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玉清定命(第一更)    文 / 无极书虫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劫余之人,何足言道?”

    北斗神君原本没打算来,他跟弇妃合参阴阳大道,连星魔都没打算理会。

    直到施展“易天”之术的神秘人出现,他才慌慌忙忙穿上衣服赶来。

    不是预想中拥有“神眼”的使徒,而是一位真正掌控天皇秘法,有资格代天行道的人神。

    遥遥望着黑暗中的神秘人,北斗神君无法看清他的容貌,只感受到那股厚重而磅礴的天道伟力。

    他明白,只要再轻轻一推,眼前这人就会从悬崖边坠落,化作真正的天皇容器。甚至神君都能感知头顶那一颗转动的天目,以及天地间回荡的喜悦之情。

    北斗神君沉声问:“阁下,你清楚自己的处境吧?”

    “清楚。所以我只来拿隐元仙图练功,没打算多做什么。要不是你们逼迫,我连‘易天之术’都不会用。”

    一边说,任鸿一边出手抹掉北斗神君出行时引发的北辰异象。

    神君本想反击,但还是忍住了。

    为什么天皇阁代代单传?

    如今两人相见,彼此同时冒出一个想法:王不见王。

    任鸿能修改天地法度,北斗神君自然也可。但伴随二人斗法,天道之力纠缠,会迫使二人不断趋向于道化,转变为天皇容器。

    尤其是任鸿,他能感受到那股喜悦,那股顺畅。仿佛自己本就应该作为天皇,本就应该代天行道。

    面对一个即将化道的天皇传人,北斗神君几次想要动手,但都克制住了。

    “易天之术难缠啊——”

    神君眼皮跳动,他可清楚记得当年天皇如何把漫天仙神打入轮回。

    要不是天皇自己就是天道化身,是这宇宙洪荒孕育的意志。祂凭什么调动宇宙洪荒之力,把所有神圣送入轮回?

    面对任鸿目前的状态,神君不敢逼迫,慢条斯理问:“阁下要我们的隐元界?”

    “不,我说过,只打算炼法修行,需要借用隐元仙图。此物也算天皇阁故物,我用一用,没问题吧?”

    “可对隐元界有损?”

    “没有。”

    “那阁下可以开始了。”

    “师兄——”离玄本欲言语,但被北斗神君伸手拦住:“当然,阁下如果担心偷袭,可以带走一天。只是现在不行,要等试炼结束。”

    “不用那么麻烦。”任鸿抖动隐元仙图,收拢隐元界。

    支撑仙城的人间界蓦然消失,下一刻仙图内浮现一方红尘世界。隐元大陆万万人口尽在这卷仙图之中,而吕清媛、云嘉等人所在的幻境,也飘荡在仙图四周,隐匿于一道仙光内。

    任鸿伸手一捞,把幻界凝成宝珠托在掌心,然后对仙图轻声道:“水火相易。”

    隐元仙图蓦然蹿出熊熊烈火。一条条火龙纠缠图卷,更易隐元界法则。

    星魔和霍龙娇躲在隐元界内,突然看到身边凡人们统统化作火人,而不远处的水井、水潭也变作火口、火海。

    “有人修改天地法则?”星魔略略一感应,立刻想起前世记忆。

    他前世作为“颛臾”时,可没少这样玩。把周围重力抹除或者增加,把五行法则进行扭曲……

    霍龙娇观察自己手边的一个花瓶。瓶中盛放的水,已经化作熊熊烈火。而烈火中的牡丹花反倒更加娇美艳丽。

    再看远处行人,那些人身上冒着火焰,但一个个毫无所觉,继续自己的生活。他们喝茶饮水,用的也不再是净水,而是火焰。

    “概念置换?”

    霍龙娇清楚,人是由水和土两大类元素构成。人体流淌的血液,归类于水。

    如今天地法度易辙,水火定义倒置,使得人体内的血液,转变为火焰。而隐元界所有湖泊海洋,转变为火海。

    可这种置换独独撇开星魔和霍龙娇,因为他们俩并非这方天地生灵。

    现在的他们,连在这方世界存活都困难。

    “情况不妙,大姐,咱们准备撤了!”星魔划破虚空,拉着霍龙娇逃出隐元界。

    剑光钻出,转眼消失。

    北斗神君微微皱眉,知道是星魔逃窜。但他与天皇传人对峙,此刻没工夫理会。

    任鸿垂眉扫了一眼,转而专心祭炼隐元仙图。

    易天之后,他施展定命秘术。

    隐元界万万众生命数化作一根根命运轨迹,在火焰中飞舞交织。

    “定!”任鸿一指点去,那错乱无序的命轨立刻排布为天网,而最中央镶嵌大衍金盘,即任鸿《天衍算经》的道果。

    《天衍算经》的理念,以自身合入天道观测天命,引导众生走向,几乎可以说是简易版的“定命神通”。

    任鸿算经修为境界只达到第三重,媲美金丹宗师。这次利用隐元仙图,把定命之术和《天衍算经》糅合,以摆脱天皇秘法的影响。

    天道蛛网遍布隐元界,随后以这张蛛网从隐元界探出,顺着虚空钻入九天十地。

    “师兄,他在干什么?”离玄道人站在北斗神君旁边低声问。

    “为天皇秘法换一个芯,用另一种体系施展天皇秘术。当然,这么做会失去天皇秘术最大的特权。”

