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新白蛇问仙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月老    文 / 舒楠泽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吟响彻小院。

    月老惊醒,慌张起身却察觉脖子被捏住,直不起腰……

    白雨珺小手捏住老头脖颈,却因身高没法将其提起来,反而让月老低头,场面颇为滑稽,化形之后总有些事情伤不起。

    “仙子这是何故……唉哟……”

    “还装蒜!你个战五渣的老神仙忘了背后暗算本龙?”

    “唉哟……误会,一定是误会……”

    小手如同铁钳挣脱不得。

    眼前这位战斗力五渣却闻名天下,腰间挂神秘布囊,老手随便操作就能改变生命轨迹的月老,与其他神仙形象不同,月老鹤发童颜,衣着就是个凡间普普通通老头。

    某白还真怕把这老头给捏死。

    只能恨恨松爪,吓一吓就得了,真捏死怕是要出大事,会被那些整天拜月老求姻缘签的少男少女们挠死。

    “老实点,否则本龙一头撞死你!”

    “您是……”

    月老颤巍巍直起腰。

    待看清眼前那对树杈龙角老眼瞪溜圆,面色发苦。

    白雨珺好奇看了眼月老的布囊。

    鼓鼓囊囊肯定不是啥好东西,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隐隐有命运缠绕的神秘感,莫非是那件神器?

    用刀鞘指了指其腰间布囊。

    “里面所装是何物?”

    “赤绳子耳,以系夫妻之足,红绳牵缘,无论贫穷富贵天涯阻隔,终究结为夫妻。”

    “哦,那小妾呢?”

    “这个……”

    月老也被难住了,身为掌管婚牍之神,话不可乱说。

    白雨珺眼珠子转了转,想起一个有关月老的故事,但那个故事有很大问题,简直令人不齿。

    “有个故事,话说某书生而立之年未婚,偶遇月老,求问,得知卖菜婆怀中女童待十六岁时会与其结连理,书生嫌乡野卖菜婆女儿低贱粗俗,派仆人杀女童,仆人胆小,未能真害人,只在眉间留疤痕。”

    “十几年后,书生仍未婚,已立业。”

    “得官员赏识,迎娶官家女,婚后好奇新婚妻子眉间疤痕来历,得知正是当年刺杀未遂卖菜婆怀中女童。”

    “女童非卖菜婆亲生,乃官员侄女。”

    月老手捋胡须满意点头,为传说中自己的本事而自豪。

    “后来呢?”

    说到这里,白雨珺满脸厌恶表情。

    “后来,书生逢人便津津乐道这桩奇遇,全然忘了行凶杀人一事,并以此为谈资,这红线是黑的吧?”

    “啊?唔……命数使然吧……”

    某白嗤之以鼻。

    “凡人如何本龙不管,但是!你胆敢牵本龙红绳!如今月老连飞禽走兽也包办婚姻吗!”

    “仙子息怒,仙子息怒,这里一定有误会。”

    “误会?”

    抬手将准备砍树的斧头放月老肩膀上。

    “来来来,让我砍你一斧如何,反正都是误会,你说是不是?要不本龙将此事告知王母?”

    听龙女提起王母,月老只感觉一股凉气沿着脊椎骨往上窜。

    “仙子莫要动怒,老朽也不知道啊,一定是我睡着时出的问题……”

    “难道你天天喝醉睡大觉?”

    月老讪笑点头。

    白雨珺闭上眼睛仰头深呼吸,努力控制不挥斧劈砍。

    无语啊,深感天神失职有多可恨。

    就见月老左右看看,形象鬼鬼祟祟,似乎查探是否有人窥视。

    “你个糟老头子又有啥坏心眼?”

    “其实,老朽知晓婚牍被暗中干扰,只是法力低微不敢出声言语,具体是谁不清楚,但一定在这天庭内,很多。”

    果然,水太深。

    噌!

    扔掉斧头拔刀出鞘,露半截利刃。

    架月老脖子上。

    目露凶光,白某龙与谋反组织可谓水火不容,恨不得宰杀对方那种,多年来明暗交手无数次。

    “我如何区分你这老头是否造反逆贼?”

    “仙子小心别手滑哎……老朽虽弱但好歹也是上古之神,怎会做那谋反之事,可不敢牵扯进去。”

    白雨珺知道月老没必要扯进去,婚姻介绍所没必要搅风搅雨。

    这货肯定是天庭老油条,话说一半藏一半,满肚花花肠子,目前为止也差不多搞清楚订婚殿牵线状况,糟老头子怕事干脆喝醉装死,实际偷偷暗中观察谁在捣乱,保不准暗中上报玉帝王母。

    凭一手拉绳穿串本事,牵扯甚大,谁敢动他。

    具体何人设计。

    知不知道都一样,除了有限几位,其余全都不可信。

    收回刀子,这才有闲工夫打量订婚殿。

    “哟,花前月下的,挺雅致啊。”

    “职责所在只能如此,难得仙子大驾光临,还请移步内院说话,同在天庭任职都是同僚,无须见外。”

    “说的没错,走,伐木去。”

    “伐不得……伐不得啊……”

    白雨珺背着双手闲庭信步,月老苦笑跟随,在这座掌管天下婚牍的宫殿转悠,东看看西摸摸,订婚殿与普通宫殿区别明显,红色为主色调,门窗雕刻鸳鸯挂红灯笼,贴有红色喜字,墙角摆放成亲所用的喜酒以及红木箱红包裹。

    蛮有特色。

    尤其前院那装饰精美八抬红色花轿。

    花轿装饰甚至可以说特别奢侈,金银打造的挂饰层叠衔接,玉坠,红绳,打造最为隆重的婚礼,大红色,极致喜庆。

    三礼六聘,明媒正娶,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是多少女孩所期待的婚礼。

    红妆抬进门,直到多年后萧萧素白抬出门……

    订婚殿前院摆满婚事用品,很是喜庆,灯烛器具皆与婚礼有关。

    宫殿很大。

    白雨珺转悠许久才逛完。

    “树呢?那么大一棵树呢?牵绳开花那棵。”

    “在后院,请~”

    贴有喜字大红门缓缓推开,瞬间,浓郁姻缘命数扑面,俗话说丧事有白煞却不知喜事也有红煞,简单说就是神秘物质太浓吃不消。

    挥挥手,拂去红煞。

    “啧啧,画面真够唯美梦幻。”

    硕大圆月铺满背景,天空悬挂红鸾星,苍老古树挂满红绳结红花。

    也许只有擅长唯美画风的画师才能画出,老树类似千年榕树,树冠如华盖,枝叶间红绳密密麻麻,花开花落,每时每刻都在盛开凋零,数不清的红绳自行牵连,无时无刻都在忙碌。

    站在树冠下,就见一根根红绳出现消失,花朵盛开又凋零。

    “这棵相思树……是神灵?”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