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第四百六十六章 白翁的故事(二)    文 / 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 2020-01-12 20: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求月票,么么哒,还有一章。)

    自然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搭救一个孩子。

    但这件事真的有运气的说法。

    若是那个孩子不被抓住,他便不会在大牢里遇上那个剑士。

    那个剑士自认为犯了大错,于是封了剑,故意让人抓住,进入大牢,没有其他半点想法,就是等死。

    对世间已无其他眷念的他,一心求死。

    恰好他的刑期和那个孩子的相同,于是便被关进了同一间牢房里。

    没有什么一见如故。

    最开始的几日,那个剑士和孩子都没有说话。

    毕竟那个孩子太过瘦弱,太过矮小,没有人觉得他适合做些什么,或许死亡才是他唯一的归属。

    直到之后某日,那个剑士无意之中抓到了孩子的手。

    那是一双极其瘦弱的手臂。

    被那个剑士一握,孩子抬起头,对视一眼。

    剑士看到了许多东西,孩子也能感受到很多东西。

    于是事情到这里便顺理成章,他成了那个剑士的弟子,那个弟子对世间再无眷恋,但是却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个好苗子被这些凡人所杀。

    于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那个剑士把那个孩子送出大牢。

    他没有走,因为他的确是对这个世间再无眷恋。

    那个孩子离开大牢,带着一本剑经和一柄剑。

    至此便开始在世间游历。

    他走过许多地方。

    走过这些地方的时候,也杀过很多人。

    杀的人里,有好人,有坏人。

    但总得来说,还是坏人居多。

    在世间游历了差不多百年,那个孩子长大了,只是身材依旧矮小,他悬着那柄很长的剑从一个普通百姓,成为了一位太清境剑士。

    他本来就是起于微末之中,又遭逢大难,性子有些古怪倒也很是正常。

    只是因为如此,性子反倒是太过偏执。

    他因为曾经家破人亡,因此一直觉得,要想不被欺负,便要成为这个世间最强大的人才是。

    好在他的天赋不低,要不然那个大牢里的剑士也不会收他做弟子。

    三百年后,他总算是成为了一位登楼剑士。

    距离沧海只有一线之隔。

    或许想,便能跨过去。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迟迟没有迈过那一步,要不然这世间可能便会再多出一位沧海剑士。

    当然,这是他自己的想法。

    直到某日,他在山中听到一声剑鸣。

    然后他看到有许多剑士都去了白鱼镇。

    他听懂了剑鸣声代表着什么,但是他没有理会,因为这个世间,总不是人人都值得依靠的。

    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值得自己付出性命的。

    甚至于身处于险境都不值得。

    于是那一次他没有出山,但是却遣了弟子外出打探。

    不久之后他就得知剑山重开的事情。

    要选掌教。

    最开始他对这个事情也没有什么兴趣。

    他这辈子的想法,大概还是成为沧海,不受人左右。

    直到之后的某日,因为某件事。

    他选择出山,于是便到了剑山。

    当年的那个孩子,于是便成为了现在的白翁。

    ……

    ……

    “这个故事又臭又长。”

    白翁看着酒杯里呈现出来的那些东西,很是厌恶。

    那个老人笑着说道:“回望自己的一生,你没有觉得有半点骄傲的地方,的确便不是个好故事。”

    白翁依然情绪冷淡,“好的故事都在以后。”

    老人说道:“过往的那些故事,有些并没有呈现出来,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掌教?”

    白翁默然无语。

    老人喝了几口酒,感叹道:“这座山不是别的什么山,不是别有用心的人可以染指的。”

    白翁说道:“拦得下我再说。”

    说了这话,白翁不打算再在这里耗下去,他提起剑,对着那老人一剑递出。

    这是普普通通的一剑,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就像是稚童一般,一剑递出,洞穿老人的身躯。

    没有半点鲜血。

    老人本来就不是什么真人。

    他看着白翁,仍有笑意,“你为何觉得你是这样的人?”

    白翁毫不理会。

    抽回那柄剑。

    小院消失。

    前面只是山道。

    他看了看远处,继续往前走去。

    一个故事有始有终才好,做事情,自然也是如此。

    白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道上。

    ……

    ……

    不久之后,有个一脸疲惫的灰袍年轻人来到这边。

    吴山河。

    他同样是看到一座小院。

    小院里还是那么一方石桌,只是没有梨树。

    吴山河推门而入,看到了那个坐在石桌旁的灰袍年轻人。

    年轻人看着吴山河,轻声道:“为何非要争呢?”

