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战国大司马

卷 第323章:泄露【二合一】    文 / 贱宗首席弟子 更新时间: 2019-06-11 09: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多时,便见胡郁脚步踉跄地走入了白起的营屋。

    只见此刻这位出身义渠的秦将,面色发白、满脸风霜,身上甲胄沾满泥雪,着实狼狈不堪。

    待看到坐在营屋内的白起后,他脸上浮现几许惊慌的神色,嘴唇微动。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整个人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看到这幅模样的胡郁,原本还有一丝丝希望的白起,终于面色整个沉了下来。

    伸手揉了揉眉骨,白起面无表情地问道:“胡郁,损失了多少骑兵?”

    伏在地上的胡郁沉默了片刻,旋即声音低沉地解释道:“白帅,末将遭到了魏军的伏击……”

    “我问你损失了多少骑兵!”白起忽然怒声喝道。

    霎时间,清晰可见胡郁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旋即这才迟疑地说道:“唯……唯有数十骑,跟随末将逃出生天……”

    “唯有数十骑?”白起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只有数十骑逃出升天,那岂非就是全军覆没?!

    两千骑兵!那可是足足两千骑兵呐!

    最初还对胡郁报以期待的白起,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他怒声斥道:“那你还有脸回来?!来人!”

    听到这话,那胡郁显然也意识将发生什么,连忙抬起头,一脸惊慌地求饶道:“白帅饶命啊!……虽末将吃了败仗,折损了近两千骑兵,但也得悉了方城魏军之所以强大的秘密……”

    此时,屋外的卫卒已走到屋内,正准备将胡郁拖走,一听这话,白起立刻抬手阻止了他们:“等等!”

    他惊疑不定地看了几眼胡郁,皱眉问道:“秘密?什么秘密?”

    “马镫!”胡郁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说道:“方城魏军使用了两边的马镫,此物能使骑兵在马背上稳定身体……”

    “马镫?两边的马镫?”白起将信将疑地看了几眼胡郁,在稍一沉思后,挥挥手示意那几名卫卒退下。

    见此,胡郁暗暗松了口气,他意识到,自己的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

    而此时,白起则问胡郁道:“方城骑兵的马镫……我是说那种两边的马镫,果真如你所言,对骑兵帮助巨大?……起来回话。”

    “多谢白帅。”

    得到白起的允许后,胡郁依言站起身来,沉声说道:“回禀白帅,末将一开始也未曾注意到此物,只是觉得奇怪,奇怪于方城骑兵一个个骑术精湛,根本不像是仅仅训练了半年的骑卒。……他们的骑兵,甚至可以在马背上手持长戈作战。”

    “这种事你们办不到么?”白起不解问道。

    胡郁闻言解释道:“末将办得到,只因为末将出身义渠,自幼接触战马,但末将麾下的骑卒则暂未掌握这个技巧,因此末将便教他们平常的战法,即与敌军交战时,令骑兵下马,像步卒那般结阵而战……但方城骑兵却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人下马作战,末将仔细观察,这才发现方城骑兵人人配备双边的马镫……”

    “……”

    白起听得将信将疑,只见他抱着眼见为实的想法,立刻下令营屋外的士卒取来两副马镫,旋即对胡郁说道:“让我亲眼看到……倘若你有半句虚言,我绝不饶你!”

    “不敢。”

    胡郁唯唯诺诺地应下,将白起请到营屋外。

    片刻后,待白起的近卫牵来一匹战马,胡郁连忙将那两副单边马镫系在鞍具下,旋即转身对白起说道:“白帅,恳请派出一名近卫。”

    “唔?”白起皱了皱眉:“我身边近卫并不擅长骑术。”

    “无妨的。”胡郁摇摇头解释道:“有此物在,就算是不擅长骑术,也很快就能掌握。”

    “……”

    白起皱眉看了一眼胡郁,旋即对身边一名近卫吩咐道:“你去,听他指挥。”

    “喏!”

