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第六百七十二章 这个世界的过往    文 / 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 2020-01-12 21: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走了月还在,青天君重新坐回到崖边,很快这边便有一道磅礴妖气生出,片刻之后,便有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出现在这里,老人身材不算是太高大,但看着极有威严,同他一起来到这边的,是另外一个老人。

    那个老人一样的有一身磅礴气机,整个人十分高大,看着好像有一丈左右,看着便像是一座小山,很有压迫感。

    两位沧海大妖,同时出现在青天君身后,青天君没有去看他们,只是扭了扭脖子,继续看着那海面的一轮明月。

    这两个老人的样貌极其普通,若是让妖土的那些妖修见过,肯定都没有一个人能认出来,但是要把这两位的名字报出来,便真的要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个子不高的这一位叫做撼山,个子很高的那一位叫做星夜。

    再加上已经离开人间的那位血河妖君。

    这就是妖土里年龄最长,辈分最高,威望最浓的三位妖君了。

    当年朝青秋才入沧海不久,经常在妖土里挑衅大妖,便是找到这几位,在那片海里,撼山妖君和星夜妖君还被朝青秋斩成过重伤。

    这两位妖君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是为了谈论大道,为了在沧海里走的再远一些,为的是在沧海里活的更久一些,再加上血河妖君,他们三人便是极好的朋友,只是时间仍旧是最大的敌人,血河妖君抵不过,便先离开了人间,而他们的寿元也差不多要走到了最后,在人间也看不了几天星光和月夜了。

    撼山妖君站在青天君身后,想着之前看到的青槐,微微笑道:“你的那宝贝闺女好像是很担心你。”

    星夜妖君附和道:“难不成她还以为我们这两个加起来过了超过两千年的老头子是要带你去送死不成?”

    青天君揉了揉了脸颊,他脾气还算是不错的那一类人,脾气不好的时候,都是有人惹到他的时候,现如今这两个辈分如此高的人,只要出现在他面前,他便得礼待,自然也生不出什么脾气来。

    “两位前辈,若是喜欢,自己去生一个。”

    撼山妖君哈哈大笑,连带着星夜妖君都有了些笑意,他们这两个老头子,想诞下子嗣也没有这个可能了,毕竟这年纪和境界都已经摆在这里,要诞下子嗣,只怕和破开沧海境界,是一样的艰难。

    青天君站起身来,转头看着这两位前辈,轻笑道:“两位前辈准备好了?”

    撼山妖君眼睛里满是沧桑,他说道:“我们两个人可能不会回来了,但是一定会把你送回来的,你不用担心。”

    青天君揉了揉脑袋,不说话。

    星夜妖君更是直白,“我们这两把老骨头要是没了,你记得对那些后人照拂几分,你师父和我们是故友,我们也是把你当做后人看待的。”

    撼山星夜和血河妖君三位,关系一直十分紧密,这种事情不用多说。

    青天君点点头之后,只说了一个请字。

    撼山妖君率先落到海里,然后便是星夜妖君。

    悄无声息。

    青天君就在后面跟着。

    三位大妖潜入海底,并不是为了对北海的鲲做些什么事,而是为了一件别的大事。

    在漆黑的海底里缓行,三位大妖都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当年北冥破沧海,我们不是没想过出手,只是北冥一旦离开北海,要惊动整个妖土,妖土乱起来,代价要比我们多出一位沧海大得多,所以那件事,我们只是选择看了看。”

    这句话说的很直白,也很残酷,这种事情,只要他们做出选择,便会有不同的结局,是北冥从鲲成鹏,还是身死道消,其实当时都不在任何人身上,就只是在他们两个人的取决上。

    青天君默不作声。

    这种事情怪不得旁人。

    现在提起这种事情,也只是因为来了故地,所以有些触景伤情而已,并非是生出了别的心思。

    这种事情,青天君摸得清的。

    而且一定是很清楚。

    “北冥若是不遇到朝青秋也有云端圣人出手,结局大体没有什么变化,我让他不要这么急,他没有听我的,自己有自己的打算,这谁也不能说什么。”

    “自由这个东西,到底是谁都想拥有的,可是即便是境界到了朝青秋这个地步,也无法拥有真正的自由。”

    星夜妖君本来是在沉默的前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张口说了句话。

    自由这个东西,说不太清楚。

    三个人在海里走了很久,才在某处极为深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也很是漆黑,即便是青天君这样的大妖,也看不到这里的景象。

    直到撼山妖君从怀里拿出来一颗明珠,青天君才看到了前面的光景,原来前面是有一扇青铜门。

    青铜门上面有很多花纹,却都不知道画的是什么。

    看着有些像是妖兽,百族妖兽。

    “这是……”

    即便是青天君,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白茶算是这妖土消息灵通的人,但是他绝对不会知道这里的秘密,这里的秘密,一直都只有妖土境界最高的人才知道,当初有妖帝的时候,知道此地的,只能是妖帝,即便是改朝换代,面对敌手,妖帝也会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下一任妖帝,不论是不是敌人,都会如此。

    妖族最后一任妖帝是武帝,妖帝在莫名暴毙之前,也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了某位境界深厚的大妖。

    这样秘密便一代又一代的传了下来,传到现在,正好便是撼山妖君和星夜妖君共同知晓。

    他们快要离开人间了,妖土里最强者便该是青天君了,因此这秘密便该让青天君知道了。

    撼山妖君看着这一扇青铜门,感慨道:“知道这个秘密,也有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了,还真的是谁都不愿意有用到的一天。”

    青天君还是有些迷惑。

    星夜妖君说道:“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

    ……

    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这个世间的妖族和人族一起出现在了这片土地上,很多修士都觉得妖族和人族原本起源是一样的,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但不管怎么说,单从形态上来看,还真的有些不同。