    如果把九天十地视作一个循环运转的机器。那么天皇阁主便是这个机器的管理人,拥有修改部分权限。

    如今任鸿置换根基,尝试推演重编一套属于玉清体系的“易天定命”之术。

    易天,则以玉清道箓操控“天皇道相”,以影响紫极神图来控制天地。

    定命,则以《天衍算经》演算天机,排布众生命运。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失去天皇传人在这方天地间的特权。日后,任鸿再也无法如此刻这般容易调动天道之力。

    随着他的行动,原本弥漫在虚空的那一股喜悦之情,立刻转变为愤怒。

    “逃离天皇道染,必是昔年故人。只有我们这群人,才清楚天皇道染的恐怖和隐秘。”北斗神君喃喃道:“看样子,他是我前面那几位阁主之一?”

    任鸿如今的尝试,在两千年多前他就经历过。他以星辰体系操控天皇秘术,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在那之后,他褪去“天皇阁主”这层外衣,转化为北斗派一个普普通通的门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任鸿身上的天皇痕迹循序渐进地置换。虽然仍能施展各种天皇秘法,但其核心源力已全部转化为玉清仙元。

    虚空一震,命网散入九天十地,合入任鸿的本命算局。

    同时,一种晦涩和疲惫涌上心头。

    以玉清仙元调动天道之力,改变众生命数,没直接动用天皇力量那么便捷。

    直接操控天皇力量,任鸿根本没有任何疑难。轻轻松松恢复天皇阁主时,所应该掌控的一切秘法。

    如果他愿意,只需为自己修正一下权限,转眼就能恢复纯阳极境。

    “父亲大人未免对我太好了吧?”

    正因为这甜美而充满诱惑的果实,更让任鸿担心幕后的阴谋。

    他就如同一个站在岔道口的旅人。眼前左侧道路充斥鸟语花香,是一片没有任何危险的坦途。甚至旁边还有一个传送阵,只要他跨上去,转眼走到已知的终点。那是曾经他达到过的巅峰。

    而如今,任鸿放弃这条已知的道路,选择右侧未知而艰辛的道路。虽然艰险,但前路没有尽头,可以无止境的前进。

    作为代价,那稔熟于心的种种天皇秘法,转化为玉清一系晦涩而难懂的咒术。任鸿自己虽然规划出来,却不见得能完全施展。

    但让任鸿欣喜的是:先天浮黎道胎中,天皇精血携带的异种力量彻底解决,只保留纯粹的玉清仙元。

    纵然北斗神君弄出千八百颗天血珠,也无法搜索任鸿的存在。

    疲惫涌上心头,任鸿随手把隐元图抛开:“后辈,谢了!”

    摆出天皇阁大前辈姿态,任鸿转眼消失不见。

    北斗神君接过隐元仙图,发觉里面属于对方的痕迹全部消失。解开封印,洛九樱分神现身,焦急问:“师叔,您为何放他走?他最后那一刻,已经失去加护,只要您愿意……”

    “那只会逼他再度化身天皇。”神君检查后,把隐元仙图交给洛九樱执掌。

    “别小看天皇阁这群阁主。除了我和初代以外,剩下七人一个比一个难缠。”

    “二代火烧骊山派,三代刺杀烈山氏,四代熬煮西海,五代扫平东荒大洲……”北斗神君:“天皇阁的传人,因为代天行道,一个比一个心高气傲。逼急了,他真跨入那一步,就该我们北斗派头痛了!”

    不错,虽然任鸿主动断开和天皇道力的联系。但只要他自己想作死,马上就是一尊纯阳大修士。

    “但那样一来,我会死的很快。”

    从虚空离开,任鸿返还云都宫体悟这一行所得。

    “冒险搏了一次,置换玉清根基。日后施展天皇秘术虽然耗时耗力,可不至于再在悬崖边上跳舞。”

    这一刻,任鸿大石落地,天皇精血带来的麻烦总算解决。

    天皇精血在身,他就如同站在悬崖边。每次施展天皇秘术,就是整个人飞奔向万丈悬崖。

    唯一牵绊他的,就是玉清仙元。

    这根救命绳索牢牢拖着他,挂在悬崖边,不至于坠入深渊。

    可假如他继续胡闹,动用天皇力量,绳索就会断裂,而他会坠入万丈深渊,再难悔改。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任鸿已经看不到那个悬崖,也感知不到那悬在自己头顶上的天目。

    至少这一刻,任鸿自由了。

    自由之后,任鸿心中畅快,有一种与天搏斗的成就感。

    “难怪青玄师兄一直盘算铭刻大道相,就是为了这份成就感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