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第七百一十二章 诸圣散去    文 / 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 2020-01-12 21: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边出现了一尊佛像,那尊佛像便是大雄宝殿里的那一尊,那一尊佛像没有面容,是佛教的立教僧。

    关于立教僧的传说,一直不少,但是时间太过久远,已经无法考证,至于立教僧为什么不曾拥有面容,更多的说法,则是因为立教僧当年镇压了许多邪魔,在和某些强大的邪魔战斗的时候,毁去了面容。

    那盏灯笼便是那个时候便有的。

    此刻立教僧的佛像出现在天际,还提着一盏灯笼,更是让云端的众位圣人都吃了一惊。

    叶圣神色平静,看着这一尊佛像,不曾有过惧意,只是平静问道:“慧稠圣人何至于此?”

    声音不大,传遍灵山。

    只是好像是多此一问,他们这些圣人在此地不曾离开,便已经是对佛教的挑衅。

    慧稠僧没有开口,这种事情,讲道理注定是没有用的,既然无用,那也不用讲道理了。

    在叶圣开口之后,那尊佛像便已经抬手朝着云端的圣人们压了过来。

    既然要打,那便出手,不需要再多说多做什么了。

    叶圣没有出手,先出手的是宁圣,他的那点朱砂落到了云海之中,正好朝着那尊佛像的手掌而去,一路之上,不知道染红了多少云海,在此刻看着,别有一番景象。

    那尊佛像的大手落下,遇上那一点朱砂。

    云海炸开,云端之上动荡不已!

    朱砂染红,破开那只大手,继续朝着天上而去,看样子是要到那尊佛像之前,将那尊佛像彻底破开,但是这个时候,那尊佛像另外一只手里提着的灯笼不知道怎么便开始发光。

    金光四射!

    将宁圣那点映照天际的朱砂硬生生都逼退了。

    “噗!”

    宁圣一道鲜血喷出,整个人的脸色变得苍白不已。

    仅此一瞬,这位圣人便身受重伤。

    那点朱砂也回到了宁圣身侧。

    而那尊佛像还是立在云端,看着是否浩瀚,妖族大妖们,常常喜欢撑开天地,以一座高达数百丈的法相对敌,但是比起来现如今的这尊佛像,却是要显得娇小很多,看着便觉得两者并不相同。

    叶圣没有说话,灵山这数千年来,从没有被人攻破过,原因一直不明,但是从今日来看,既然会有一尊佛像出现,指不定这之后又会出现什么。

    反正不管出现什么,看起来都可以算是灵山的古怪之一。

    叶圣伸手,说了个请字。

    他说请,自然不是要亲自出手,之前和赵圣一战,谁也不知道叶圣到底有没有受伤,但是想来能将赵圣打成重伤,想来。

    周夫子微微蹙眉,但还是将那本儒教天书取了出来,天书在手,他随手一挥,便是一道磅礴金光从云端生出,沿着之前那点朱砂,朝着那尊佛像而去。

    虽然是同样的手法,但周夫子的境界,却不是宁圣可以比拟的,因此很快很快,那道金光便简单直接的将那只大手斩开,朝着那佛像的胸膛而去。

    又是一瞬间而已,金光穿透胸膛。

    那尊佛像看起来快要消散在这里,但是很快很快那盏灯笼金光大放,和周夫子的这道金光相遇,就此消散在云端。

    周夫子负手而立,看着那盏灯笼。

    那盏灯笼当然不是实物,但是仅凭这样一个法相便把他的金光破开,已经足以可见强横之处了。

    叶圣的眼神越发的冷漠,看着那盏灯笼。

    云端的圣人们都知道,那盏灯笼一定和灵山上的那一盏有着诸多关联,但是没有人想得到它竟然如此古怪。

    周夫子沉声道:“今日之事,似乎还须叶圣出手。”

