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

212 蚍蜉逆袭撼大树7    文 / Onepay 更新时间: 2020-03-02 06: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很快谭芪发现了这个隐蔽的山谷,回荡着强大的同类的气息,只是这股气息被掩盖住了,要是修为不够的人,根本发现不了,要不是谭芪自己是妖精,她也是发现不了的。

    那个男人,把余飞给踢成了重伤后,大笑着离开这个山洞,不是他现在不想动谭芪,而是他们打算先吃饱喝足了,然后再慢慢跟他们的猎物玩,想让要他们的猎物充满了恐惧,这样才有意思,被囚禁的时间越长,恐惧才会越深。

    谭芪开始释放了一丝自己的妖力去查看被掩盖了妖气的大妖在哪里,为了防止自己的异样被谭云溪发现,谭芪假装被吓坏了,然后闭上了眼睛,缩在谭云溪的怀里。

    谭云溪看着宝贝妹妹害怕的样子,心疼得不行了,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办法,余飞也晕了过去,他身上一点药都没有,这种被当成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谭云溪并没有像寒珏这群人以为的会恐惧,他只是无比的愤怒,然后是深深的无力感,然后眼睛四处的看,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就算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他怎么都不会屈服的,这些眼里明显的征服欲,太明显了,他谭云溪宁愿站在死,也绝不跪着求生。

    而这些人显然也是不会让他们活的,毕竟他现在是北倾的状元,余飞是探花郎,只要放过了他们,他们回去一定会找朝廷的,月夕公主一定会帮他们讨回公道的,毕竟在皇城抓人,就是在打月夕公主的脸面。

    而谭芪的妖识已经在整个山谷都看遍了,而让谭芪觉得有点好奇的是,这个山谷,好像对妖有些天然的亲近,她虽然是小心翼翼的放出妖识,但凭借寒珏几人的实力,显然应该还发现的,可他们却没有发现,好像她的妖力也被掩盖了一样。

    想要看看自己猜测是不是对的的谭芪,开始了冒险,用了一丝妖识到了寒珏的身边,果然,寒珏并没有发现,谭芪当然不会自恋的认为是自己的妖力太强大,所以很明显就是这个山谷的问题。

    谭芪开始没有顾忌的找遍了每个地方,终于在一片石壁的后面,察觉到了那丝强大的妖力来源,只是谭芪还没有走进的时候,就被石壁给弹了回来,谭芪根本没有防备,妖识就被伤了。

    躺在谭云溪怀里的谭芪,突然就吐了一口血,把谭云溪给吓坏了,他完全想不明白自己的妹妹怎么会受伤的,很是担心的看着谭芪:“芪儿,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你伤到哪里了?”

    谭云溪突然想起之前他们被那个金钟给困住了,如果谭芪受伤了,肯定是那个时候。

    “芪儿,别怕,有哥哥在呢,千万别怕啊。”谭芪的脸色很是难看,她之前为了保险起见,是释放的自己的妖识,妖识是一个妖最精纯的力量,一旦受伤,就是伤到整个灵魂,谭芪还从愿力所出来之后,还从来没有被伤得这么深过(忘记了被雪九伤害的那次,谭芪已经不记得雪九了)。

    看来妖是没有办法靠近那个石壁了,不知道作为人是不是能靠近那个石壁,谭芪在谭云溪把注意力全放在她身上的时候,突然偷袭了谭云溪,谭云溪顿时就晕了过去。

    谭芪把身上那些累赘的衣服给脱了,手上拿着一支簪子,开始小心翼翼的往石壁而去,在靠近石壁的时候,谭芪用了妖力掩护自己,到了石壁前,谭芪把妖力给藏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用手触碰石壁,石壁并没有攻击她,这让谭芪顿时大喜。

    现在已经天黑了,要是一般人根本看不清石壁上是什么,可谭芪不是一般人,还是看清楚了石壁上的图案,看起来好像是天然形成的痕迹,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谭芪是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痕迹,对妖有着克制的作用,越是强大的妖,越是受不住。

