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秣马南宋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河北东路安抚使    文 / 湖樵散人 更新时间: 2019-12-03 08: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河北东路安抚使

    既然这些殿前司禁军已经归石斌统辖,石斌当然不会再让这些身强体壮装备精良只是缺少实战经验的士卒做炮灰,很快便将他们从一线撤了下来,而将那些明显和他不是一条心的将领和其部队则被派了上去。

    如此打法让那些和石斌不是一条心的将领后悔不已,于是又纷纷来石斌这表忠心,只希望手下士卒少折损些,不要让他们成光杆司令。只不过石斌不吃这套,该牺牲还是要牺牲,而且首先是牺牲那些不是一条心的家伙,否则没法向手下交代。

    那些将领即使满心委屈却也不敢不尽力,因为已经有殿前司禁军将领被贬的例子在前摆着。殿前司禁军的将领靠山都很硬,如此都能被石斌一句话给贬谪何况他们这些杂牌军的将领?石斌一个怒就贬谪俩禁军将领,他们这些杂牌如果不听话恐怕就不仅仅是被贬多半是罢官甚至杀头了。

    在这样的压力下,河北东路剩下几个州在一个月内全部光复,至此,河北东路全境回归大宋。

    “皇上,臣有事禀奏。”石斌非常规矩的对理宗施礼道。

    “石爱卿请说。爱卿不必拘礼,请坐。”

    “臣不敢。”石斌佯装惶恐的说道,“臣还是站着舒服。”

    “好吧,那爱卿想坐之时再坐,不必拘束。爱卿有何事禀奏?”

    “是一个大好消息,河北东路全境光复,如今长城以南再无元人了!”石斌笑道。

    “石爱卿是说燕云十六州已经全部都收复了?”

    “皇上,确实如此。只要好好加固一番,元人休想再随意进出我大宋。”

    这样的好消息让理宗非常高兴,并细细询问起石斌具体情况来,似乎忘了眼前之人是个挟持他的奸臣。

    了解够了欢喜够了之后,理宗冷静了下来。他面临一个很尴尬的问题,任命谁为河北东路安抚使。如今河北西路实际上是由王三这个沿河制置使统领,河北东路的统治权理宗并不想也交给他,即使他与石斌已经‘反目’。

    如今的理宗非常了解石斌,知道石斌一定会想办法将河北东路的统治权争取到手,而他又没有好的应对之策,只好借口疲惫需要休息将石斌暂时支开。

    虽然挟持了皇帝,但石斌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只能按照他口谕离开帐篷让他休息。

    回自己的帅帐只后,石斌开口道:“许风,没想到皇帝还挺厉害,居然借口要休息将我给支了出来,让我都没机会开口争取河北东路的统治权。不过也好,或许我不该这么急着向皇帝要河北东路的统治权,得先让河北东路真正归顺后再说。”

    “大人言之有理,毕竟河北东路刚刚归顺民心不稳,多年未归王化恐怕都未必认同大宋统治。若是大人此时要了统治权,一旦有过便会首先要您担着,这笔账不划算。”许风说道。

    “呵呵,许风,你倒是适合当商人,比两位夫人并不差啊。”石斌笑道,“看来我暂时是不要这统治权的好,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空着,总要有人出来担这责任。”

    “大人,卑职有两人可供大人选择。”许风说道,“一人就是王三,另一人是马光祖。”

    “王三?不合适。之前皇帝已经后悔让他当这沿河制置使,若是在治理河北东路上出岔子,岂不正好给了皇帝贬谪他的借口?马光祖的话···此人当过沿江制置使,肯定能掌管河北东路,但是不知他是否支持我。”

    “大人,马光祖为官清廉,很适合当这河北东路安抚使。若是大人担心他不支持大人,卑职还有两个人选,只是他们未必肯来。”

    “何人?”

    “程元凤和江万里。”许风说道。

    听了许风的话后石斌明白了他的意思。程元凤和江万里的确未必肯来,之前自己与二人有过约定,只要宋廷不负他他就不负大宋。如今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严格说来已经违背了诺言。但理宗临阵换帅也非常不厚道,所以石斌这样做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许风,我写两封信,你派人送给程元凤和江万里,看看他们的态度。若是他们坚决不肯来帮我,那我们再考虑马光祖和王三。”

    这个方案许风非常赞同,并提议要石斌措辞柔和些,不要告诉程元凤和江万里二人他石斌已经担任殿前司都点检、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和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成了三衙总管。先将二人骗来河北东路再说。

    二人收到石斌的书信后都欣喜若狂,都想来河北东路任职。因为汪立信与程元凤虽然和睦不少但是依然有些隔阂;江万里虽然与贾似道无隔阂但还是不喜欢有人在一旁指手画脚。

    在书信发出的第十天,二人便到了大名府来见石斌。而石斌在二人来之前也没去见理宗,只是将他晾在营中,自己则四处检查部队的修整情况。

    不想一个一个的麻烦,待程元凤和江万里来了之后石斌便将二人请入帐中聊了起来。

    “二位大人,如今河北东路也全部光复,咱们大宋算是能松口气了。”石斌笑道。

    “是啊,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了。这一切全凭石大人的神机妙算和手下的威武之师,否则这一切都不可能。”程元凤很肯定的说道。

    江万里虽然没这么说,但是那样子明显也支持程元凤的看法。

    “相信二位都知道我为何请你们过来,你们不会因为我同时将你们叫来而记恨于我吧?”

