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竞月贻香

18 碧水深处暗寻访    文 / 长桴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下朱若愚沉吟半晌,心中念头飞转。要说峨眉剑派此番之所以愿意前来参加由朝廷召开的武林大会,本就是为了将武林盟主之位收入囊中。这倒不是他痴心妄想,原以为凭借定海剑的威力,当今江湖能够与之一战的高手,不过天山青竹和神火教主二人罢了。然而前者贪生怕死,绝不会在武林大会这等场合抛头露面;后者武功、声望和势力虽不做第二人之想,但神火教早已被认定为邪教逆贼,朝廷又怎会奉贼为尊,将这盟主之位拱手送给他们?

    再说朝廷内定的玄武飞花门里,真正能打便只有人称“江南一刀”的先竞月,却在峨眉山上败于定海剑之下。所以直到今日两人再次交手之前,朱若愚根本没将这个“十年后天下第一人”放在眼里。

    如此看来,这次“太湖讲武”最终若是要以武力争夺盟主之位,那么对峨眉剑派而言,几乎可谓稳操胜券,少说也有七八成把握。正是因为有了这份低气,朱若愚此行已是势在必得,为求万无一失,还在暗中备下了“赤婴蛊”之毒,打算趁着赠送美酒之时,向此间的各大帮派施下蛊毒,以防当中有不肯归服之辈。此外他又担心蛊毒之事被人察觉,于是又动用各方力量、想尽各种办法,杀害或是阻止前来赴会的所有行医之人。

    只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得虽好,今日整个川蜀武林同来赴会,谁知还未踏上西山岛,便被叶定功率众拦下。且不论修为突飞猛进的先竞月,单是谢贻香这一连串的言行举止,分明是早已知晓己方的“赤婴蛊”之谋,想来是从昔日峨眉山上游人失踪一案中推测出了端倪。只恨当时看在归还定海剑的情分上,再加上峨眉剑派不愿正面开罪朝廷,到底没能将这两人斩草除根,这才令此刻的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至于叶定功当面表态,声称“太湖江湖”不可缺少川蜀武林一脉,这话看似示弱,实则却是表明立场,暗藏威胁之意。己方若坚持不肯销毁藏在马车里的“赤婴蛊”之毒,只怕不单是峨眉剑派,整个川蜀武林这数百号人,只怕都要千里迢迢白跑这一趟了。如此倒不如来个壮士断臂、弃车保帅,于后日的盛会之中来一场正大光明的比武夺魁,即便再次碰上先竞月,以今日一番交手来看,也还有五成以上的赢面。当下朱若愚便沉声说道:“美酒既逝,留车何用?你若坚持讨要这些马车,拿去便是。”

    这话一出,双方无疑便是达成了和解,从而结束今日的对持之局。叶定功顿时喜笑颜开,招呼同来的七大帮派热烈欢迎川蜀武林各派的光临,又暗中吩咐刑捕房的程捕头和西门捕头率军士将那三十余辆马车就此焚毁,务必烧得干干净净。那善因住持本着众生平等的慈悲之心,说马车里的血即便只是鸡血,也是杀生造孽,于是亲自带着大孚灵鹫寺的一众僧侣围坐在燃烧的马车前,全程念经超度。

    眼见事情如此收场,所有人其乐融融,谢贻香虽然心中不忿,但峨眉剑派欲以“赤婴蛊”谋害中原武林的阴谋,也便算是就此告破,从而将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了。她不愿和叶定功再起争执,便悄然离开,独自来到码头处乘船。恰好先竞月此时已解开冻僵的身子,正从湖上回来,眼见师兄脸色苍白,显是被定海剑的寒意侵入体内,谢贻香急忙询问他的伤势,先竞月摇头说道:“无妨,调息一日足以复原。”

    当下两人乘船返回明月村,先竞月便先行回屋歇息,谢贻香也不去惊扰。她本想去寻得一子诉说今日之事,不料得一子全然不感兴趣,就连房门也不肯开。眼见日色渐渐偏西,这一日又要过去,谢贻香胡乱吃了点东西,默默回想整件事情,竟是却越想越觉得气闷。

