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惟吾逍遥

第八百八十四章:澄清玉宇    文 / 微斯人也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是你炼制的魔血?”

    四位大乘老祖看着刚刚被下了魔血的魔族实验体,面面相觑。

    那什么,这魔血的效果怎么看着……不比他们炼制的差啊?

    “咳……不是不比我们炼制的差,而是……比我们炼制得更好。”

    高逸老祖满脸复杂,天可怜见,他们并不是因为墨天微的修为而觉得她没可能炼制出效果极强的魔血,而是之前亲眼见过她那粗野得不忍直视的炼制过程,才有此质疑啊!

    “怎么这年头,剑道之上是天才,在其他方面也是天才不成?”即便是一直高傲的血皇,此时也不禁郁闷了。

    从当年墨天微的炼制手法就能看出,她是真的根本不通炼制之道,可这才几年过去?至少在这一方面,她的成果竟然还要胜过他们四人合力!

    稷离老祖是没有亲眼见过墨天微炼血全过程的,他惊讶只是因为没想到他无法攻克的难题竟被一个合体修士攻克了,惊讶过后就是浓浓的赞赏,“很好,虽然这种魔血的针对面有些狭窄,但是效果比起我们炼制出的那个要好不少,可否让我看看你炼制一次?”

    他觉得也许能从这个小辈身上获得些许启发。

    墨天微丝毫没有将高逸老祖三人那颇为尴尬的反应放在心上,面对稷离老祖的垂询,她感觉受之有愧,实话实说:“我只是误打误撞,论真材实料,可远比不得几位前辈……”

    几位老祖听得都有些脸红,他们并不觉得误打误撞就真能炼制出这么厉害的魔血,不禁为她的进步速度感叹,同时为自己修炼这么多年还没一个小辈感到惭愧,完全没将她的大实话放在心上。

    四人这态度让墨天微有些无奈,但又有些窃喜——没错,她虽然是个学渣,但是架不住运气好啊!

    “我这就再炼制一次。”

    高逸老祖四人连连点头,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他们对有真本事的人还是很尊重的。

    然而看完墨天微的炼制全过程之后,四人又不禁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得出来,墨天微的炼血手法确实进步了很多,勉强也能让人看得过眼,但相比于他们还差得很远。之所以她能取得比他们更进一步的成果,不是因为她撞了大运,而是因为她的研究方向与他们截然不同。

    虽然同是在研究“血脉崩溃”这一课题,但他们的研究方向局限在“通过炼制一种魔血,破坏魔族体内多种血脉平衡,进而导致血脉崩溃”之上——这与妖族常见的血脉崩溃有些相似,律熙老祖尤其了解。

    然而墨天微研究的,却是针对单一血脉的破坏性。

    简单来说,她通过炼血不断提纯某一种血脉,然后炼制出对这一种血脉而言堪称剧毒的魔血,令拥有这一血脉的魔族血脉崩溃。

    其实这种思路四位大乘老祖之前也想到过,并试验过,毕竟就算这样的剧毒魔血针对面很窄,但总归是有用的——可他们的实验并不顺利,不断提纯最后得到的血脉非常强大,想要破坏这种血脉困难至极,他们无能为力,只能放弃。

    四人都没想到,墨天微竟然真的有办法破坏它。

    “你是怎么做到的?”血皇第一个按捺不住,连忙问道。若是他也能拥有这种力量,等魔劫结束之后,也可以用来对付其他人嘛!

    墨天微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啊?什么怎么做到的,就是这么做的啊。”她并不觉得有哪里遇到了困难。

    等四人将他们在这个研究方向上折戟沉沙的原因一一道来之后,墨天微仔仔细细回想了好几遍炼制全过程,最终只能给他们一个回答:“啊,可能是因为我体质特殊吧。”

    那朵魔花不是善类,恐怕是以吞噬血脉维生,她继承了这种破坏力也是理所当然嘛!

