的是,此番秦国居然派向寿统领十余万秦军,这让他有些意外,毕竟向寿带兵打仗素来是按部就班,虽然统兵能力不弱,但很少用什么奇谋,因此公孙喜也不担心暴鸢会被秦军击败。

    毕竟韩国与东周的联军,怎么说也有十一万,秦军也才十二万到十五万之间罢了。

    “都到齐了吧?这是我方才绘制的伊阙一带的行军图,都传阅一下。”

    说着,公孙喜便将手中那块绘有地图的布随手递给近卫公孙度。

    只见公孙度将这份地图递给坐在首席的公孙竖后,回到公孙喜身边,低声对后者说了几句。

    此时,公孙喜这才转头看向帐口附近,见蒙仲果然神色自若地坐在那里,他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沉声说道:“蒙仲,你来做什么?”

    蒙仲早已料到公孙度会向公孙喜揭穿自己,见此倒也不意外,闻言一脸平静地对公孙喜说道:“回禀犀武,在下来参加军议。”

    听闻此言,公孙喜冷笑道:“我下达的命令,乃是招营内军司马商议军情,你不过是一介师帅,为何不遵将令,混入帅帐?”

    『这小子原来只是一介师帅啊?』

    『……话说回来这小子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在听到公孙喜的话后,帐内那些不熟悉蒙仲的军司马,无不惊诧、错愕的目光看向蒙仲,心中对于蒙仲的胆大妄为暗暗咋舌。

    而那些起初就知道蒙仲底细的军司马,比如焦革,此刻却是颇有些幸灾乐祸——在这些人当中,倒是不包括唐直,毕竟在“后营事件”后,他对蒙仲的敌意早已退散了许多,他只是想看看今日蒙仲有什么办法说服公孙喜允许他留在帐内。

    只见在近二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蒙仲不慌不忙地说道:“军司马,乃各军之长,然在下之上,却无军司马管辖,因此,在下默认自己为一军之长,故而前来参加军议……”

    “……”

    公孙喜顿时气乐了。

    默认自己为一军之长?别的一军之长都是军司马级别的将领,手中执掌一万五千兵力,你区区一个师帅,手中仅有两千五百人,仅一军兵力的五分之一,居然也敢狂妄的默认自己为一军之长?

    “蒙仲,你太狂妄了!”公孙喜沉着脸喝道。

    听闻此言,蒙仲的脸上露出几许不解:“咦?难道是在下误会了么?我以为,犀武不将在下划入某位军司马辖下,是为了照顾段干氏的颜面,照顾魏王的颜面,毕竟在下再怎么说,也是段干寅、田黯、公羊平等几位西河儒家的大贤亲自向魏王推荐的……”

    『嚯!这小子来头好大!』

    在听到蒙仲的话后,帐内的诸军司马——主要是十万河东魏军的那些军司马们,此刻心中着实有些震惊。

    或许田黯与公羊平这两位大贤的名气稍稍低些,或许魏军中的这些将领可能不曾听说过,但段干氏,那可是魏国不折不扣的大家族,它即是魏国贩卖牲畜的大家族,亦负责着对魏国王室、公室子弟的教导。

    倘若段干氏的名气还不足以,西河儒家的名气总够了吧?现如今魏国国内的官员,至少三成出自西河儒家,或者曾学艺于西河儒家,别看西河儒家在魏国军队中没什么底蕴,但在朝中,即使是薛公田文也不得不给西河儒家面子。

    更要紧的是,西河儒家还负责教导魏国的太子魏圉、公子无忌等人,因此得罪西河儒家,就等于是得罪了日后的新君。

    “砰!”

    公孙喜猛地一拍面前的桌案,沉着脸喝问道:“蒙仲,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老夫么?!”

    公孙喜可不傻,哪里猜不到蒙仲是故意在他面前提及段干氏、提及西河儒家、提及魏王魏遫,目的就是为了对他施压。

    “不敢。在下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蒙仲平静地说道:“难道在下有说错什么么?”

