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泰阿剑魂

第九十九章 珠儿之心    文 / 襄城子雨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裴映雪见了,随后就冷笑了:“大王,别忘了你还要去秦国的质子主持婚礼,这是你的事情,而且,你必须给秦国王子嬴政道歉,否则,咱们公主殿下就不高兴了!”

    “是,是,是!仙子放心,仙子放心!寡人马上就去!唉,这小子比我还浑,他这是要给我赵国招灾啊?秦国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还请仙子为我赵国多说好话,请公主殿下宽心,决没有下次了!”赵王已脸色苍白,浑身打颤了!

    想去质子府时,却发现走不动,才行了两步,就倒在地上了!

    裴映雪赶紧令侍卫将他扶起来,才冷笑说:“好了,大王,这事儿目前就到此为止了,赵国要好自为之,如果王子佳再敢胡来,那,赵国的王储就该换人了!”

    这时,她已看见了王子佳,故意提高了声调!

    那王子佳自然不爽快了,正想说话时,裴映雪又笑了:“我们公主殿下说了,你不再是我们的徒弟了,好自为之,如果敢为非作歹,哈哈,休怪我们不客气!什么王子之类的头衔,在我们面前只不过是垃圾而已!你就不要出席我们政儿的婚礼了,嘿嘿,王子佳,先学会做人吧!否则,赵国必然毁在你小子的手里!”

    说完,她已冷笑而去,而且,从空中飞去的!

    她要故意给赵王父子一点颜色,所以,根本没留任何情面了!

    果然,那赵王见了,随手就给了王子佳一个大嘴巴,冷笑道:“你小子真是出息了,你有种,以后,你自己去抵挡秦兵去!记住了,秦国已有百万之军队了!”

    “啊!”王子佳闻言,已面如死灰色了,也站不稳了,马上倒在了地上!

    先前整治秦国王子嬴政的快感,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侍卫将赵王父子搀扶起来,那赵王摇摇晃晃了一阵,马上在侍卫的扶持下去质子府给秦国王子嬴政主持婚礼了,连看都没看王子佳一眼!

    仿佛,早晨之间,这个原本在天上晃悠的王子佳,已成了他眼中的丧门星了!

    秦国质子府的气氛依旧热烈,丝毫没有受到先前的影响,反而,列国的王孙贵胄都来巴结秦国王子嬴政了!

    平原君赵胜已收到了王子佳羞辱秦国王子政的消息,也赶紧带了重礼来陪罪了,正好,碰上了急急忙忙赶来了的赵王,两人相视苦笑,都不觉叹了口气:赵国,还有好日子过吗?

    见了秦国王子嬴政,赵王赶紧陪罪了:“王子政,犬儿一时鲁莽,还请王子政多多原谅!”说完,就要下跪求情了!

    嬴政赶紧拦住他了,一脸微笑,似乎没发生过什么事情,笑道:“没事儿,我不记得了,哈哈,今天我大婚,请大王为外臣主持,一会儿我和珠儿给你敬酒,咱们要好好地敬你和平原君大人几杯!你们不醉不归,都要喝好了!”

    平原君还想再说几句时,太平公主已笑了:“吉时已到,请赵王为我们政儿主持婚礼吧!一会儿,我和哥哥也要陪大王、平原君大人喝几杯的!哈哈,这是政儿的好日子,一会儿大家都要尽兴,酒不够,我们再去搬!”

    “诺!多谢公主殿下,哈哈,咱们肯定不醉不归!新郎倌,快快把新娘背进来,该行大礼了!”众人开始起哄了。

    随后,婚礼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了,人们都在谈论两人如何郎才女貌,又一个个向秦国王子政恭维,一脸巴结,搞得嬴政竟像是秦王似的!

    这回,太平公主满意了,立刻拉着小寒就敬酒了,一连敬了两次,才休息了,笑了,不错,雪儿、心儿,今天做得很好!李真,你小子也辛苦了,来,本公主敬你!咱们一齐喝!

    “不敢,不敢!哈哈,公主殿下不怪小人,小人就万幸了,唉,说起来我今天也失职了,可没法子,人家人多恃众嘛,咱们肯定会有损伤!幸好,王子殿下忍了,否则,只怕就要血流成河了!”李真赶紧饮了,却一脸不爽快,似乎仍然有点不甘心!