    那名近卫抱抱拳,旋即在胡郁的指导下,尝试骑乘战马。

    果不其然,在那双边马镫的辅助下,那名近卫只不过一刻时左右便掌握了初步的骑术,驾驭着战马在营屋外来回踱步,看上去十分稳固。

    随后,待这名近卫又熟悉了片刻后,胡郁又叫他加快速度,驾驭战马在营屋前的空地上奔跑,只见那名近卫双脚踩着马镫,虽神色还难免有些拘谨,但倒也做到了胡郁的要求。

    看到这一幕,白起的眼中露出几许不可思议之色。

    虽说他此前并未训练过骑兵,但他也听说过骑兵训练极为不易,一名优秀的骑兵往往需要训练数年之久,而不远处那名近卫,从最骑术一窍不通到可以驾驭着战马在营内奔跑,前前后后却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

    这个差距,不可谓不大。

    想到这里,白起立刻召来那名近卫,吩咐其下马,随即他亲自上了马背。

    他也懂得骑术,正是去年四月后他闲着无事要求胡郁教他的,且他那时为了掌握这个骑术,也吃了不少苦头,不知有多少回在策马奔跑时被甩下马背,且胯骨处也因为长期间的骑乘而磨地万般刺痛。

    但这些苦,白起都咬牙忍了下来。

    他相信蒙仲的判断:骑兵终将取代战车,成为平地上的王者。

    “白帅,小心……”

    在胡郁与几名近卫的严密关切下,白起踩着马镫翻身上马,旋即尝试将双脚踩在两边的马镫上,感受着与以往的不同。

    一试之下,他便立刻察觉到了其中的巨大差距。

    以往的骑术,是不依靠马镫的,因此当人在马背上时,无处借力,唯有靠双腿加紧马腹来维持身体的稳定;而此刻有了这双边马镫,双脚皆可以牢牢踩在马镫上,就仿佛踩在平地上似的,有地方可以借力,着实轻松许多。

    而更要紧的是,此刻的他,感觉自己能在马背上施展出更大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吩咐胡郁道:“与我过两招。”

    “喏!”

    胡郁当然明白白起的意思,片刻后,待近卫取来两柄长戈后,他手持其中一柄长戈,像步卒那般站立。

    此时,对面的白起亦接过了一柄长戈,嘱咐道:“不许留手!”

    “白帅放心。”

    在得到胡郁的保证后,白起驾驭着战马走远了些,旋即朝着胡郁策马冲刺,待靠近战马时,他挥舞手中的长戈狠狠挥向胡郁。

    而胡郁亦不留手,亦挥舞手中的长戈正面迎向白起的长戈。

    只听锵地一声巨响,白起身形一晃,控制不住身体,虽被迫放弃兵器伏在马背上,但最终还是不幸从马背上掉了下来,倒是他那匹战马,从胡郁身侧策马而过。

    而胡郁,则是连连退后几步,最终依靠长戈支撑在地上,这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白帅!”

    白起的近卫惊呼一声,连忙奔向白起。

    期间,亦有近卫朝着胡郁怒目而视,呵斥道:“胡郁,若白帅有何闪失,你担当地起么?”

    然而,还没等胡郁开口解释,却见被扶起身来的白起哈哈大笑地说道:“此事不怪胡郁,是我还适应这种骑术……”

    说着,他几步走到胡郁面前,带着几分兴奋问道:“胡郁,你方才可曾收力?”

    胡郁当然明白白起的意思,闻言抽出右手,正色说道:“末将岂敢作假?白帅且看。”

    白起仔细观察胡郁的右手,只见胡郁的右手不住地颤抖,且虎口处有丝丝开裂迹象,隐隐渗出几丝鲜血。

    见此,白起欣喜说道:“好!好!”