    话说峨眉剑派的阴谋如今虽已告破,但欧阳茶师徒、一十五名医官和五毒教门下弟子这些活生生的性命,又该找谁说理?莫非为了叶定功口中所谓的“大局”,他们便活该白白送命?再想到朱若愚方才偷袭自己那一剑,若非白云剑派的李掌门及时相救,自己定会命丧当场,谢贻香更是义愤难平。她不禁心中暗道:“峨眉剑派以蛊毒害人的罪行虽未奏效,但雇凶杀人却是既成的事实。就算是要顾全什么大局,让‘太湖讲武’能够顺利召开,那么待到后日的盛会结束之后,也要将朱若愚等人缉拿问罪!”

    可是话虽如此,要抓峨眉剑派的掌门人归案,此举又谈何容易?若是依照刑捕房往日做派,且不管有无证据,先将嫌犯捉回去严刑拷打一通再说;如若还不肯认罪,只需写好一纸罪状,让嫌犯于昏迷之中按个手印便是。然而峨眉剑派毕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名门正派,其掌门朱若愚更是“江湖名人榜”上有数的高手,真要在这江浙地界上抓人问罪,到底还得拿出证据、坐实他们的罪行才行,否则定会惹怒江湖群雄,引起公愤,朝廷这边也不敢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谢贻香心中愈发恼火,当即起身离开明月村,独自来到湖边透气,一边踱步一边思索对策。其实要想找到峨眉剑派雇凶杀人的证据,最直接的莫过于他们雇来行凶的那些黑道杀手。如今已知的几个杀手里,杀害五毒教门下的“夺命七绝剑”已经身中剧毒、命丧当场,而杀害欧阳茶师徒的“割喉人”则是不知所踪,刑捕房的西门捕头和徐捕快连同当地衙门查询多日,也没能得到结果;数来数去,便只有谋害那一十五名医官的“太湖群鬼”了。

    谢贻香便望向眼前这片浩瀚如海的太湖,此时正值夕阳西下,碧绿的湖水泛起金色波纹,整个太湖犹如披上了一身金碧辉煌的鳞甲;虽是此间寻常景象,却也是世间罕见的风光了。她不禁心念一动,迎着夕阳沿湖畔一路往西行进,待到残阳渐渐坠落,最后一线余晖没入水天交际之处,她已来到西山岛最西端的马王山一带。

    记得玄武飞花门的弟子说过,昨日朝廷派来的一众医官所乘快船,也是自太湖西面宜兴城的杭渎码头出发,却在湖中的大竹岛一带离奇沉没,一十五名医官连同船上水手当场溺水身亡。谢贻香自幼便在苏州城长大,对这片太湖再是熟悉不过,眼见湖上并无船只,四下也不见人影,她便脱下外衣鞋袜,用乱离刀鞘压在岸边,继而径直跃入水中,一路往西面的大竹岛方向游去。

    要知道谢贻香的一身水性便是幼时在这太湖之中练就,即便是一整日也能游得下来,那大竹岛离此不过十余里水路,她缓缓踩水前行,约莫一个时辰便已抵达,乃是一块方圆不足半里的小岛,上面尽是淤泥杂草。谢贻香在岛上歇息片刻,望着夜色中的湖水,心道:“那封长风口口声声说此间藏有冤魂鬼怪,得一子昨夜也曾提及什么‘地藏阴身’,可见在这太湖之中,必定存有一股神秘的势力。否则峨眉剑派也不可能雇凶杀人,请他们出手谋害了整船医官的性命。若是能找到昨日那艘沉船,说不定能寻到什么线索,顺藤摸瓜坐实峨眉剑派的罪行。”

    随后谢贻香便深吸一口长气,咬着乱离刀背再次入水,一路往湖底潜下。此时明月已升,趋于盈满,月色照进湖水,以她“穷千里”的神通,也能勉强看清湖底景象。她围绕着大竹岛四周来回寻找,不过半个时辰,果然在大竹岛南面一里开外的湖底发现了一艘沉船,乃是侧身倾翻在湖底的淤泥中,看样子显是刚沉入水中不久。此时微弱的月光映照入水,沉船四周都是丰茂的水草,兀自摇曳不休,自宁静中隐隐透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诡异。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