    他一说,韩行烈、蒙恬的脸也臭了,都不爽快,都想说话,小寒却先说话了:“我们政儿大婚,咱们只喝酒,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哈哈,喝酒最爽快!这做人嘛,就该什么事儿都经历过才好!我看很好,我很爽快,妹妹,今天我要喝到七分哈,不准管我!”

    小寒的得意已一片得意,整个人精神焕发,有点像太阳,引得那几人的情趣也渐渐高了起来,一个个都热情地陪他喝酒了!

    气氛顿时更热烈,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他的热情,连战战兢兢的赵王、平原君也不例外,他们竟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些许的温度、柔软!

    刚才,他们的心情紧紧的,脸上的肌肉也紧紧的,几乎脸如死灰色,没有任何表情,任谁都知道,这二人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尽管,在主持婚礼时赵王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几乎不敢看秦国王子嬴政,幸好,他已多次主持过婚礼,才没有出错!只是那张脸,很不配合这场本来非常热闹的婚礼!

    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很失礼,偏偏没办法:现在,赵国已很危险了!

    王子佳一个愚蠢的决定,很显然,已重重地伤害了秦国的王子政,尽管,他表面看来笑容满面,但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会刻骨铭心!

    更何况,这个男人已经崭露头角了,他已打败过公子玄了!

    而且,他一直生活在逍遥居,那个天下间最传奇的地方!

    如此优秀人物,他日怎么可能不是人中之龙呢?

    所以,赵王怕了,平原君也怕了!

    人们自然同情他们的遭遇,也理解他们的心情,然而,其它五国之人,哪一个不幸灾乐祸?

    有赵国挡灾,他们的日子当好过一些了!

    所以,那些前来观礼的贵客一个个都心情不错,几乎在饮蜜糖了,每张脸都甜蜜得很,眼睛里只有正风华正茂的秦国王子,谁还会在意赵王、平原君大人的心情?

    他们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很给赵王、平原君大人面子了!

    夜色降临了,气温渐渐降了,客人们慢慢地走了!

    随后,就只剩下了赵王、平原君了!

    嬴政早就溜了,此时此刻,他哪有心情再陪这两个不知趣的人物?

    他的心早就飞到胡珠儿那里去了,尽管,她真的已近在咫尺!

    见两人还不想走,本来早就想撤的小寒、太平公主皱眉了,可,他们又必须陪此二人,小寒就笑了:“哈哈,梅儿、若曦,你们几个再去给我弄几个小菜,本王爷再陪赵王、平原君大人喝几杯!”

    他向来热情,心里虽然不爽快,但却不愿意自贬身份,赶紧吩咐林雪梅她们了!

    赵王、平原君自然脸色尴尬了,想说话时,又无语!

    平原君叹了口气,才苦笑了:“韩将军,啊,不,王爷,不知道王子佳与王子政之间的小过节能不能化得过去?”

    “他们有过节吗?前几天不是好好的吗?哈哈,我不知道啊,什么事儿啊!”小寒故意装糊涂了!

    这种事情能轻易说得出口吗?

    嘿嘿,平原君,这回,看你小子如何解局?都说你八面玲珑,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太平公主闻言自然爽快了,抱着小金,亲了小寒一下,才躺在他怀里了,却立刻吩咐禇心斟酒了!

    平原君以为他真不知道早上发生的事情,又叹气了,说完,才简要地叙说了一遍王子佳的“恶作剧”,随后才说:“唉,我们也知道王子佳太过分了,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游戏,只不知王子政可否原谅王子佳?”

    “哦,是吗?还有这种事儿!心儿,去把珠儿、政儿叫来,咱们听听他们的意思再说!嘿嘿,我们嘛,喝酒最爽快!”太平公主似乎没当回事儿!

    竟端起来旁边赵王的酒杯,笑了:“这杯子有点脏了,心儿,给赵王重新换一个,这个嘛,我要用来喂我的小金喝酒了!”

    说完,果真用赵王的酒杯喂小老虎了!

