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

243 当家主母10    文 / Onepay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要是谭芪在这里,一定会说:看看,这就是当你有实力了,哪怕你放得屁,都有人说是香的,你做错了事,都有人帮你开脱,错都是别人的。

    谢雪到底是小孩子,被大伯父家的姨娘给讽刺了,脸一下子就红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谢安很是不喜谭水仙的两个孩子,小家子气,可要不是为了能笼络住谭芪,他是真的不想跟眼前的这两个不讨喜的孩子在一起吃饭什么的,当然,那些嫁妆银子,他还是很稀罕的,毕竟要是有了这笔钱,他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

    “小孩子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吃饭吧。”谢安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谢雪眼里本来是有些光的,也渐渐的褪去了。

    -------------------

    终于到了谭芪出嫁的时候了,因为嫁妆实在是太重,金管家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几个镖局的练家子来抬,走得十分的整齐,气势那是相当的足。

    而谢家来迎亲的人,到了谭芪的院子的时候,真的是眼睛都看直了,不是因为他们眼皮子浅,相反,他们很有钱,但是谭芪院子里面的好多花,都是很珍稀的那种,就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可在这里,就是到处都摆着。

    还有那个在外面那个叫做年年的丫鬟,可以说比他们见过的所有贵女都要漂亮,这样的绝色,竟然只是新的谢二夫人的丫鬟,要知道,这个时候的丫鬟,大多数都会成为爷们的通房,要不是现在是迎娶正妻的场合,他们一定会大肆的恭喜谢安艳福不浅。

    而这时其他人也都对谭芪好奇了起来,能让这么美的姑娘做丫鬟,那么这个小姐,也肯定是非常美的,要不然是为让这个丫鬟来衬托自己有多丑吗?

    还有那个金管家,一生正气不说,身上还有读书人的儒雅,眼神更是敏锐,一看就不是个好欺负的,顿时这些人也明白了,为什么谭芪这样一个孤女,能手握这么多的财产呢。

    谭大爷当然看到了这些人眼里的各种想法,他是实诚,但不傻,尤其是看到那些人看待年年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然后又把那种目光移到谭芪身上的时候,他是气愤的,不过在金管家的注视下,那些人立马就规规矩矩了,谭大爷总算是放下心了。

    他回来之后,是金管家招待他的,跟金管家说了一席话之后,他才发现妹妹的管家,有大才,就算是一方父母官也是能做的,只是可惜了金管家是奴籍,但由此更让谭大爷觉得,金家很不平凡,要不然,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为奴。

    谭芪上了花轿,绕了整个北城,才到了谢府,谢府的宾客,也在看到了年年的时候,差点失礼,实在是这个丫鬟太漂亮了。

    大家看谢安的眼神都有些隐晦了,羡慕谢安的好命,娶了个金娃娃不说,将来还有一个这样气度和才貌都不缺的通房丫头。

    谭芪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但好像所有人都默认了年年会成为通房丫鬟,年年当然看到了这些人的目光,毕竟是青楼即将推出的花魁,眼神毒辣得很,不过年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被谭芪送给谢安做姨娘。

    毕竟谭芪花了这么多钱买下她,就是为了享受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要是她做了谢安的姨娘,那谭芪的脸面可就不好看了。

    柳青青,本来就因为谭芪的嫁妆还有现在盛大的嫁妆,而觉得无比的心酸,在看到了,气度明显不输她的年年身上,危机感太深了,她很怕年年来了,她会失宠,毕竟柳青青很清楚,她之所以受宠,跟她身上的气度和见识才华分不开,女人有时候的直觉是相当的准确,谢安真的被年年给吸引住了。

    不过想着年年早晚是他的人,他不用着急,只要把谭芪给笼络好了,以后不管是钱财还是美人都是他的,没想到,他竟然就是人生赢家啊。

    看看他的两个妾室,都是大家闺秀款的,想想就觉得美,谭芪感应到了谢安的想法,鄙夷的在红盖头下面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想得美呢,年年可是她花大价钱来冲门面的。

    到了晚间的时候,谭芪早已经换下了身上的喜服,穿上了常服,手上拿着鞭子,等着谢安的到来,谢安不知道,谭芪嫁进来了,他的好日子到头了,别以为害死了谭水仙,还有原主,不需要付出代价,谭芪已经决定了,一日照三次抽谢安的鞭子。

    年年看着谭芪手里的鞭子,笑了起来:“小姐,您这鞭子,可是花了好多钱的,也不知道谢二爷能不能承受得起这样贵重的鞭子呢。”

    别看年年,好像在说着担心的话,但随后,年年就从一个柜子里面,翻出了一个府里的洗衣婆子用的洗衣板,听小姐说,这是给谢二爷跪下的道具,说实话,年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去,把咱们院子,全部用夜明珠给照得明亮一点,然后把那些下人都给我叫来,老娘今天可是要立威的,不然以后就不好收拾人了。”

    年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折腾自己夫君的人,眼里已经闪过了小星星,连忙点头,把早就用小玻璃瓶装好的几十颗夜明珠给陪嫁一起来的小丫鬟给挂上了,顿时整个院子都亮堂得不行。

    谢府的人,看到谭芪的大手笔,嘴巴都长大了,天啊,他们知道二少夫人有钱,但竟然把别人家当成传家宝的夜明珠,拿出来当成照明的,这也太奢侈了吧,也不怕大晚上太亮了睡不着?