    也难怪他如此兴奋,因为方才在马背上,他几乎已使出了全身的力道,这是以往的骑术根本达不到的。

    按照以往的骑术,骑兵们为了不从马背上掉下来,必须时刻用双腿夹紧马腹,在这种情况下,骑兵们往往很难发力,一旦用力过猛就难免会掉落马背。

    可方才,白起却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力气,虽说最终还是难免摔落马背,但根本原因在于他还不熟悉这种借助双边马镫的骑术,以至于当身体摇晃时下意识双腿一缩,试图靠夹紧马腹的方式来稳定身体,这才导致他最终摔下马背。

    这不,随后白起又亲身体验了几回,充分验证了他的猜测:借助双边马镫,骑兵们果然能更好地稳固身形,且能在马背上发挥出接近平地上的力气而不至于掉落马背。

    甚至于白起还隐隐感觉到,若能借助战马的冲力,以及旋转腰部时的力道,骑兵能发挥出比步卒更恐怖的力气。

    此刻的他,这才幡然醒悟,一边抚摸着战马的马鬃,一边对身边众人说道:“难怪去年方城骑兵夜袭我军营那回,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留守士卒纷纷表示那群魏骑力气极大,根本难以阻挡,我原以为这是因为那些魏骑皆魏武卒出身,却不曾想,其中关键在于此物……”

    他低头看着那双边马镫。

    忽然,他心中微微一动,惊疑地喃喃道:“这么说来,前年伊阙之战时,当蒙仲组建骑兵时就已经开始使用这种双边马镫……唔,肯定是这样,骑兵训练不易,纵使当初那些魏骑都是魏武卒出身,也未见得能在短时间内掌握骑术,必然有此物帮衬……”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胡郁,沉声说道:“胡郁,你折损两千骑兵,我本该将你以军法处置,但看你破析了方城骑兵强大秘密,我便姑且饶过你这回。”

    终于等到白起网开一面,胡郁面色大喜,当即单膝叩地,抱拳谢道:“末将多谢白帅宽恕!”

    “好了,随我到屋内,将这一仗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喏!”

    片刻之后,白起与胡郁重新回到营屋内,旋即胡郁便将他这场败仗的前后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起,只听得白起频频皱眉。

    通过胡郁的讲述,白起很快就弄懂了这场仗的经过。

    的确,胡郁固然有罪责,他那可笑的诱敌,在白起看来简直连三岁小儿都骗不过,反观方城骑兵那边,故意摆出懈怠的模样诱胡郁率军出击,纵使是白起也得称赞一句好计策,但归根到底,这场两军骑兵间的交锋胡郁之所以败地这么惨,终归还是那双边马镫的关系。

    当时方城骑兵有那等神物而他秦国骑兵却没有,这才是胡郁以及其麾下骑兵惨败的最关键的原因。

    而这一点,白起认为自己也得负起一部分的责任。

    毕竟他秦国的这群骑兵,是他恳请穰侯魏冉效仿蒙仲在伊阙之战时麾下的骑兵而打造的,可当时他却没有重视双边马镫这个神奇的物什,将其错过,不得不说这是极大的失误。

    想到这里,白起皱着眉头对胡郁道:“如此看来,你此番战败,我亦至少有三成的责任,倘若我当初便看穿了蒙仲麾下骑兵所使用的双边马镫……”

    一听这话,胡郁连忙说道:“白帅这是说得哪里话?此次战败,千错万错皆在末将身上……白帅此前对骑兵并无过多了解,又如何能一眼看出其中的蹊跷呢?末将认为,最重要的,是我方已得悉了方城骑兵之所以强大的秘密,待下回再次组建骑兵时,我秦军将不会再逊色于方城骑兵!”

    他哪敢让白起背负什么责任,反正这时候就算承认过失白起也不会责罚他,那还不得赶紧说些好听的,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

    果然,听到胡郁这么说,哪怕白起亦能猜到胡郁的心思,但仍对这个义渠人产生了几许好感。

    “你说得对!有此物在,我秦国的骑兵必然不会再弱于方城骑兵……”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又想到了他的老对手蒙仲。

    他从不在意别人当着他的面说他曾被蒙仲击败,因为他知道,虽然蒙仲一次次地击败他,让他吃亏,但他也因此变得愈发强大。

    就好比这次,他又得知了方城骑兵之所以强大的秘密,没有蒙仲的出现,谁会知道小小的马镫竟然有那样的作用?

    可惜那蒙仲不肯投奔他秦国,否则,他定会亲自在秦王嬴稷与穰侯魏冉面前推荐蒙仲,恳请后者担任他的副将。

    到那时,魏韩两国何足惧?齐国又何足惧?

