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江山江湖之谁主沉浮

第二十二章 人病国腐何人医    文 / 花开秦王城 更新时间: 2021-01-14 06: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节

    第二天一早,逍遥浪子与众人刚要用饭,就听江灵灵生着气,嘴里牢骚不停。

    逍遥浪子仔细听来,原来,夜里孟婵娟病情加重,把吃的药还有米粥全部吐了出来,弄的房间里全是难闻的异味,让江灵灵恶心不已,所以在那里叨叨个不休。

    逍遥浪子听了,便马上到了江灵灵的房间,看到杨梅儿在照顾着孟婵娟。看到孟婵娟此时正醒着,便走到床边关心的问道:“感觉好些了吗?”

    孟婵娟的脸色苍白,看着逍遥浪子虚弱的说道:“总觉得冷,头脑后还是很痛,脖颈都觉得不灵活了,很难受。”正说着,一股清涕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杨梅儿忙用手绢给她擦掉。便对逍遥浪子说道:“你看,她流着清涕,稍微带点黄。而且发热恶寒,还头痛,这是风寒的正常症状。再者,她本身就娇弱,所以病一来就倒了。没办法,治病是不能急的,只有慢慢调理。我正让人熬着药,一会就端过来了。”

    逍遥浪子对孟婵娟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便出了她们的房间。

    到了下午,逍遥浪子心里还是不放心,便再次去探望孟婵娟的病情,可是孟婵娟还是不见好转。他看到杨梅儿还有江灵灵正忙着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就启程。

    逍遥浪子思忖了一下,觉得不妥。那孟婵娟的病还没好,恐怕无法同行。于是,便让杨梅儿去问一下大管家,看看能否拖延几日,等孟婵娟的病好些了再走。

    杨梅儿有些犹豫,但是逍遥浪子说出口了,碍于情面,便去岳千山那里,转达了的逍遥浪子的意思。

    岳千山听了,十分的生气,怒道:“没想到,此人如此的感情用事。”

    于是,岳千山便亲身去找逍遥浪子。在半路正好遇到请客回来的江连文。见江连文脸色红红,带着酒气,便问道:“事情办妥了?”

    江连文含着怨气道:“那个公子哥对着我大耍威风。依照您的吩咐,我只有听着,然后陪罪。到最后,还给了他一万两银票。他酒足饭饱之后,嘴里依旧骂着,甩着膀子走了”。

    岳千山知道江连文受了委屈,便安慰道:“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你做的很好,没事了,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江连文对岳千山作了个揖,便向后院走去。

    岳千山转而到了逍遥浪子那里,对逍遥浪子说了一下他的建议。他意思是,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救兄弟不能耽搁,得按计划行事。他已经安排好了,把孟婵娟留在客栈里,他会派专人精心照顾,等她病好了以后,让人一路护送,让她安全回家。

    逍遥浪子听了岳千山的建议,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行,便转身到了孟婵娟的房中。

    逍遥浪子看着孟婵娟虚弱憔悴的面容,他的内心有些不忍,但转而一想岳千山的建议,便对孟婵娟轻声道:“孟小姐,你得了风寒,身体虚弱,需要时间休养。但是如今,桥已修好了,我们还有要事。你这病不能受风袭,不宜出行。所以,我们做了安排,把您留在这里。我们会派专人守护你,直到你等病好了,然后送你回家,好吗?。”

    孟婵娟痴痴的看着逍遥浪子,眼神中充满了不情愿。

    逍遥浪子继续宽慰道:“放心吧,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好好照料你的。”说着,逍遥浪子转身就要走。

    这时,孟婵娟带着略微沙哑声音,哀求道:“带我一起走好吗,别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求求你了,带我一起走好吗?”说着,眼泪便在眼眶里打着转。

    听到婵娟的话,逍遥浪子的心头莫名的一颤,又是那句话,又是心头激荡。

    孟婵娟继续哀求道:“我好害怕,求求你了,带我一起走好吗?”说着眼泪从眼角滚落。

    逍遥浪子看着面色苍白的孟婵娟,心里很是心疼。

    一旁的杨梅儿见状,忙上前给孟婵娟擦掉眼泪,微笑着柔声宽慰道:“妹妹,害怕什么呀,不要哭。你的病需要慢慢的调理,但我们有要事,人得病也是正常的,你在这里休养些日子就好了,我们的人会好好照料你的。”