    吴山河走进小院,没有落座,只是站着,平静道:“因为本来便该争。”

    “我一直在说,这是我的剑山。”

    年轻人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觉得这就是你的剑山?”

    吴山河说道:“为什么不是我的。”

    年轻人用手在石桌上敲了敲,然后说道:“没有道理的说法。”

    “这个世间多少没有道理的事情,但我做的这件事,怎么也说不上没有道理。”

    吴山河神色平淡,按着腰间的山河剑。

    那年轻人说道:“请喝酒。”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便拿出来一个酒碗,放到了吴山河面前。

    酒碗里有酒,酒里有故事。

    要是不出意外,这便应该又是一个故事。

    可吴山河只是看了一眼,便伸手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那年轻人面带苦涩之意,“没有你这样的。”

    吴山河不可以常理视之。

    吴山河平静道:“我本来便是剑山弟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剑山大阵的奇妙,老祖宗这么器重我,怎么会不告诉我这其中的奥秘?”

    年轻人叹了口气,还想说些什么,但很快便已经消散。

    吴山河面无表情的走出这间小院,很快便沿着山道继续走了下去。

    白翁要想破开这座剑山大阵,先胜过我吴山河才行。

    ……

    ……

    白翁走在山道上,越往上走,便已经遭到了许多次袭杀。

    老祖宗许寂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又把持剑山这么多年,对剑山大阵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了一个很是恐怖的地步,虽然现在不是他在主持这座大阵,可这座大阵的恐怖程度,也不必多说。

    即便在这座大阵里,白翁也远远说不上是手足无措。

    他生出许多担心的情绪,至于为什么,自然也不是因为那座剑阵,还是因为远处看着他的“那人”以及“那人”身上的剑气。

    那些剑气以及剑意,都是白翁所感觉到的至强。

    他甚至可以断定,若是走上山顶,那个时候一定会和“那人”有一战,那或许便是自己练剑以来,遇见的最强敌手,只是剑山都已经如此了,还有这般后手?

    或者说还有一位一脚已经踏入沧海的登楼剑士坐镇剑山?

    可真要是如此,为何当年观主梁亦上山那般容易?

    白翁皱着眉头,看着前面,低声喃喃道:“不管如何,我来了,谁拦我,都是一剑的事。”

    这句话说的很是硬气,只可惜声音太小,并未传出多远。

    也没有能让太多人听见。

    只是身后不远处,已经有个灰袍年轻人站在哪里,看着前方,神色无碍。

    他死死捏住那柄腰间的山河剑,看着前方,似乎随时想要出剑。

    山道之上悠悠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虽说世间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但你若是要做些什么,或许你就能变成死人了。”

    听着这话,吴山河的神情变得异常古怪,他脸色发白,但手还是紧紧握住了那柄剑。

    若是真要对他出剑,那便出吧。

    毕竟这是他吴山河的剑山。

    不是旁人的,就是他吴山河的。

    ——

    白昼不短。

    李扶摇独自走进那间破庙之后,第一件事是从那原本有塑像的台下拖出一坛酒。

    然后顶着那些泥土看了很久。

    许久才拿起一个酒碗,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当年才刚刚练剑,因为师叔谢陆的或是有心,或是无心,没有告诉他天黑之前必须要登上剑山山顶的事情,从而让他在山道上待了许久。

    因此便丧失了成为剑山弟子的资格。

    当时老祖宗许寂给了李扶摇一盏大红灯笼,之后李扶摇下山,便在剑山脚下停留了好几年,这几年时间,便是和三位师叔打了交道。

    以剑气称雄的柳依白,剑术无双的谢陆。

    以及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是温和的师叔洗初南。

    陈嵊是他名义上的师父,但真正传授他剑道的,其实还是这三位师叔。

    因此对这三位师叔,李扶摇都分外尊敬。

    这是他离开剑山之后第一次回到剑山。

    重游故地,不外如是。

    多是感伤。

    尤其是故人已经不再的情况下。

    李扶摇想着当年师叔谢陆每日和他比剑,想着洗师叔每日和他磨炼剑意,想着没事和师叔柳依白喝酒。

    这或许是他练剑生涯里最为开心的时光。

    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练剑便是了。

    李扶摇喝了口酒,然后便放下酒碗,去捧起了一抨泥土。

    他的头埋在土里。

    传来几声呜咽。

    距离第一次见到几位师叔,原来已经过去十年有余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