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第八百二十一章 野花盛开    文 / 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 2020-01-12 21: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海面上起了一阵风,青天君落到了北海边,手里拿着一块龙形青铜门,朝青秋一剑斩开那扇青铜门,他作为这一代的守护者,自然很清楚,只是他并未做些什么,因为本来也做不了什么。

    朝青秋这样的剑仙,青天君即便拼死也拦不下,更何况朝青秋也不一定会做些什么,所以也只能看着了。

    青天君看着那片海面,想着那个自己的老友北冥,仔细想来,距离当年朝青秋在北海边出剑,已经过去很久了。

    青天君神色如常,偶尔眉间出现一缕缅怀。

    远处的天际忽然飞过来一只不大的麻雀,那只麻雀很快便落到了青天君的肩膀上,青天君有些意外,这只麻雀在茅屋前的梧桐树上待了数百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后来却莫名其妙离开那棵梧桐树,其实也让青天君意外,但更意外的事情却是,它竟然还在这里和他相见。

    麻雀停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青天君,也看着青天君那手上的龙形青铜片。

    青天君犹豫片刻,然后还是问道:“您真的是武帝陛下的子嗣?”

    在人间俗世,皇帝陛下要是只有一个皇子,那便一定是太子,但是在妖土,连妖帝都不能保证他一辈子是妖帝,更不用说妖帝的子嗣了,只是这麻雀仍旧是不同的。

    武帝作为妖土最后一位妖帝,在这些妖族心中是不一样的,更何况当年的武帝,真能说得上是无敌于世,除去柳巷,谁能和他一战?

    之后武帝暴毙,其实还有很多妖族对于武帝的子嗣是抱有期望的,一位绝世妖帝和凤凰的子嗣,光是看血脉天赋,便已经几乎算得上是万古唯一了,这样的子嗣若是存在于世,只怕也能让他们妖族再现荣光。

    但是武帝暴毙之后,妖后似乎也并没有留下子嗣,时间的洪流缓缓经过之后,将这种事情掩埋在尘埃之中,现在的妖土恐怕除去青天君一家人,没有知道这只麻雀了。

    麻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若是它要回答,早在之前好些年便已经回答了。

    “那条龙出来了。”

    麻雀到底还是说了极为重要的事情。

    青天君一怔,随即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朝青秋没有对妖祖做些什么?”

    麻雀看着那块龙形青铜片,眼睛里有些戏虐的神情,“他这个境界,要和朝青秋生死一战,这个世界会出大问题,所以朝青秋不敢动手,而它也在害怕。”

    青天君算是知道天外事情的寥寥几人之一,看着这个麻雀,他有些意外,难不成这只麻雀也知道?

    “活得久了,一只乌龟也会很厉害,那些该知道的事情,自然也会知道。”麻雀是知道青天君在想些什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青天君倒是有些深以为然,虽然麻雀自己没有承认,但是他几乎已经确定他就是妖帝的子嗣,那样来说,这一位已经活了六千年,加上这么一个血脉天赋,只怕是早已经成就了世间一等一修士,不知道朝青秋和它比较起来,是否也在伯仲之间。

    还是说,这一位要更胜过朝青秋?

    麻雀到底是没有兴趣陪着青天君在这里多待,说了三句话之后,便再说了一句话,“好好看着妖土。”

    说完这句话,麻雀飞离青天君的肩膀,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际,不知所踪。

    青天君站在原地,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好在这个时候,朝青秋已经提着灯笼走了出来。

    看到海岸边的青天君,朝青秋不觉得有些什么,毕竟作为守护者,青天君出现在这里,也十分正常。

    朝青秋提着灯笼来到岸边,那灯笼打量了青天君两眼,没有说话,朝青秋直白道:“那条龙醒了,你要小心。”

    青天君收回那块龙形青铜片,犹豫片刻,然后问道:“妖祖醒来,会做些什么?”

    朝青秋好像是有些疲倦,之前虽然没有和那条龙真正的生死一战,但是那一剑,其实也耗费不少剑气。

    “我不能杀他,他只要把境界压在沧海,也能不受这片天地压制,所以他能出现在这个人间的任何一个地方,

    只是站在山峰上的人,落到山腰之后,心里想的,也会是山峰。”

    这种心态,即便是他朝青秋也会有,只是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而已。

    但是那条龙不一样。

    这方天地可以允许朝青秋境界如此,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这片天地的修士,但是对于外来的人,便不会这样。

    即便现在出了问题,也会去压制老龙。

    它想要恢复到之前的境界,除非这天幕彻底破开了。

    天幕破开,圣人们可以离开人间,但天外的那些人,也会找到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所以朝青秋之前才会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青天君没什么反应。

    朝青秋说道:“不管是妖祖还是别的什么,但总归是天外人。”

    说完这句话,他便不再说话,提着灯笼沿着海岸旁一路缓行。

    青天君看着他的背影,静静立在海岸边。

    人间从古至今便有那么一句话传出来,说得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当年这句话是放在妖族和人族之间的。

    那后来呢?