    说来说去,最后又把这个事情抛回到了叶圣身上,周夫子这是想要看看,叶圣在和赵圣大战之后,还有几分能耐,也是想要看看这灯笼到底有多古怪。

    叶圣也不说话,只是伸手在云里再画了一个圈,之前他画过一个,诸圣便见到了一个云海巨人,这一次他又画一个,不知道会是怎么样。

    金色的丝线在云端缠绕成一个圆圈,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虚无,看着很是古怪。

    圆圈缓缓朝着那尊佛像而去,往前走了很远,便忽然变得十分巨大,看起来是要将那佛像吸入那个圆圈之间。

    叶圣果然不愧为道门教主,一身道法层出不穷,远远不是一般圣人能够比较的。

    就好像现在这般,这个圆圈,在场的所有圣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根脚。

    那尊佛像遇到那个圆圈,只是僵持了片刻,便直接被那个圆圈收入其中,只有那盏灯笼还在。

    那盏灯笼放着金光,抵御叶圣的道法,两者相持不下。

    就连叶圣这样的人物,竟然都拿它不下!

    就在云端诸位圣人心思各异的时候,慧稠僧出现在了云端,他看着云端这些个圣人,先是双手合十,然后温声说道:“云端无事,灵山也无事,诸位离去吧。”

    说完的时候,慧稠僧人还是神色平静。

    叶圣看着远处的金色圆圈消散,倒也平静,直白问道:“这便是灵山的那盏灯笼?”

    慧稠僧笑道:“灯笼不离灵山,诸位请回。”

    叶圣没有说话,周夫子倒是拱手行礼,认真道:“叨扰灵山,这便回了。”

    之前云端圣人达成的协议毕竟只是在拿到灯笼之后才生效的,如今一看拿到那灯笼实在是有难处,周夫子便想退走了。

    张圣早已经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听到这句话之后,第一个转身,很快便消散在云端。

    周夫子把儒教天书别在腰间,今日之事,完全说不上是已经大动干戈,不过是试探两字而已。

    从佛教立教到现在来,不知道有了几万年,从来没有人将这灯笼带走过,今日他们带不走,也不算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叶圣看了周夫子一眼。

    “慧稠圣人若是某日改了想法,我在云端等你。”

    周夫子消散在云端,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儒教两位圣人离去,便宣告着这件事的完全结束,道门这边有宁圣受伤,而梁亦不过才入沧海,仅凭这三人,应当是对付不了灵山的。

    叶圣看着那盏悬在天空的灯笼,也没有多说,很快便离了此地。

    宁圣随即离去,梁亦最后。

    慧稠僧站在云端,低呼佛号,“阿弥陀佛。”

    ……

    ……

    天明亮了起来。

    李扶摇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禅子在远处也念完了好几卷佛经。

    天边出现了一道金光,叶笙歌便站起身来。

    之前便是一道金光,差点要了她和李扶摇的性命,如今又有一道。

    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人出现在这里。

    是叶圣。

    叶笙歌松了口气。

    叶圣温声说道:“赵巢甫已经关到了镇妖碗里,之后如何,便有你自己去做。”

    云端诸位圣人都以为叶圣不杀赵圣是因为他身为道门圣人,不可随意杀之,哪里想得到,叶圣不杀赵圣的真正原因是想把赵圣留给叶笙歌处置,她虽然此刻还是春秋境界,但是叶圣很清楚,要不了多久,叶笙歌便能成为沧海修士,到时候赵圣生死,便要由她自己决断了。

    叶笙歌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她和叶圣之间的感情十分微妙。

    叶圣说道:“你身后双翼也好,还是妖血也好,等到了登楼境便能够收放自如了,你血脉强大,以后入云,再打磨个数百年,为父也不是你的敌手。”

    叶圣这辈子从不说自己不如谁,但是面对叶笙歌,还是坦然说了句自己不如她。

    叶笙歌说道:“我要去灵山。”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拆掉它。”

    这句话一半的原因是因为灵山不好拆,另外一半的愿意便是因为叶笙歌。

    梁亦就叶笙歌一个亲人,叶圣一样如此。

    他行事除去为了道门之外,很大程度也要考虑叶笙歌。

    说完这些之后,叶圣把目光放在了李扶摇身上。

    小园城一战,李扶摇依靠那些剑仙的剑气,几乎能够和他相持不下。

    李扶摇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威压,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