    “可惜。”

    摇摇头惋惜了片刻,白起吩咐胡郁道:“胡郁,你且在军中歇养几日,暂时就在我帐下听用,待日后回国重新组建骑兵,再由你统率。”

    听到白起的保证,胡郁面色大喜,连忙叩地抱拳说道:“多谢白帅。”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且先退下歇息吧。”

    说着,白起便吩咐两名近卫替胡郁张罗住处。

    待等胡郁与那两名近卫离开之后,白起环抱双臂在屋内来回踱步,思考着对策。

    以两千名骑兵全军覆没为代价,破析了蒙仲麾下方城骑兵之所以强大的秘密,白起自认为这事不亏。

    可话说回来,鉴于他麾下那两千名骑兵全军覆没,方城骑兵重新开始在他军队四周游荡,伺机猎杀他秦军的斥候,这也让白起感到有些头疼。

    对于那些方城骑兵,他此前就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在听了胡郁的讲述后——据胡郁所言,在双边马镫的帮助下,其实那些方城骑兵是完全有能力冲击步卒方阵的,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要知道在世人眼里,骑兵只是弱小的存在,就好比王庭上的剑舞,华而不实,远不及战车实用,且骑兵此前也确实不具备正面交战的能力,充其量只能作为偷袭小股敌军的奇兵。

    但蒙仲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个认知:骑兵,其实是有能力冲击步卒方阵的。

    然而迄今为止,蒙仲还从未在与秦军作战的中途派出骑兵冲击秦军的阵型,最多就是让骑兵在远处用弓弩射击,此前白起还不曾细细琢磨,但今日,白起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那蒙仲,显然是藏着不少秘密,准备用来算计他。

    想到这里,白起就不禁有些兴奋。

    在他看来,方城骑兵重新返回战场,这绝对不仅仅只是扫除了胡郁那两千骑兵的威胁那么简单,他认为蒙仲必然还有什么诡计。

    不过,究竟是什么诡计呢?

    为何那蒙仲忽然间派出几十支二十人规模的方城骑兵在这一带活动呢?

    难道蒙仲将有什么大行动?因此准备事先扫除他白起的耳目?

    『……很有可能。』

    白起暗暗想道。

    当晚入夜后,白起唤来部将仲胥,询问道:“今日我军的斥候,损失了多少人?”

    仲胥如实禀报道:“有近六百人不曾按期回营,多半是撞见了方城骑兵,被那些骑兵杀害了。”

    “六百人啊……”

    白起点点头,显得颇为镇定。

    的确,在适应了与蒙仲军的作战后,六百名斥候的伤亡,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毕竟骑兵猎杀小股兵力的队伍,本来就有天然优势,更别说今日阳关整整出动了几十支约二十人规模的骑兵斥候,他秦军派出去的斥候能有几个侥幸逃回的,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了。

    “对了,白帅。”

    好似想到了什么,仲胥抱拳说道:“据有些侥幸逃回营内的斥候称,那些方城骑兵只有兵出阳关的,却不见其返回阳关,且不知什么缘故,有好些队伍的骑兵皆往北而去……”

    “往北?”

    白起微微皱了皱眉。

    方城骑兵不回阳关,这倒是好理解,毕竟方城骑兵大多都是随身携带水囊与干粮,可以连续在外长达十天半月,当初在伊阙之战时,这帮骑兵就是这样的,像一群恶狼似的,对他秦军穷追猛打。

    但为何那些骑兵纷纷前往北面呢?

    白起想不通,毕竟据他所知,北面即是应山,那里有蒙仲的手足兄弟武婴率军把守,记得今日蒙仲还调了三千士卒前往。

    “三千魏军调往应山,这容易理解,可那些骑兵……难道这些骑兵也是增援应山魏营的?”

    “这个末将亦想不通。”

    “唔……”

    沉思了片刻后,白起正色说道:“我感觉,那蒙仲可能即将有什么行动,你且派人日夜盯着阳关的一举一动,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喏!”