    现在是人间和天外。

    ……

    ……

    海里走出来一个老人。

    他一头黑发,脸上也没有什么褶皱,看起来其实和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差不多,但是要是有人看到了他眼里的情绪,便一定会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老人。

    他的眼里有太多沧海桑田,和无尽的沧桑。

    小麻雀在远处的枝头上看着这条老龙,神情漠然至极。

    看着那条老龙离开,麻雀在枝头站立良久,这才回到了窝里。

    ——

    京口山上的野花开了。

    山下的延陵王朝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向山上送了一份正式的告示,内容大概就和苏夜想的一样,从此山上山下两不见,各自安好。

    只是那位延陵新帝或许是想着留下一丝情面,在那份告示里,最后还说了一句,要是学宫有学子想要去洛阳城入仕做官的,一样如常。

    只是如今,便需要一次考试了。

    参加延陵王朝的科举考试,对于学宫里那些真心求学的学子来说,其实不是什么难事,真要说起来,那位延陵王朝的宰辅大人,其实也是学宫学子。

    掌教苏夜在接到这份告示之后,并未藏着掖着,已经让学宫里的所有人都看了一遍,这之中当然有些不太好的声音发出,只是比起数年前,已经要小太多了。

    苏夜做掌教的这么些年里,前面有很多年都是不怎么管学宫的,之后这些年,终于开始动手之后,算是对学宫拨乱反正了。

    这一年中,有差不多数十位在修行上已经难以寸进的学宫修士已然下山了。

    听说已经有了好些人都成为了延陵王朝的官员,只是官职大小,并不确定。

    延陵王朝定然会在之后对这些修士多加考察,看看他们是不是还心系学宫,要是在面临大局之时,还会倾向学宫,仍旧会被清洗。

    只是现在的人间局势也不太稳定,延陵王朝虽说还没有对梁溪和大余出手,但是疆域里的小国们,差不多都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延陵王朝这六千年来,这才是真正的大一统。

    ……

    ……

    王富贵讲完课,从学舍出来,绕着那一条小溪,便来到凉亭前,苏夜已经在这里等他很久了。

    这两位现如今在学宫里说话最管用的两人,在凉亭下相聚,王富贵把手中的书籍放在石桌上,看了一眼凉亭外的野花。然后有些感慨的说道:“又是一个野花盛开的年代。”

    苏夜扭过头,打趣道:“这句话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的。”

    王富贵认真点头说道:“大概是湖州府的一个读书人,写过的一本志怪,其中便有这么一句。”

    苏夜笑过之后,便扯回话题,“现在差不多了,前些日子的秋风镇之后,世间人人都知道朝青秋回来了,现如今这局面,可是不太好看。”

    三教修士,主宰这片天地整整六千年,这几年,虽然剑士一脉大有复兴之象,但是秋风镇一战之后,剑士一脉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儒教虽然出了一位老儒生,境界高妙,道门那边的叶圣也算是几乎达到了当年朝青秋的高度。

    可是朝青秋重现人间,甚至还强过了当初的自己,要就是如此也就罢了。

    可是秋风镇一战,除去李扶摇之外,人间可是平添了两位沧海剑仙的。

    当然,这没算上朝青秋。

    “云海一剑便能逼退咱们那位老圣人,他们不急,谁急?”

    王富贵点头道:“局势乱了,那些个所谓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就都是空话了。”

    苏夜说道:“叶笙歌入沧海了,李扶摇入沧海了,妖土那个青槐也快了,再算上那一堆登楼的年轻人,要是还不往前一步,就真的不是说句后生可畏就行的了。”

    王富贵点头,深以为是。

    李扶摇也好,还是叶笙歌也好,他们两人修行的时光怎么看起来,都不会太久,但是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前,这多多少少也让他们觉得有些意外的同时,也会觉得自己走的太慢了。

    “说起来,那位李剑仙,还和学宫有些过节。”

    王富贵说道:“这种事情,以后都归你管了。”

    苏夜有一脸无奈。

    ……

    ……

    “那我先行一步。”

    王富贵笑着看着苏夜。

    当年学宫三人,李昌谷现在已经是剑仙,苏夜身居学宫掌教,不容易脱身,但他王富贵既然已经帮助苏夜稳定了学宫局势,那么也该去看看别的景色了。

    苏夜站起来,笑着拿过石桌上的书卷,“那请了。”

    王富贵点头,一身气势便已经开始变化,这位学宫读书人,早年因为对学宫实在是失望至极,这才选择离开学宫,去了妖土,后来回到学宫,也是不忍看着这个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一直如此下去。

    现在事情做完,云端又有圣人开口,那便往前一步了。

    他走出凉亭,缓慢朝着天幕走去,朗声笑道:“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

    这是当年他离开学宫之后,在人间万宝阁里留下的诗句。

    他那个时候存了隐居的心,但是也没能在万宝阁里待太多时间。

    毕竟那个时候的王富贵,仍旧是当得上年轻两字的。

    苏夜站在凉亭下,也是朗声相和,“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

    两位读书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各自眼中的笑意。

    云端起了金光,暮云先生出现在远处,学宫弟子们都跪了下来,对于这位老先生,即便是他们之前有很多不知道的,但是在老先生成为圣人这几年里,也都知道了。

    当日那场云端的骂战,其实是暮云先生赢了,之后暮云先生入云也是想要将当日之事好好说清楚的。

    只是骂战的另外一方早已经离开人间,暮云先生这才放下了这件事。

    今日他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接引王富贵的。

    “恭送王先生入云!”

    就在王富贵来到半空中的时候,跪在地下的学宫修士们翻纷纷仰头。

    王富贵神情平淡,进入云海。

    金光大盛,但很快便彻底敛去。

    世间修士成就沧海,意象不同,像是李扶摇那一种,的确算是十分罕见,但是像是王富贵这么容易的,也是如此。

    这除去王富贵境界早已经到了沧海尽头之外,还因为他那颗心。

    叶笙歌有一颗纯粹道心。

    那王富贵呢?

    苏夜站在凉亭里笑道:“今日云端,方得一真圣。”

    就在此时,有个一身青衫的年轻人,登上了京口山,他孑然一身,正好看着云端景象。

    王富贵入云成圣,这个年轻人也朗声笑道:“恭贺王先生今日入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