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第七百零六章 云端的杀意    文 / 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 2020-01-12 21: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大雨总算是落到了聚雨城里,这一场大雨远比之前的任何一场大雨都要大上许多。

    朝风尘伸手握住自己手里的新路,剑是从某个人的身体里抽回来的,此刻剑身上却还是滴着鲜血,这些鲜血和别的鲜血没有什么区别。

    不是金色的,只是鲜红而已。

    这个世间,除去圣人们的鲜血,没有任何人的鲜血是金色的,就连剑仙们的也不是。

    所以朝风尘没有去看剑身上的血是什么颜色,只是抬头看了看天幕,然后便去了别处。

    他是登楼剑士,这个世间除去沧海修士之外,能够一对一胜过他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所以当他的敌手都不是联手之后,便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朝风尘上心。

    这一次他们计划算是天衣无缝,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即便此刻他出现在这里,已经斩杀了两位登楼,也没有遭遇被人联手的事情。

    想着很多事情,朝风尘从另外一座小院子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斩杀了三位登楼了。

    想着这一位斩杀之后,几乎这一次便斩杀了多达三位登楼,应当已经破开了聚雨城之局之后,朝风尘笑了笑,便坐了下来。

    一身剑气暂时散开。

    许吏从远处走了过来,他身上有些伤口,但是不严重,来到朝风尘身前,许吏这才笑道:“朝先生剑道境界要比在下高出好些了。”

    朝风尘笑而不语。

    许吏坐在他身边,轻声说道:“虽说受朝先生之邀,才来此地,但是的确不知道此地到底是有何种谋划。”

    朝风尘收剑入鞘,轻声说道:“大致情形,我已经说过,今日便与你说些详细的。”

    许吏微笑不语,只是聆听。

    “先说儒教,这是学宫的几股实力,其中最重要的一股应当是那位常圣的一脉,大约百年之前便已经来到这个地方,具体为了什么,不明确了,只是随着常圣离开人间,这个地方的儒教势力便被别的学宫势力侵蚀,最后到了洛阳城城一战之后,他们便改了想法,要用此地作为联络。”

    “灵山有两位圣人,慧稠僧人是佛教教主,掌管灵山,不会轻易和别人做些什么。”

    “但是佛土并不止一位圣人而已。”

    许吏是何等聪明的人,仅仅这一句话,便已经明了,“那人是慧思。”

    这两人都是佛土圣人,只是慧思僧的年纪要比慧稠僧小出许多,至少也有数百年的光景,可以说得上是春秋鼎盛,可慧稠僧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活着,不曾离开人间,那么灵山之上,主人便只能一直是慧稠,这样的事情,慧思僧不能接受。

    “所以儒教在那一战之后,便一直想要和佛土结成盟约,让佛土和他们一起对抗道门,这便是为了获得山河的主宰权。”

    儒教一直都不如道门,可是那一战,两方都损失惨重,实力差距虽然仍旧明显,但是儒教已经发现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只要将佛土纳入他们的阵营,便有可能将道门彻底压制。

    佛教久居佛土,只要将他们带离佛土便好,代价不算是太过高昂。

    所以之后便有儒教在聚雨城里的布置。

    “而道门,只是赵圣为了将叶圣推下云端留下的手段而已。”

    赵圣在道门中,威望只比叶圣差上一些,加上叶圣有叶笙歌这个事情之后,便能够平分秋色了,作为云胡观出身的赵圣,想要取代叶圣的位置,自然威望是没有用的,只能以道法取胜,可是叶圣即便再做了什么错事,但是不见得会在道法上不如赵圣,赵圣想要胜过他。

    便只能找别的办法。

    朝风尘笑道:“天上地下,除去当年的朝青秋,还有什么是叶圣都忌惮的呢?”

    许吏深吸一口气,眼角带着些笑意说道:“是那盏灯笼。”

    佛土的那盏灯笼,是世间最为强横的法器,最让人捉摸不清的东西。

    赵圣想要抗衡叶圣,便一定要那盏灯笼,而那盏灯笼在慧稠僧手中,基本上不会让人带离灵山。

    朝风尘说道:“其实之前我想过,是赵圣要和慧思谋划,帮助他成为佛土之主之后将那盏灯笼借出,后来我才明白,灯笼绝对不会离开佛土,那么就是说,想要这盏灯笼,只能在佛土,或许他和叶圣的一战,便在佛土。”

    许吏爽朗笑道:“想不到云端这些人的想法,如此隐秘。”