    “……”

    公孙喜顿时语塞,面沉似水地盯着蒙仲。

    此时,公孙竖笑着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蒙师帅乃是段干氏向大王推荐的贤才,本就不该仅仅只授予师帅之职,只不过蒙师帅还年轻,犀武恐他不能服众,反而有损段干氏与大王的颜面,是故才暂时授予师帅之职,稍加磨砺一番……”

    说着,他转头看向蒙仲,笑着说道:“蒙仲,你可莫要误会犀武的好意啊。”

    其实蒙仲内心当然清楚公孙喜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但既然公孙竖这么说,他也乐得顺水推舟,一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也不希望与公孙喜彻底撕破脸皮;二来嘛,公孙竖对他并无恶意,无端树敌没什么必要。

    想到这里,蒙仲笑着说道:“公孙军将所言极是,在下自然明白犀武的良苦用心,只是在下立功心切,不得已只能辜负犀武的照拂之意了。……小子年轻气盛,还望犀武见谅。”

    他这话一说,就仿佛公孙喜是为了照顾他而有意约束似的,这让公孙竖听了暗暗点头:这小子,懂人情世故,会做人。

    于是公孙竖笑着对公孙喜说道:“犀武,年轻人求功心切在所难免,虽说犀武受了段干氏的嘱托,但也莫要过于保护蒙师帅嘛。”

    『咦?』

    蒙仲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公孙竖。

    而与此同时,公孙喜亦皱眉看着公孙竖,因为他知道,公孙竖这话是故意说给在场所有人听的。

    在深深看了几眼公孙竖后,公孙喜轻哼一声,不再追究蒙仲假冒军司马混入帅帐参加军议这件事。

    主将有意揭过此事,帐内的诸军司马自然不会不识相地重新提起。

    但不得不说,即便有公孙竖打圆场,但在场绝大多数军司马还是隐约能看出一件事,即犀武公孙喜与蒙仲这名师帅两者不对付。

    而巧妙的是,蒙仲这小子来头极大,纵使是公孙喜,一时半会竟也拿他没有办法。

    片刻之后,公孙喜亲自绘制的那份地图,传阅遍帐内诸军司马,包括蒙仲这位唯一的师帅级将领。

    随即,公孙喜重新安排了麾下各军的部署,主要是以其麾下十万河东魏军为主力,其余八万魏军为辅佐军,部署在伊水西岸一带,防备秦国军队或有可能渡河从后面包抄他们。

    “对此你等可有何疑虑么?”

    在安排妥当后,公孙喜询问帐内诸军司马。

    听闻此言,蒙仲抱拳说道:“犀武,在下有些不解。”

    说着,他也不等公孙喜允许,自顾自说道:“犀武,据你所言,秦军不过十二万到十五万之数,而我军与韩国、东周的联军,却有整整三十万,何不三方联手共同进攻秦军呢?”

    『这小子……』

    公孙喜瞥了一眼蒙仲,淡淡说道:“蒙师帅自要服从将令即可。”

    “但在下对此甚为不解,请犀武为在下解惑。”蒙仲抱拳问道:“此番犀武受魏王之命,率军前来救援韩国,然犀武途中有意拖延,现如今更是驻军在此,顿足不前,难道是有意延误战机么?”

    『该死的小子……』

    公孙喜闻言心中暗骂一句。

    但不可否认,他眼下对蒙仲稍稍有些忌惮,因为他感觉地出,方才蒙仲已经做好了与他撕破脸皮的打算,否则又岂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搬出段干氏、西河儒家甚至是魏王魏遫?

    好在当时公孙竖及时圆场,否则,他定会出手惩治这个蒙仲。

    别以为惩治蒙仲就算他公孙喜占了上风,他敢为了这点事就杀死蒙仲么?不敢!

    但蒙仲吃了亏,势必会派人返回大梁通知段干氏。

    而段干氏得知此事后,说不定会在魏王面前诋毁他,随后魏王保不定会听信谗言,将驻守在邺城的翟章调到伊阙,取代他公孙喜。

    到那时,他公孙喜说不定会被魏王召回大梁,而由翟章代替他执掌此间十八万魏军,你说这件事弄到最后到底是谁吃亏?

    这也是公孙喜唯一忌惮的蒙仲的地方,即蒙仲有反制他的手段,尤其是当被蒙仲抓到“有意延误战机”的把柄。

    想到这里,纵使公孙喜心中极为不渝,亦只能忍着怒火向蒙仲做出解释:“魏、韩、东周三国联军齐攻秦军的结局,无非就是秦军退守新城。新城乃是韩国此前为抵挡秦军入侵而建造的城池,异常坚固,若使十余万秦军退守新城,这场仗就算是打上一年半载恐怕也难以分出胜负。与其如此,不如叫韩国与东周的军队先消耗秦军,无论胜败,秦军的数量与士气必将遭到削减,介时我军无论再进兵攻打秦军,还是攻打新城,都会轻松许多。……这个解释,蒙师帅你满意么?”