    赵王虽然不爽快,但哪敢言语?只得笑了:“公主殿下请随意,哈哈!”

    禇心自然不敢做得太过分,随后,果然给赵王换了新酒爵,才笑了:“大王,还是新酒杯用起来舒服,哈哈,好了,本王妃亲自给大王斟酒!”

    什么意思?赵国的两大实力人物不觉陷入了遐想:难道,赵国的王储必须换人?由赵玄代替王子玄?

    可,这怎么可能?

    虽说王子佳此举荒唐、可笑,但,他却振奋了赵国人的士气,现在,连三岁小孩都在传说王子佳的“壮举”了,如此情形,换了王储,那赵国还安稳吗?

    “哎,咱们可没别的意思哈,你们可用不着瞎想!好了,赵王、平原君,本公主和我哥哥敬你们,哈哈!”太平公主转眼就是另一副姿态了!

    随后就和小寒一起致酒了,脸上又是柔媚一片!

    这下好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似乎一会儿云,又一会儿雨,然后,又晴了?

    这时,王子政、王子妃胡珠儿奉命来了!

    赵王赶紧起身,再度致歉,一脸惶恐,怕他们不高兴!

    “这事儿早就过去了,赵王,不必提了,好吗?嘿嘿,今天我大婚,珠儿,你没意见吧!”秦国王子嬴政的心思这会儿哪在这儿啊?

    胡珠儿自然更不在乎,却笑了:“哈哈,大王,咱们王子政哪会在意这些小事情?他嘛,今天的心思全在奴家身上了,不如,大王也早点回去歇息,如何?我们韩将军、太平公主似乎也累了!”

    她赶紧岔开话题了:她毕竟是赵国人,见赵王如此狼狈,自然也有点可怜他了!

    赵王一呆,正要说话时,平原君赵胜已完全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了,赶紧顺势起身,乐了:“是,是,是!我和大王考虑不周,大王,咱们告辞了!改日咱们再叙!”

    随后,赶紧一礼,拉着赵王就回宫去了!

    小寒叹了口气,才笑了:“这平原君倒是比赵王懂事,哈哈,你们去休息吧,我们还要喝一会儿,我的梅儿、若曦又做酒菜去了,浪费了可不太好!我才六分,我妹妹今天同意我喝到七分的,嘿嘿!”

    仿佛,喝酒才是此刻最愉快的事情!一切就都不那么重要了!

    此时,李真、蒙恬、韩行烈等人又进来了,蒙恬赶紧跪下请罪了:“臣无能,让王子殿下受委屈,请王子殿下治罪!”

    “治什么罪?该死的是王子佳!好了,此时以后再说,珠儿,我们该去洞房花烛了!哈哈!”嬴政越说越开心了,准备拉着胡珠儿就回房了!

    胡珠儿的脸红了,却赶紧说:“王子殿下稍待,咱们还没向韩将军、太平公主殿下敬酒呢!咱们敬完了酒,再回去不迟啊!”

    “嗯,这丫头真不错!哈哈,都是我们雪儿教出来的,很好,丫头,委屈你了!敬吧,咱们承让得起,哈哈,可惜,我们真公主不在这儿,可惜了!”说完,太平公主倒先不爽快了,似乎有点不悦了。

    小寒赶紧打了她的屁股一下,才笑了:“好了,敬我们也一样啊,真公主也是咱们的丫头嘛,敬酒吧!”

    这回,太平公主差点出错了,她赶紧甜一笑,正容端坐,等这对新人敬酒了。

    林雪梅端着酒菜过来了,笑了:“你们两个小子最好给我们公主、寒儿磕三个响头再敬酒,这是你们应该有的礼数哈!”

    果然,闻言那二人当真跪下给他们磕了头,才敬酒!

    两人顿时眉开眼笑了,一脸开心笑了,小寒这才满意了:“好啦,你们去洞房花烛吧,别管我们了,咱们随后就走!李真、蒙恬、行烈,你们三个可以在这儿多喝几杯,不过,不得打扰到这两个小家伙!”

    “诺!”李真等赶紧应了,都是一脸开心!

    嬴政早就迫不及待了,立刻拉着胡珠儿就溜了,去完成他的洞房花烛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