    对

    于叶笙歌和李扶摇之间的关系,叶圣知道一些,但是不多,只不过他也不太在意。

    属于圣人的威压充斥在街道上,让许多碎石已经成了齑粉。

    李扶摇作为这些威压针对的对象,更是最难受,他的腰差点便要弯下去。

    身上的那些伤口重新渗出鲜血来。

    很快便将那身才换上的青衫尽数染红。

    当日若是没有那些剑气,李扶摇也不会是叶圣的敌手,只要叶圣有心,看一眼李扶摇,李扶摇便自然而然的要死了。

    叶笙歌没有什么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对于李扶摇来说,那就是过了很久很久。

    “你的那柄剑还要吗?”

    长街上响起了叶圣的声音,叶圣撤去那些威压,只是淡然的这么问了一句。

    剑十九是李扶摇的第一柄伪本命剑,在北海所得,算是除去青丝之外,第一柄主动认他为主的剑,所以他对剑十九很有些执念。

    只是这柄剑此刻就在叶圣的镇妖碗里,想要夺回来,不仅是要成为沧海境界那么简单。

    李扶摇咬牙说道:“有朝一日,扶摇亲自向叶圣讨要。”

    叶圣面无表情,只是轻描淡写抛下一句话,“但愿真有这一天。”

    禅子一早便看到叶圣来了,正想行礼的时候,叶圣便已经搞出了这么一手,这让禅子不得不噤声,此刻想开口的时候,叶圣便又准备离去了。

    说完那句话,叶圣他看了一眼叶笙歌,整个人便一闪而逝。

    就像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李扶摇才松了一口,但很快长街上便出现了第二道身影。

    圣人梁亦!

    禅子看着梁亦,对其认真行礼,喊了一声见过梁圣,梁亦转头看了一眼禅子,眼里没有什么情绪。

    这位换做普通人,是要称呼梁圣的人,此刻出现在长街上,只是拿出一粒金丹,放在叶笙歌手心。

    这是云端的好东西,就连叶圣也没有想着特地带着,只有他这个做师父的,才一直惦记着自己的这个徒弟。

    叶笙歌摊开手,示意再要一颗。

    梁亦怎么不知道叶笙歌的想法,只是板着脸说道:“只有一颗。”

    叶笙歌也不追要,只是往前走了好几步,直接塞进了李扶摇的嘴巴里,这才回到梁亦身旁。

    梁亦一脸心痛的表情,颤颤巍巍从怀中拿出另外一颗金丹,放在叶笙歌手心之后,这才说道:“师父这些日子在云里,老是在做梦,梦里老是出现同样的场景,那是师父种的一颗白菜,被一头猪拱了。”

    “师父在云端种菜,怎么会有猪?”

    叶笙歌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头猪叫做飞天猪吧。”

    梁亦哈哈大笑,但很快便敛去了笑容,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李扶摇一眼,只是小声说道:“灵山上有些古怪,遇事不要逞强,那两个和尚有些邪门。”

    叶笙歌没说话,禅子就在远处。

    梁亦说完之后,拉着叶笙歌往前走了几步,平静说道:“这次道门和儒教都没能奈何那些和尚,不是因为这盏灯笼真的有那么厉害,只是不想让那几位用剑的掺和进来而已。”

    叶笙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云端里的事情,不是他们还在人间的修士能够明白的。

    梁亦揉了揉自己这宝贝徒弟的脑袋,轻声说道:“局势早已经变了,今日昨日,大不相同了。”

    这只是梁亦的感叹,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给完金丹之后,梁亦也很快离去,还是没有看李扶摇哪怕一眼。

    咽下云端的金丹,不管是李扶摇还是叶笙歌,伤势都已经好了很多。

    禅子想要说些什么,手里的灯笼却是已经飞了起来,有一道金光从灯笼中生出,然后聚雨城里便生出了一条金光大道。

    起点在灯笼这边,终点自然是在灵山。

    禅子双手合十,整个人的神情显得十分虔诚,他看着李扶摇和叶笙歌,认真说道:“师祖请两位上山了。”

    叶长亭此刻就在城里,看着这条大道,这位剑仙不发一言,神情古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