    “原来如此。”

    蒙仲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他必须得承认,公孙喜不愧是魏国的名将,考虑问题确实周到,连此刻秦军身后的「新城」也已经考虑在内。

    至于这番话是否会是公孙喜信口胡诌,蒙仲倒不怎么认为,毕竟公孙喜这番话讲述地很通顺,想来是早已在心中盘算多时的打算。

    “犀武高瞻远瞩,在下不如。”蒙仲发自内心的称赞道。

    “哼!”公孙喜闻言冷哼一声,旋即又说道:“除了叫秦军放心与韩国、东周两国的军队厮杀,我驻军在此,还是为了防备秦军从背后包抄我军……伊水的东岸有座香山,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此刻秦军早已占据香山,窥视着我方的举动,若我驱兵与暴鸢合兵,秦军必然退守新城,然而趁我方联军进兵行程时,设法迂回包抄我联军的后背,施行前后夹击……这个解释,蒙师帅又满意么?”

    此时蒙仲还能说什么呢?

    他唯有抱拳说道:“犀武高瞻远瞩。”

    “哼!”

    轻哼一声,公孙喜环顾帐内诸将,问道:“还有谁心有疑虑的?一并提出来,老夫可以一一为尔等解惑。”

    帐内诸军司马面面相觑,无人应答。

    一来是当蒙仲提出了那个疑问后,诸军司马心中也没了别的疑虑,二来嘛,别看他们是军司马,但可不想蒙仲的来头大,纵使是面对公孙喜亦丝毫不怵。

    “很好!”

    见无人回应,公孙喜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就按照老夫的安排部署。至于蒙师帅……”

    他转头看向蒙仲,心中盘算着该如何打发这个烦人的小子。

    他此前曾打算将蒙仲打发到巩城至伊阙之间的要道,让蒙仲负责保护粮草辎重的运输路线,让这小子远离战场前线,但考虑到蒙仲已经做好了与他翻脸的准备,公孙喜心底或多或少也有些顾忌。

    倘若他随意将蒙仲打发到后方,说不定蒙仲在不忿之下,偷偷派人给大梁送封信,搞不好段干氏就会在魏王面前诋毁他公孙喜——虽然临战换帅将军中大忌,但魏王未必没有可能听信段干氏的谗言,派翟章前来取代他。

    可留在身边嘛,公孙喜又烦这小子时不时顶撞自己。

    几番深思后,公孙喜顿时有了主意,他沉声对蒙仲说道:“蒙仲,既然你立功心切,我就给你立功的机会。……你立刻率你麾下的士卒,前往伊阙山顶驻扎,监视秦军的一举一动……怎么样,这是个紧要的任务吧?”

    蒙仲当然知道公孙喜这是想打发走自己,但经过仔细考虑,蒙仲觉得这个任务倒也不坏。

    一来是单独领兵更加自由,二来,他也可以借此把握整个战局的走向,倘若秦军果真如公孙喜所言,或有可能从香山一带渡河包抄魏军背后,那么他也能及时提醒公孙喜。

    想到这里,蒙仲抱拳领命道:“在下遵命!”

    见此,公孙喜面色稍霁。

    待军议会结束之后,诸军司马包括蒙仲这名师帅相继离开。

    此时公孙喜问公孙竖道:“竖,方才为何在诸将面前言及我受段干氏嘱托照顾蒙仲一事?你可知道此举会令诸将心生误会?”

    公孙竖闻言笑着说道:“误会了才好,这样一来,谁都不认为犀武与段干氏有了什么矛盾,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捋着胡须带有深意地说道:“更何况蒙仲此人,我观他今日来意明确,若犀武当时将其逐出,他必定当场翻脸……犀武还能真的杀了此人不成?”

    听了这话,公孙喜亦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他方才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勉为其难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旋即,他笑着说道:“总而言之,总算是把那小子给打发了……眼下他驻守伊阙山,只要我不给他出战的机会,他亦捞不到什么大的功劳。”

    听闻此言,公孙竖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本意并不希望与拥有段干氏、西河儒家为后台的蒙仲将关系闹僵,但奈何公孙喜执意如此,他也没什么办法。

    此后半个月,韩国与东周两国的军队仍旧与兵力相仿的秦军对峙,双方僵持不下。

    这一切,正如公孙喜所预测的那般,

    一直到四月处,秦军当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秦军主帅向寿被罢免,取而代之统帅十余万秦军的,正是那位曾经攻克了新城、且在此之前籍籍无名的年轻将领,白起!

    秦军,临阵换帅!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