    四位大佬:“……”

    他们很无奈,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没有普遍适用的方法,意味着即便墨天微炼制出的剧毒魔血效果不错,在诸天万界战场上能发挥的作用也很有限。

    “别急,”稷离老祖思索片刻之后便笑了起来,“虽然光靠景纯一人炼制针对各种血脉的魔血,还要供应诸天万界所有战场的消耗很不现实,但我们可以用一点辅助手段。”

    律熙老祖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法宝,或者阵法?”

    “对,无论法宝抑或阵法,都能将魔血的功效发挥至最大,且能覆盖的战场范围也很大……”

    四位大乘老祖一合计,觉得这是有门儿,也不再提离开了,重新将无限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之中。

    墨天微最开始有些高兴,毕竟她又为拯救世界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但没过多久就渐渐回过味来了——等等,她怎么又只需要不断提纯各种魔血、炼制针对其的魔血了?

    这不还是工具人么!

    “忍忍,为了胜利。”高逸老祖见她一脸麻木,忍不住笑着安慰了一句。

    墨天微:“……”还能怎么办呢?没办法,忍着吧。

    或许——她该发明几个全自动炼血剑傀?

    ?

    幽虚界。

    当年一战,险些将幽虚界打得崩溃,但是经过镇守者太昭与天罗殿的联手稳固,这一方世界到底是保全了下来,而这也意味着……它可以继续作为战场,消灭无数修士与魔族了。

    魔族一方也是无奈,其实除了幽虚界外,他们还有三个世界可供作为进攻真定天的跳板,但是最开始他们选择了幽虚界,结果却没有取得胜利,在他们转变心意想要借道其他世界的时候,就赫然发现……另外三个世界已经被天罗殿守得严严实实,根本不可能如在幽虚界一般轻易便能冲破封锁。

    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进攻幽虚界。

    当初镇守者太昭并未放弃这一方世界,既是因不愿意这一方世界毁灭,也是想将它作为主要战场,吸引住魔族的大半军力,省得他们不计一切代价去祸害其他三个世界。

    如今,幽虚界中再次爆发了极为惨烈的大战,只是这一次战场之上的就不再是上一次那些人了。

    空间荡起圈圈涟漪,五道身影从虚空中走出,正是血脉崩溃研究小组的五个成员。

    他们今天来到幽虚界,并不是为了大开杀戒——啊,可能结果也算是吧,但主要还是为了试验一下最新研究成果。

    完美的武器会缔造和平,而普通的强大武器要论高下,则只能看它们在战场上的杀戮锋芒。

    突然到来的五人中有四位大乘老祖、一位合体尊者,这足以引起魔族一方的注意,立刻便有魔族朝他们五人飞来,显然是要缠住他们,防止他们破坏战场上的僵持局面。

    血皇看了一眼那飞来的魔族,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闷头研究这么久,他快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暴戾了,这几个魔族来得正好。

    “你快点布阵,我和高逸、律熙去缠住他们。”他丢下一句话便遁入虚空。

    高逸老祖、律熙老祖二人朝稷离老祖点点头,身形一晃便齐齐消失不见。

    “呼……”

    稷离老祖心中有些紧张,他知道血皇三人将布阵的任务交给他,是因为他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最高,只是……以前他布置过很多阵法,但没有一次如现在这般紧张。

    如果阵法有效,那可是能彻底扭转战局,说拯救诸天万界也不为过!

    墨天微倒是平静,她已经被过去好几年的工具人生活折磨得没脾气了,这时候就想快点看到一个结果——无论结果是好是坏。

    见她这般,稷离老祖忍不住摇了摇头,景纯如此洒脱,相比之下他倒是有些不够沉稳了。

    心中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稷离老祖迅速开始布阵。

    墨天微则是将注意力又放在了下方的战场之上。

    没有硝烟,鲜见血腥,还有各种术法神通使用时亮起的光芒,美丽而梦幻。然而在这诡异的美丽之下,却是与当年一般无二的惨烈。

    有人说毁灭亦是一种艺术,美不胜收,现在看来……确乎如此。

    墨天微看了一会儿便移开视线,敛去眸中的种种情绪,重新变得漠然起来。

    她现在不好参加战事,否则引来魔族注意,之后的实验可能受到影响。

    在她出神的这段时间内,稷离老祖已经将阵法布置得差不多了,他拿着最后一枚阵盘,看向墨天微:“你觉得会有用么?”