    妖族强在身体,人族强在脑子。

    两个族群同时出现在这片土地里,最开始妖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虽然妖族那个时候没有智慧,但是人族那个时候很弱小,所以人族便成了妖族的食物,那是人族很悲惨的一段过往。

    直到很多年之后,有人摸索出来了修行之法,人族开始开发自身的潜力,他们开始能够修行,他们从修行里获得了绝对强大的力量,那些力量能够让妖族感到惧怕。

    人族和妖族的形势开始发生改变,很多妖兽都被人族捕杀,除去一些血脉实在强大的族群,几乎都不是人族的敌手。

    眼看着这样下去,妖族便会被灭族的时候,妖族有一头妖兽萌发了灵智。

    “那就是妖祖。”

    星夜妖君平静而认真的说道:“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便是妖祖。”

    人族的起源有人祖,妖族自然也有妖祖。

    “那位妖祖是一条龙。”

    青天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了龙族,龙族灭亡的时间,至少也在数万年前,别说是他,就是这个世间,任何人都没有可能看见过龙。

    “我们一直这样认为,妖祖是那个时候很多妖兽的后代,也只有这样,才会有很多别的妖兽身上的特征,也才会萌发灵智。”

    星夜妖君严肃道:“妖祖让妖族知道了什么是修行,他让妖族保住了立锥之地。”

    那个时候的妖族已经被人族逼到了北方的这片妖土里,这里的环境不如山河,所以人族不愿意在这里定居,而妖族天生身体便要强大很多,所以能够在恶劣的环境里生活。

    但即便是这样,每年都会有人族修士深入妖土斩杀妖兽,想要彻底灭亡他们。

    这个时候妖祖诞生了,他不知道怎么便有了变化,成了人形,去山河学到了修行之法,再改良了一番,便传到了妖兽中,这些妖兽学了修行的法门,很快便强大起来,强大起来之后,整个族群自然也会强大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让人族开始恐慌,开始有人族修士要去斩杀那位妖祖。

    但是那妖祖的血脉极其强大,真的没有几个人敢说能够斩杀他。

    所以直到最后都没有人能斩杀他。

    妖祖虽强,可也是一人之力,不能让妖族摆脱困境,只能让妖族继续存在下去。

    只要活着,便有机会。

    这样艰难的日子一直过了很多年,直到某一日,妖族有了除去妖族之外的第一位沧海。

    沧海不知道是谁定下的,但是在这个世间有修士开始,便有一件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就是越过了那条线,便要离开人间,那是个更美好的世界,口口相传,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描绘那个世界的好。

    因为见过那个世界的,都离开了这个人间。

    听到这里,青天君想起了朝青秋,他肯定是见过那个世界了,但为什么又回来了,最后为什么又选择了离开了人间。

    要是朝青秋还在,肯定是第一个知道那个世界长得怎么样的人。

    可惜他不在。

    过了沧海便要离开这个人间,那么沧海便是人间最强战力,这一点肯定没有错。

    所以当一方出现了沧海战力的时候,天平便要倾斜,不管是朝着那方,都不会一样。

    沧海的多寡,便决定了整体的战力,也就是说,沧海才是判断战力的根本。

    妖族多了一位沧海,形势便要变了。

    “那个时候,我们差点便打回到了山河那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妖祖离开了人间,他死了。

    他是妖族历史上最重要的人,但还是敌不过时间,还是死了。

    “所以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撼山妖君说道:“妖祖的死,让妖族上下都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他们第一次意识到死亡的可怕,所以才滋生出了要长生的心思。”

    长生便是那个时候生出来的。

    星夜妖君说道:“此后的山河和妖土,大致维持均势,便算是相安无事。”

    在整片土地的历史里,妖族和人族发生过几次重大的战事,都是因为某一方出现了沧海修士陨落的情况下,只是不管是哪一次,都没有一边能够彻底击败另外一边。

    但是灭亡对方,一直都是他们在坚持,且想着要实现的。

    “大概万年前,人族陨落了两位沧海修士,于是那场大战又开始了。”

    万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人族陨落两位沧海,实力一下子便弱了下来。

    这个时候正好是妖族的机会,所以一场大战便发生,大战发生,是全面战争,但真正的胜负,还是在各自的沧海战场上。

    当时妖族占据着优势,已经斩杀了两位沧海,人族的实力已经不复当初,只要再努力一番,便能拿下最后的胜利,可谁知道,这个时候,有个人入沧海了。

    “那是天地间第一位剑仙,人族或许愿意叫他剑祖。”

    剑祖是天地之间的第一位剑仙,那个时候的山河里,三教的修炼体系已经定下,世间的修士只能是三教中人,从来没有别的,直到剑祖的出现,他从一个普通的武夫一步步走到了沧海里,就只用了一柄剑。

    “剑士存在真的是这个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沧海,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偏偏要更厉害一些,他们杀起人来,要更简单一些。”

    星夜妖君和撼山妖君,以及青天君都没有见过那位剑祖,但是他们都和朝青秋打过交道,知道剑仙的可怕,朝青秋再如何惊艳,只怕也就是和当初的剑祖持平,剑祖的横空出世,便打破了平衡,妖族的大好局势,就这样没了。

    那一场大战,人族损失三位沧海,妖族三位,这三位都是那位剑祖斩杀的。

    可怕的事情不是人族出现一位剑祖,而是出现了一位剑祖,便出现了之后的剑仙们。

    有了剑祖,便有了剑仙们,这句话没有半点问题。

    “那是妖族又一个黑暗的日子开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