    谭芪的妖魂是寄托在原主的身上的,按理说,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可还是让谭芪觉得她的妖魂快要被这个石壁上的图案给震出身体。

    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再次传来一阵痛意,谭芪知道自己还是因为近距离的靠近了这个地方,而受到了伤害,连忙拿起簪子把那个图案给胡乱画了几下,整个图案就被破坏了。

    然后谭芪就眼睁睁的看着完好的石壁,开始出现了裂痕,强大的气息把谭芪给直接震飞了,这里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寒珏等人。

    几人连忙跑了过来,看到穿着一身里衣的谭芪倒在地上,衣服上还有鲜红的血迹。

    那个说要谭芪的人,看到谭芪这样一个小娃娃,竟然跑了出来,火冒三丈,顿时想要好好教训谭芪,让谭芪知道什么叫做臣服。

    就在几人对谭芪动了杀心的时候,石壁破碎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把跑在最前面想要抓起谭芪的人,给直接秒杀了,七窍流血,然后轰然倒地,然后那个人的尸体,就在所有人的面前,一瞬间变成了齑粉,风一吹,没了。

    其余几人吓得转身就跑,根本不敢留下来查个究竟,可惜他们跑的速度,跟不上身后的那道气息。

    寒珏在那道气息穿过身体的身体,此生从未受过的痛意袭来,还来不及惨叫,已经断了气,然后跟之前那个人的遭遇一样,变成了齑粉。

    看着那道气息,继续往前面的山洞而去,里面是谭云溪和余飞。

    谭芪连忙打出一道妖力,阻止那道气息,这道妖力谭芪是用是十成的能量,果然拦住了那道气息。

    谭芪只听到一道沉重的声音:“我要活人,我要活人,你这个小妖,好大的胆子。”

    “是我放出了你,你欠我一个人情,山洞里面的人不能杀,否则我就跟你拼了。”谭芪已经把狂战留给她的那丝神力准备好了,那是一个小世界的大能的能量,要杀一个大妖,还是可以的,这算是谭芪的保命的手段,虽然她是妖,那道神力只能发挥十之一二,之前也因为给了谭云溪一部分,现在更弱了,但大能的神力,哪怕只是一丝,也能让眼前的这个大妖死无葬身之地。

    那道气息,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察觉到了谭芪要跟他拼命,而他也有些看不透谭芪,眼前的小孩,明明是人类的身子,但却只是个寄居在人类身体的小妖而已,但他自己的能量,他很清楚,他为了打破石壁,可是用了五成的能量,却只把眼前的小妖给打吐血了。

    倒不是他不愿意打出十成的能量,而是他被困了千年,能量被抹去了不少,现在实力大减,而刚才吃了几个人,还是修真界的人,还是实力不弱的人,稍微恢复了一点,但他刚才攻击那几个人的能量只有三成。

    他打破了石壁,身体比之前还要虚弱一些,能发出的能量肯定要少一些,但那几个实力不弱的人,连半招都接不住,就化成了齑粉,而眼前的小妖,竟然能打中他的攻击,如果一次是巧合,两次就绝不可能是巧合了,眼前的小妖肯定是有自己的手段的,不然也不可能毁掉眼前的阵法。

    这个山谷,不是没有过其他的小妖来过,可没有谁发现过他,更没有哪个小妖能毁掉眼前的阵法,就算是不少的修真界的人,也无法破坏掉这个专门用来抑制他能量的阵法的。

    他还记得,当初封印他的人说过,这个结界无论是什么人什么妖,都打不开的,会把他生生的耗死的,他很甘心,他时刻都在仇恨着,记恨着,他要为他的主人报仇,要跟那些仙界的人复仇,可惜他还是太弱了,现在好不容易出来,对于看不懂的人,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妖,你给老祖宗接着,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就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从头到尾,谭芪就没有看到过这个大妖的样子,甚至连这个大妖是什么妖都没有看出来。