    看着仲胥离去的背影,白起暗自沉思着,猜测着蒙仲的意图。

    而与此同时,在方城北侧的应山一带,一队队的方城骑兵陆续汇聚,然后在蒙虎、华虎二人的率领下,折道往西,直奔牛尾坡。

    至于唐直率领的三千步卒,更是早已直奔牛尾坡。

    由于方城骑兵沿途剪除了秦军不少斥候,以至于秦军根本不知魏军这三千步卒、两千骑兵的动向,就连白起也下意识猜测蒙仲只是派他们去增援应山魏营。

    而在这种情况下,蒙虎、华虎、唐直各自率领麾下军队,迅速穿越了隐秘的牛尾坡,在赶了两日路程路程后,抵达了宛城东北侧的山谷。

    正如蒙仲当日对翟章所说的,这条狭隘的山道,秦军根本不知,以至于五千魏军轻松地就绕开了白起的军队,侵入了秦军的腹地,宛城。

    待等蒙虎、华虎、唐直三人率军抵达宛城一带时,正值临近黄昏。

    当时,三人下令麾下的士卒躲在树林、山谷等隐蔽处歇息,恢复体力,而他们三人,则悄然潜近宛城,远远窥视着宛城的情况。

    只见远处的宛城,城内与城外的营寨——即原楚军营寨,一片平静,城内城外,依稀可见有几处炊烟,显然是驻扎在宛城一带的秦军已开始埋锅造饭。

    此外,亦能看到一些秦军士卒离开城池,砍伐林木,将一根根的木头搬运至此。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宛城,一片祥和,驻扎在这一带的秦军,根本不知远处有五千名魏卒对他们虎视眈眈。

    见此,唐直、蒙虎、华虎三人暗喜之余,便凑在一起商议对策。

    城外的营寨好对付,关键在于宛城,毕竟他们麾下这五千魏军,有两千是骑兵,对攻坚战起不到太大的帮助,而剩下的三千名步卒,则欠缺攻城器械,因此,唯有在宛城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忽然杀出,抢先一步使骑兵杀入城内,他们才有可能顺利烧毁城内的粮仓。

    否则,宛城城内的秦军关闭了城门,短时间内根本打不下来。

    而就当唐直思索着诈城的计策时,就见蒙虎、华虎二人嘿嘿坏笑着,从战马的背囊中取出了几面秦军的旗帜,有秦字的军旗,也有胡字的将旗,显然就是秦将胡郁麾下骑兵的那些旗帜。

    “我说留着这些东西肯定有用吧?”蒙虎嘿嘿笑道。

    听闻此言,华虎撇了撇嘴:“用得着你提醒?”

    “嘁!”

    在一番商议后,由蒙虎、曹淳负责诈城,唐直、华虎等人从旁配合。

    只见蒙虎命麾下骑兵高举着这些从秦国骑兵手中缴获的旗帜,缓缓朝着宛城而去。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蒙虎与曹淳此番只带了五百名骑兵。

    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巡逻在宛城城墙上的秦军士卒瞧得清清楚楚。

    “咦?那支骑兵……莫非胡郁将军麾下的那支?”

    “应该是了,倘若是魏军,咱们早该收到警讯了。不过奇怪了,这些骑兵到宛城来做什么?”

    “不清楚。……总之先禀告将军吧。”

    片刻后,驻守宛城的秦将彭唐得知此事,亦感觉颇为纳闷,毕竟他并未收到胡郁返回宛城的消息。

    想到这里,彭唐亲自来到城门口,等待着那支骑兵。

    片刻后,待蒙虎、华虎二人率军缓缓来到城门口后,彭唐走上前皱眉问道:“你等是胡郁麾下的骑兵?来这里做什么?胡郁呢?他在哪?”

    蒙虎当然知道自己一开口就会因为口音问题而被对方识破,因此他也不说话,只是装作茫然的样子,旋即忽然抬手指向西侧,嘴里含糊地嘟囔一句。

    彭唐一时也没听清,但人却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西侧,而就在这时,蒙虎身旁的曹淳暴起发难,猛然抽剑一剑斩在彭唐的脖颈。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网(www.itxtxs.com) 手机版:www.itxtxs.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