    他并不是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为了……嗯,借句吉言。

    墨天微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她微微一笑:“这是自然。”

    稷离老祖也跟着一笑,将最后一枚阵盘布下,“对,这是自然。”

    刹那之间,方圆万里骤然陷入了一片沉沉黑暗之中,任何光芒一出现就会被黑暗吞噬,所有人都陷入了惊惶之中。

    魔族一方知道稷离老祖似乎正在布置阵法,但是他们已经抽不出人手阻拦——稷离老祖五人来得太过突然,他们根本没有提前准备,能派出三个魔族就已经是极限了,结果还被血皇三人拦下,只能任由他施为。

    当黑暗降临,他们立刻就明白这是人族一方的手段,也就远比下方战场中茫然无知的人更加惶恐。

    但出乎意料的是,黑暗中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而且这片黑暗也只持续了短短三息,当它敛去,天穹不再阴沉,而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这是……”

    战场上众人感觉有些发懵,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然而很快,有一部分魔族就察觉到了情况不对,为什么……他们的力量正在不断减弱?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戮黯魔惊恐地看着自己体表那层天赋神通带来的血光渐渐暗淡,最终彻底消散,由天赋神通提升的实力也荡然无存,更甚至,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那是来自于血脉深处的脆弱与无力……

    戮黯魔的对手微微一怔,不知他发什么疯,但是下一瞬这修士就发现了他力量的衰弱,瞬间眸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连续使用了三个秘术加持,直接将陷入震惊中的戮黯魔杀死。

    在死之前,戮黯魔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血脉出了问题!

    绝望的目光霍然投向天穹之上的血幕,一定是这东西搞的鬼!

    只可惜,他的挣扎也就到此为止了,永恒的黑暗深处伸出一只手,将他拽入其中……

    除了戮黯魔及一些戮黯魔血脉纯度较高的魔族,其他魔族并未受到影响,并不知道这层血幕的真正作用,他们仍如之前一般继续厮杀。

    但魔族大军中的高层时刻注意着战场上的局势,怎会发现不了情况不对?根据战场上戮黯魔的反应,他们能分辨出天穹上的血幕似乎能削弱戮黯魔的力量——只是削弱力量的方式有很多,他们一时间还不能确定究竟是作用在血脉上,还是其他方面。

    看着下方的形势,稷离老祖双眸灼灼生辉,“成功了,真的有效!”

    “阵法如今处于最小作用范围,阵法中的戮黯魔受到的削弱最强,但即便如此,效果也没有预计的那么好……”墨天微比较理智,认真分析道,“如果将阵法作用范围调到最大,效果可能更弱——我们之前太乐观了。”

    “无妨,再小的作用那也是作用,这已经比我和高逸他们炼制出的法宝强了许多!”稷离老祖开怀大笑,目光投向战场时,却泛起了凛然杀机,“只针对戮黯魔未免厚此薄彼,我这就让其他魔族也尝尝血脉崩溃的滋味!”

    他们这次将墨天微过去几年炼制的各种剧毒魔血都带来了,而这套阵法可以同时填充上百种,足以让战场上大部分魔族都享受一番!

    墨天微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有用就好,起码……她没白当工具人。

    “给这套阵法起个名字吧。”稷离老祖笑意深深,“不必谦虚,这一次计划中你发挥的作用才是最大的,三位道友也同意了。”

    墨天微拒绝的话被堵住了,她怔了怔,旋即笑容也渐渐加深,“那……就叫廉贞荡魔阵图吧。”

    愿荡尽群魔,澄清玉宇,复我河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