    可让谭芪觉得很奇怪的是,她总觉得眼前的大妖的说话方式,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而她竟然能发现这个被囚禁封印的大妖,在放出这个大妖的时候,心里并没有担心过会不会引狼入室,心里莫名的觉得这个大妖,她并不害怕。

    当时的第一反应好像是只要这个大妖出来了,她就会不用暴露身份,毕竟她现在的能量还很小,要是她杀了这些岐山剑宗的人,那么岐山剑宗的人,在死的那一刻,一定会把她的样子,给传回到岐山剑宗。

    所以谭芪才想到的是借刀杀人,这样这些岐山剑宗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留下她的任何气息。

    等现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谭芪顿时就下出了一道冷汗,她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当时要是没有拦住那个大妖,就算是谭云溪不会死,余飞也会死的。

    吐过几口血的谭芪,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迹和脏乱,在看着晕倒的谭云溪和余飞,也有些头痛,到时候怎么说。

    不过那些岐山剑宗的人已经死了,她想怎么说都可以,谭芪把两人给搬出来山谷,然后找了个大路,倒在地上,身上脏兮兮的。

    很快三人就别人给发现了,是一只走商的队伍,谭芪全程都是装晕的,而谭云溪和余飞是真的晕了,那个商人还算比较心善,或许也是看到了几人身上虽然脏兮兮的,但身上穿戴都不是俗物,就知道几人的身份不简单,不然一路上,见过太多的受难的人,也不见他都救了,不过谭芪并不介意这个人有所图,有所图,才会真的对他们客气。

    谭云溪三人失踪了一晚的事情,已经在皇城中闹开了,还是谭云溪的另一个同窗,看到谭云溪和余飞一直没有上来,有些奇怪,然后禀告了他们的恩师吴大人,吴大人连忙请求了王爷派人去看看。

    然后就发现,谭云溪三人始终了,楼下的人,没有发现他们出去,但他们也没有上来,三人就这样凭空失踪了。

    而王府的人,显然是发现了寒珏几人也不见了,联想到谭芪那个漂亮的小姑娘也不见了,想起不少的其他地方的传闻,顿时脸都臭了,他们尊重岐山剑宗,愿意热情款待,不代表他们可以打他们的脸。

    更何况这里来的不过是几个不算很重要的弟子,比起他们的公主,是关门弟子,简直就是小儿科。

    不过这件事,王府的人,并没有宣扬,毕竟现在没有证据,也不能得罪岐山剑宗的人,但这件事王爷还是进宫给皇帝说了,也就是月夕公主的父皇乾德帝。

    乾德帝一听,大怒:“放肆,竟然敢在皇城堂而皇之的抓走咱们的状元和探花郎,这是找死呢,来人,赶紧给公主传信。”

    而寒珏几人死的时候,岐山剑宗几人的命灯灭了,而他们死的时候的回溯镜什么都看不到,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杀他们的凶手,而且还是顷刻毙命的。

    五长老大怒,他的弟子,不过是到都城去监视谭家的嫡女,怎么会死得这么利落,而且虽然他是这个岐山剑宗资源最差的,寒珏也不是最厉害的关门弟子,但也是嫡传弟子当中的翘楚,就算是跟关门弟子过招,也不会是一招毙命,连凶手都看不到,而且他们几人的命灯是同时熄灭的,也就是说有人,在一招之内,杀了好几个人,速度之快,本事之强。

    五长老的道侣,看到自己的侄儿死了,当场就拔剑准备去都城找到凶手,而且认定了凶手肯定是谭家的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岐山剑宗的人,也接到了月夕公主的传信,质问他们的人,为什么要在皇城带走他们的北倾的新科状元和探花郎,是不是不把她们巫山茯苓宗放在眼里,在她的茯苓宗的地盘肆意闯入,还抓人。

    灯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