    孟婵娟似乎没听进去,还是看着逍遥浪子,继续哀求道:“秦大哥,你要讲信用,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带我一起走的。”说着,孟婵娟努力的使尽全力,想撑起身子,去牵逍遥浪子的衣襟。

    逍遥浪子忙向前,扶着她,想让她慢慢躺下。可是,孟婵娟用力的拉着她的胳膊,用那眼神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气喘不定的说着:“带我一起走好吗?……”

    看着孟婵娟的样子,逍遥浪子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种心疼与不舍涌上心头,便轻轻道:“你好好养病,我答应你,我不会走的。”

    听了逍遥浪子的话,孟婵娟感激道:“真的吗?”

    逍遥浪子看着她,肯定的说:“真的。”

    孟婵娟依旧紧紧的拉着逍遥浪子的手腕,生怕他跑了一般,道:“你若是骗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逍遥浪子冲她淡淡一笑,十分认真道:“绝对不会。”

    孟婵娟还是有些不相信,接着道:“你发誓……”

    这时,一旁的杨梅儿听了他们的话,想插话,可是还没说出口,只听逍遥浪子立即接着孟婵娟的话道:“我发誓,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走,我若是骗你,就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听了逍遥浪子的誓言,孟婵娟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而一侧的杨梅儿则面色平静,心里却无比愤怒。

    逍遥浪子扶着孟婵娟慢慢躺好,并轻轻塞了塞她周身的棉被,然后淡淡道:“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养病,一切都会好的。”

    说着,逍遥浪子在孟婵娟依依不舍的注视下,走出了房间。

    逍遥浪子马上去见了岳千山,对他拱手作揖道:“岳大管家,实在抱歉,在下曾答应过孟小姐,要带她一起走的,所以,在下决定还是等她病情好转了以后再走。”

    岳千山听了逍遥浪子的话,顿时一股气焰从胸中涌了上来,愤怒道:“什么?!你是在开玩笑吧,你怎么这么意气用事?!你这样会误了大事!”

    逍遥浪子语气依旧平和,但坚定道:“行走江湖,讲求的是‘信’、‘义’二字,在下不能食言做个无信之人。何况,我们车上并没有宝物,如今算来,那宝物应该已过长江了,并不会耽误救治我的兄弟,所以,请您见谅。”

    听了逍遥浪子的话,岳千山气的差点将扇子摔在地上,他指着浪子道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逍遥浪子含着歉意道:“实在是抱歉,人无信,不能立。要走你们先走吧,我绝不做无信之人。”说着便转身回房间。只听身后的岳千山不停的说着:“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岳千山回到房间,无比的愤懑。他暗暗觉得,那孟婵娟是故意的,她是在故意拖延他们的行程。于是便把杨梅儿叫了过去,吩咐道:“晚上在药汤里再多加一点量,免得她再生诡计。”

    第2节

    傍晚,艾子民吃完了饭,赫格尔向他汇报,那石桥已经修好了,江唤群他们都在收拾行李,想来他们明天就会动身。

    艾子民静静的思考着,呐呐道:”得想个法子,再让他们再耽搁几天。”

    这时,小六子回来了,向艾子民汇报一天的发现:他看到雷华腾他们都在收拾行李,他们明天就会启程。

    另外,下午时分,他看到江唤群的两个儿子,江连文和江连武在后院说话,嘴里不停的发着牢骚,骂着逍遥浪子。

    艾子民一听,来了兴趣,问道:“他们为什么骂逍遥浪子?”

    小六子回答道:“江连武一直在后院看着马车,是江连文去找的他。看那江连文的样子,像是喝了些酒,他嘴里不停的骂着逍遥浪子是个好色之徒,埋怨他节外生枝。后来从他们的言语中,我弄明白了,原来,今日午时,江连文去请人吃饭了,而且受了很大的委屈,然后去找江连武发泄心中的怨气”。

    艾子民不禁有些小吃惊,道:“竟然还有让无忧庄吃委屈的人。”于是,继续问道:“你听到他说请谁赴宴了吗?”