    “石大人将我与江大人看成何等样人?我们二人乃是至交,无论谁当了这河北东路安抚使,另一人都只会祝愿他而非嫉妒他。”程元凤笑道。

    “如此便好。我想问问你们对治理河北东路有什么看法。”

    “石大人,江某认为治理河北东路首先需要保证此地安全,需在长城沿线布置重兵防守。故而河北东路必须要有一位能征惯战的宿将镇守。仅仅我或者程大人恐怕不足。”

    “江大人说得很对,程某也认为该寻一员大将镇守此处,而且要同心同德才行。”

    “那二位大人有这人选吗?”

    二人对视一眼,江万里先说道:“下官认为吕文德大人可以,但是恐怕他不会愿意过来。”

    “下官认为王三大人就可以,不必找吕文德大人。”程元凤意味深长的说道。

    对程元凤的这个回答石斌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因为若是程元凤当上了河北东路安抚使,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不必担心王三和河北东路安抚使隔三差五起争执影响正事。也压根不用思考未必支持自己的马光祖了。

    为了不表现得太明显,石斌又问了个几个平常问题就将二人请出了帅帐。

    见到石斌一脸的喜色,许风笑道:“真是天佑大人,程元凤居然会说要王三当河北东路安抚使的话。瞧他那模样有些奇怪,似乎并不相信大人与王三反目。”

    “应该是没有相信,这样,晚上我们再去他那一趟,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做了这个决定后,石斌便不再想其它,而是躺到卧榻上休息只等夜晚降临。或许是感觉石斌不够机灵,贾玲与赛西施也有些好奇,于是到了帅帐之中一起休息。

    一会儿就到了晚餐时间,由于有正事,石斌等人也只是啃了几个馒头就去了程元凤的帐中。

    明显算定石斌几人会来,程元凤早早的在帐内摆下了四条凳子。这让进帐的石斌四人感觉很惊

    讶,都不觉佩服起程元凤的心思之细腻了。

    “大帅,二位夫人,许大人,你们好。”程元凤笑着打招呼。

    “好啊,程大人好厉害,似乎早知道我们会来。”

    “大夫人谬赞了,这稍稍一想就能知道,哪里称得上厉害二字?”

    “那程大人知道我们为何而来吗?”赛西施笑问道。

    “这个,确实不知了。”程元凤很诚恳的说道,“最多也就猜到与王三大人或者河北东路的治理有关。”

    “简单,告诉你一件事情而已。如今我不光是首相和枢密使,还是殿前司都点检、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以及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了。”

    这五个职位一个一个从石斌口中说出,让程元凤的身体一点一点变得僵硬。他很明白身兼此五职位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皇帝和宋廷都掌握在了石斌手中。

    “大帅,你怎么能···”

    “程大人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太过分?”

    “当然太过分了!大帅难道忘了之前对我的承诺?你这样挟天子以令诸侯与反叛何异!”程元凤怒吼道。

    “本官知道有些过分,但我觉得皇帝更过分。”石斌很平静的说道。

    听到石斌说‘皇帝更过分’,程元凤稍稍冷静了些,于是闭上嘴巴只等石斌说说皇帝到底过分在哪里。

    “程大人,皇帝在大战到就要成功的时候居然想临阵换帅,将京东东路安抚使吴潜调过来当统帅,你说他过分不过分?”贾玲冷笑道。

    “这···”程元凤无话可说。

    “一再的让我家夫君为他人做嫁衣裳,若是你你会受得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皇帝自找的!何况之前他对我夫君还起了杀心,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你也该知道这事。”赛西施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事程元凤当然知道,他一直密切关注着石斌的情况,借此来决定是否继续跟随石斌。而这件大事程元凤却不知道,算是给了他狠狠一击,让他思维有些迟钝了。

    若是皇帝如此对他,程元凤自问绝对会辞官回家不再为赵家尽忠,但也不会如此疯狂的挟天子以令诸侯。

    “程大人,石某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王三大人并未与我真的反目,一切只是一场戏而已,皇帝对此早有怀疑。如今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请你仔细思考还要不要当这河北东路安抚使。”石斌很认真的说道。

    既然王三与石斌是假反目,那李旭与石斌多半是也假反目。如此一来,大宋疆土有一半都在石斌手中。淮南两路安抚使贾似道又是石斌的岳丈,石斌一系的势力绝对已经无法撼动了。

    想到这些的程元凤无奈的笑了笑,只好退一步说道:“石大人,我愿意支持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是我的底线。”

    “说。”

    “不论皇上做什么,你都不能伤害他,也不能杀赵家人。”

    “不行。我可以不杀皇帝和他的至亲,但是那些宗室如果反叛我还是会杀无赦。”石斌不带任何商量的口吻说道。

    沉思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程元凤说道:“好,只要石大帅不伤害皇上,下官愿意全心全意为大帅治理河北东路。”

    和程元凤谈了之后,石斌见时候还早干脆又去了江万里的帐篷之中与他聊了此事。不出石斌所料,江万里激动万分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不齿,并表示绝对不会再帮助他。并且当晚就回了淮南。

    由于生死全在石斌的一念之间,理宗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石斌有关程元凤为河北东路安抚使的奏请。程元凤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河北东路安抚使,与王三一起治理河北东路。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