    小玻璃瓶上都有黑色的布,要是晚上要休息了,就把黑布拉下来,就黑了,当时谭芪让人这样做的时候,就算是知道自家小姐巨富的金管家,也嘴角抽了很久,他好像真的跟了一个富得不得了的主人啊,以前他要是看到这些东西,一定会小心谨慎,然后几天几夜睡不着,现在到好,已经彻底免疫了,看到黄金都已经没有感觉了,就跟石头一样。

    金管家现在有些愁,照着他现在这样的想法,以后是不是看到任何的宝贝,都不会心动了,之后又有些幽怨的看着谭芪,以后要是谭芪不要他了,他可怎么办哦,其他那些穷鬼主家,他真的看不上了,当然,金管家甚至有些阴谋论,谭芪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对这些免疫了,以后不管谁想要收买他,都收买不动了。

    没看到那些宝库里面的东西嘛,说得难听点,就算是他随便拿出来几样自己玩,谭芪还会说:“没出息,这点东西有什么好玩的,多拿点。”

    到了闹洞房的时候,很多人都来了,想要看看新娘长什么样,毕竟丫鬟那么好看,小姐的模样,越发的让人好奇,他们打着灯笼,往新房而来。

    只是快到新房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个跟白昼一样的院子,就是新房?

    等所有人到了的时候,看到到处挂着的夜明珠,再次被震撼了,哇靠,就算是皇室众人,都不敢这样玩,谁家的夜明珠不是宝贝,这二少奶奶倒好,当成路灯。

    谢安的酒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就醒了,看到这些夜明珠,谢安,突然有些生气,觉得谭芪实在是太不懂事了,都已经嫁到了谢府,这些好东西,竟然不知道给府上的宝库给收起来,竟然这样大摇大摆的当成路灯,真是个败家娘们。

    本来就是喝了酒,就算是就快醒了,但思维也是跳跃的,再加上旁边有人在酸溜溜的说话:“谢安兄,可真是好命啊,这些别人家的传家宝,竟然被这样暴殄天物,真是豪富啊。”

    谢安脑子一下子就冲了一股热气,对着门内大喊:“谭氏,谁让你把夜明珠拿出来当路灯的。”

    谭芪本来是打算就在屋里打谢安一顿的,没想到谢安这个混账,竟然管天管地,竟然管到她炫富的事情上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年年看着谭芪的脸色不好了,顿时在心里无限的同情谢安了,真是可怜,自家小姐,最讨厌别人指责她炫富了,这下恐怕惨了。

    “年年,去,把门打开,既然他不要脸了,那我就好好在外面的人面前踩一踩他的脸,真是不打不知道锅儿是铁做的。”

    年年连忙殷勤的上前去开门,说实话,她也很想看看自己小姐甩鞭子的样子。

    谢安,吼完,就有些后悔了,当然不是后悔吼了谭芪,而是不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脸,他好歹是贵公子呢。

    结果就看到谭芪穿着一身雪白的贡缎,头发也放下来了,那张跟谭水仙有五分相似的脸,但在谭芪身上,配上谭芪的气质,是冷艳的美,把谢安一下子就看呆了,他以为他是不喜欢谭水仙那张脸的,原来不是,他只是不喜欢谭水仙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而已。

    其他的人也看呆了,有的是因为谭芪的容貌,有的是因为谭芪身竟然穿着一身雪白,这还是新婚夜吧,竟然自己掀了盖头,还换了衣服。

    “姑爷,这是小姐给您准备的,你还是麻溜的跪下吧。”年年拿着搓衣板,放在了谢安的面前,有些可怜的看着谢安,这是年少轻狂啊,不知愁之味,今晚之后,谢安就会体会到,曾经他多么的幸福啊。

    谢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谭芪已经一鞭子甩在了谢安的腿上,谢安啪一下的跪下来,明明谢安的身边还有其他人,可鞭子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只落在了谢安的身上,一点都没有误伤别人。

    “今天就跟你好好的立一下规矩,让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在场的人,都看呆了,什么情况,做新娘的,连洞房都没有入,竟然就开始抽自己的丈夫了,这次婚宴,连江南的本部都来人了,不过这些人,早就已经跟金管家搭上了线,金管家送了五百万两给江南本部的人。

    那些人也是人精,当然知道,金管家不会无缘无故给他们这么多钱,虽然对于整个谢家来说,五百万两银子不算是很多,但也不少了。

    “不知道金管家可是有什么事情?”

    金管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是这样的,我家小姐呢脾气不太好,以前老爷和夫人宠坏了,什么都依着,受不得半点气,要是我家小姐受了委屈,发泄的时候,还请几位美言几句,当初没有看到。”

    同时,金管家还递过去一张纸,是江南的一支船队的契约书:“这是我家小姐,给族中长辈们的孝敬。”

    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之前的那五百万两是给他们这些来了的人分的,那契约书,才是给族里的东西,这已经不是大手笔了,是超大手笔,收了这样的好处,他们当然十分高兴的答应了。

    后来他们就知道了,原来谭芪受了委屈,那是要打人的,不过那人家是娇养得,发泄一些不是很正常,很多夫人小姐罚丫鬟婆子,也是要打人的,不过是谭芪自己自己用鞭子亲自抽而已,至于后来京城谢家的人,写信会老家想要休掉谭芪,从族谱上划掉名字,说谭芪是母老虎,江南的长辈亲自写信来骂人,人家一个这么孝顺贤惠的媳妇,对族中的贡献很大,不过就是脾气不好,这多大点事啊。

    谢安被抽了三鞭子,膝盖更是痛得钻心,直接晕了过去,那些跟着来看闹洞房的人,谭芪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相信各位不是那么大嘴巴的人吧,喜欢到处把别人夫妻之间的闺房情趣当成笑话说出去的吧。”

    虽然只是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在眼里,就好像是被什么煞神给盯上了,背上竟然冒冷汗:天啊,这是什么母老虎啊,太吓人了,这分明就是要人命啊,哪里还敢说,免得被这个女人给报复,谁让人家巨有钱。

    灯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