    小六子答道:“听到了,他们两个说了好一阵子,我听的很清楚。他宴请的是鄱阳县令的外甥。原来,那日与逍遥浪子买琴,发生争执的公子哥,是鄱阳县令的姐姐的儿子。”

    艾子民听了,顿时有些明白了。

    小六子继续说着:“那公子哥吃了委屈,回去之后大哭大闹,于是便把事情告诉了他的舅舅。于是,那鄱阳县令便让他的师爷去无忧庄找麻烦,无忧庄拿了五万两银子,才把事情平息了下来。”

    一侧的赫格尔听了,惊讶道:“五万两,真狠啊”。

    艾子民听着没有出声。

    小六子继续道:“那陶老庄主还给岳千山来了信,嘱咐他把事情压下去,这才有了江连文请吃宴席这一遭。江连文还说,那县令的外甥对他一通数落,最后还拿走了他一万两银票……”。

    听了小六子的话,一侧的阿图鲁带着讽刺道:“这县令大人还真是生财有道啊,一下子就赚了六万两银子。”

    艾子民坐在那里,依旧没有作声,他轻轻对小六子挥了挥手,小六子便出去了。

    艾子民缓缓的闭上眼睛,好一会不说话。赫格尔、阿图鲁站在一侧不敢出声,他们跟随艾子民多年,知道此时的艾子民正在生气。

    这时,艾子民打破了沉静,他闭着眼,问道:“这鄱阳县令应该叫吴玉贵吧?”

    阿图鲁马上答道:“掌柜的说的没错,他是康熙二十七年的进士,六年前走马上任鄱阳县令”。

    艾子民缓缓睁开了眼,感慨道:“一个国,不怕水旱之灾,却怕贪腐。贪腐不除,社稷不稳……”

    一侧的阿图鲁接话道:“像吴玉贵这种人,听着就可恨,就应该把这种人统统都杀光。”

    听了阿图鲁的话,艾子民站起身,走到窗户前,感受着外面的寒意,转身看着他们,带着些许无奈道:“把他们都杀了,谁来治理这个国家呢?他们贪腐,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可是,十官九贪,泱泱大国,总需要人去治理吧?杀了一个吃饱的贪官,再上去一个饥肠辘辘的贪官,他会更加敲骨吸髓。……”说着,艾子民叹了一口气。

    阿图鲁他们听着,顿时没有了话语。

    艾子民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转而道:“这四方镇不归鄱阳县管辖,所以,那公子哥才会给那吴玉贵去信,让他找无忧庄的麻烦。这贪官啊,你说他贪点,也就罢了,他的家人也跟着刁蛮耍横,还理直气壮的去敲诈勒索。这种官,一定要收拾。不过,眼下,正好派上用场。”

    艾子民看着阿图鲁道:“你说,这公子哥受了一点委屈,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若是他死了,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呢?”

    阿图鲁顿时明白了艾子民的意思,马上道:“奴才这就去办……”说着,转身就要出门。

    艾子民一摆手叫住他道:“你知道怎么办吗?”

    阿图鲁顿时明白,艾子民还有事要吩咐,便道:“掌柜的请讲”。

    艾子民道:“可惜了,自作孽不可活。前几日,那逍遥浪子救了那公子哥一命,他却依然在那里不依不饶、狐假虎威,真是死有余辜。那可怪不得我们了。我记得那日,逍遥浪子曾经对那公子哥说了一句恐吓的话……”

    赫格尔接话道:“逍遥浪子曾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再厉害的角色,也只有一条命……’”

    艾子民点着头,道:“有这句话就够了。都说一箭双雕,那公子哥要是死了,我们这可是个一箭三雕,一来无忧庄对逍遥浪子的怨气会越来越深。二来,那吴玉贵不会放过无忧庄,绝不会善罢甘休。三来,那公子哥出了事,马上会报官,说不定明天他们家人会来闹,他们一闹,说不定就会阻碍无忧庄的行程。”

    于是,艾子民吩咐阿图鲁道:“你叫上‘辽东三侠’一起去,然后,留下一个字条,上面写上:‘不管你是谁,命只有一条,好自为之。”

    阿图鲁答应着,转而出了客房。

    艾子民悠然道:“马上就有好戏看了。”便吩咐赫格尔道:“马上让我们的人盯紧无忧庄的动静,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应对。”

    “是”。赫格尔答应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