    朝风尘说道:“其实不管他们做什么,我只要不让他们做成便是,佛教即便要来山河这边,也只能和我们结盟才是,况且此刻,剑士一脉,并不弱于道门和儒教。”

    现如今的剑士一脉,已经多达三位剑仙,叶长亭柳巷和李昌谷,这在云里的战力,完已经不弱于任何一方,虽说此刻道门还有五位圣人,但是真要打起来,也只能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绝对不会是一边倒。

    云里分不出胜负,人间的胜负便格外重要了。

    朝风尘说道:“世道不管如何变化,都逃不过一个盛极必衰的说法,剑士一脉之前鼎盛了数万年,然后在某一日便分崩离析,而妖土也是如此,帝族一统妖族的局面也是数万年,可是也是如此,妖土分裂数千年,从未再有任何人将其一统,人间如此,妖土如此,都是命。”

    许吏难得反驳道:“朝先生慎言,我辈剑士从不信命。”

    朝风尘叹了口气,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就看看我是否能够在有生之年入得沧海了。”

    许吏没多想,只是笑道:“自然可以,不过要在许某之后。”

    朝风尘微笑不语。

    有些事情还好说不得。

    两人闲聊,就在这大雨之中,随意至极,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云海翻腾,忽然有金光出现。

    朝风尘仰头一观,随意笑道:“之前有句话没有说清楚,在大雨之前,似乎这佛土里便来了好些平日里见不到的人物。”

    许吏皱着眉头,自然知道朝风尘说的是什么,这云里的圣人们来了,只是不知道来了几位。

    在他们闲谈之时,云海里忽然落下一道金光,那道金光蕴含着大道气息,冲破这乌云,硬生生落到人间,就要击杀朝风尘。

    朝风尘哈哈大笑,一剑递出,无数剑气起于聚雨城,那些雨珠化作水剑,倒悬而上,无数水剑刺向天幕。

    两者相撞,仅是一瞬而已,那道金光便以碾压之势,破开无数水剑,落到了朝风尘的身前,朝风尘倒飞出去,撞坏了无数道墙壁,大口吐血。

    索性没有当场便死。

    云端金光一闪而逝,似乎一击不成,那位圣人也没有想法再次出手。

    可下一瞬,整座聚雨城里的雨水都汇聚成一剑,那是城里无数颗雨珠汇聚而成一柄剑,瞬间刺破云海,聚雨城一片光明。

    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这城中,那是个白袍男人,他腰间悬剑,看着那柄水剑破云而起,这才冷声道:“你想死?”

    上一刻有朝风尘被金光所伤,下一刻便有叶长亭出剑。

    那柄水剑破开云海,在云海出留下一个极大的窟窿,就是这个窟窿,好似给叶长亭开辟了一条通天大道。

    大道通天,叶长亭穿过云海,要去云海之上。

    而那柄水剑穿破云海之后,在云海深处遇到了一点朱砂。

    那点朱砂照映天际。

    那柄水剑横陈在云海,没入那片朱红色云海,很快便化作水滴,洒落人间。

    宁圣的身影显现出来。

    叶长亭盯着他,杀意不减。

    云海里到处都是杀意。

    叶长亭似乎下一刻便要拔剑杀人,这样的情况谁都没有想过。

    宁圣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之前出手要杀朝风尘,是因为之前朝风尘已经杀了好几位道门修士,虽说那些道门修士不是沉斜观的修士,但是怎么看都算是道门中人,所以他才会出手,可是万万没有想过,竟然会招来叶长亭。

    叶长亭剑气四溢,已经惊扰得云层翻滚,此刻要是出剑,便是云海之上要大战了。

    这时候很快便有第二位圣人出现在远处,不往这边过来,想来只是为了看着宁圣和叶长亭,不让大战生出而已,并没有要生死一战的想法。

    叶长亭不曾退去,只是剑气瞬间席卷云海,已经将宁圣锁住,若是宁圣有什么异动,只怕便会有这绝世一击。

    剑仙出剑,向来不假。

    ……

    ……

    而此时此刻,叶笙歌背着李扶摇,已经临近聚雨城,身前无人,整个城门大开,街道上更是空旷,这场瓢泼大雨早已经被叶长亭引走,此刻的城中,不显半点阴暗。

    可是当叶笙歌临近城门之时,天上便又有一道金光落下,穿透云海,将城门附近的一片建筑尽数毁掉,城门轰然倒塌,烟尘四起。

    但在这道金光面前,都显得那么细微,金光太盛,让人不敢直视。

    而这道带着大道气息的金光,竟然目标便是叶笙歌那边。

    不知道是要杀李扶摇还是要杀叶笙歌,或是两个都要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