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714章 尔等不知归途    文 / 旅心僧 更新时间: 2020-03-21 11: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714章尔等不知归途

    原来是被刻字的感觉!

    刺痛和幽凉很快消失了,三人带着惊慌神色用手一摸,浑身莫名开始抽搐,似乎想到何等可怕事件,顿时瘫倒在地。

    “贼?”

    一颗心直接沉到谷底,莫名的惶恐情绪越来越大,才明白这个斑斓殿长老,要用自己为媒,出去代为警告他人,其侮辱之意远超去死啊。

    他们是什么人,都在家族里位列上尊,长辈面前属于可造的奇才,一直都冠于万人之上,修仙者也是要面子的,若背着个贼字,何以有脸见人?

    奇耻大辱!

    不但是自己颜面扫地,还给家族蒙羞,沦为界面上的笑柄,此后再无朝阳满地,这个家伙恶毒至极。

    “为何如此卑鄙?”

    元昊怨毒的死死盯住陆寒,恨不得上去将他吃掉,双眼充血面目狰狞,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人物,竟敢如此贱虐自己。

    “啊……我抹不掉啊,为何如此难以消除,你这该死的孽畜,老子要将你抽魂夺魄!”

    子车飞衡倒是反应迅速,没有浪费时间呵斥咒怨,咬牙狠心的瞬间,用大手对准额头一抹,掌心处黄光凛凛,有股刺鼻而浓烈的味道开始飘扬,肌肤立即滋滋啦啦开始冒烟,伴随他痛楚的闷吼声。

    但每次抹过字痕后,本该可以重铸容颜,用不了片刻就能一马平川的情形,屡次都以失败告终,那字痕如同神迹一般,随着肌肤一同再生,甚至死掉肉皮也无法弥补。

    “啐!用这等无耻龌龊之手段,不如杀了本少爷,就算身死也决不允许受辱!”

    作为锦衣公子哥的厉洵,见到子车飞衡的狼狈,就知道一般手段无效,自己另辟途径,想动用各种东西或者幻术遮住,回到家族自有老祖宗分忧。

    然而清晰无比的贼字,每当被遮掩片刻,就如同忽略万物般屡屡清晰入目,万般秘法皆不可挡,他的摄魂都开始颤栗,暴怒着破口大骂。

    “窃贼竟敢言他人无耻,陆某留你们活着反而成了罪过?谁若不堪受辱,自己就地崩解即可,或者我也可以代劳。”

    铿锵!

    那把三尺青锋似乎听到感应到主人意念,犀利之芒刹那间暴涨,三抹金芒顿时从中分出,遥遥指向每个身影,把他们的乱发割掉几许,留下无尽寒冷。

    “不!前辈是对的,都是我一心贪婪,潜入秘境行盗窃勾当,纯粹自取其辱。”

    无限死亡再次笼罩,面对把大乘期强者都斩碎的锋芒,才离去不久的濒死之感又回来了,元昊最先吓尿,赶紧低头哀哭求饶。

    其他二人面如紫绀,被陆寒的眼神刺的目痛,也把脑袋垂了下来,形如斗败的公鸡。

    “滚吧!”

    在这里浪费时间够久了,陆寒已经不耐,耽误如此长时间,不知多少可用之物进了其他势力的腰包,此如此被动的局势,皆因斑斓殿落魄太久,被人早就觊觎到眼皮底下。

    他可不是圣人菩萨,这次出手的原因,只为那两颗瀚月灵珠,至于秘境和斑斓殿将来如何,与自己根本毫无关系,过客岂能处处留芳。

    ‘除却陆某必须的资源,其他东西被尔等掳走也就算了,若遇上也只能怪你们不幸,这对瀚月灵珠的作用,岂止滋养神魂和辟邪那么简单,一旦让这些蠢货弄走纯粹暴殄天物。’

    陆寒身边没了冷莜瑜的身影,自从被他按奈不住原始冲动,又一次疯狂鞭挞后,就把此女暂时安置于较隐秘处,正加速稳固境界,两人的交集也即将结束。

    修道并非苦行僧,大罗三千延绵万象,沾些风花雪月又如何,天地有规矩更有洒脱,放纵是为了更好的收敛。

    进入秘境已有月余,大约将尽六十天的安全期即将耗光,接下来的动作务必加快,仙镜指名想要的云纹天罗和道香神木,基本都在正南方,这是昨天子时给自己的指示。

    两日后,一队修士站在某处残缺的山峦上,大声叫骂愤怒异常,因为他们多达七人,费尽心思才灭杀了一个苍元境大妖。

    围拢着才到手的妖婴,正欢呼雀跃兴奋异常,忽然天昏地暗笼罩了这里,接着就有惊呼声响起,当视野正常后,手上只剩下妖婴残留的余温,竟然被人当场偷袭抢走。

    此处向东南千里外,在三天后的午时发生了一场激战,两大势力打的形同水火,把百里内变得狼藉昭昭,但最终结果非常糟糕。

    除却双方都陨落掉两人外,这次火拼一无所获,在不远处有两间残破石庙,周围白雾腾腾,附近地面凹凸不平,似乎遭到极强腐蚀,庙门上原本倒挂着一串焦黄色琉璃,现在只剩下剥落的残迹。

    “真该死啊,竟然还有人趁火打劫,都怪这些太渊谷的蠢货,给我继续杀!”

    “是谁把‘百硫硝’抢走了,若被我太渊谷查出来,必将遭到巨门之怒,但先把他们天符门灭掉。”

    五天后,在巨石林立的一片山地内,有香气飘飘荡荡,无数光华石块布满纹路,似乎遭到数万年打磨,表面已经亮晶晶圆润。

    但香气里总有股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且警惕心暴增,跟随气味一路向前,绕过大约几里的路程,终于到了怪石破碎的事发地点。

    这里的诡异,就算任何强者看到也心中大凛,一棵不足五尺高的枯黄小树迎风摇曳,仅仅手腕粗细,树皮似乎还很娇嫩,香气就是从上面发出的。

    但附近白骨成堆,各种凶兽飞禽的残骸无法计数,和怒道甚至还保持着生前姿态,利爪尖牙深深嵌入对方筋骨里,经历了残暴的互相厮杀扭打。

    还有两具新的妖修尸体,血迹仍然未干,似乎才死去不久,自中间都被斩为两段,并且表面焦痕遍布,好像先死于火属性攻击。

    咚!

    良久,一道破空声从远处落下,并且置身于较高的怪石上,热浪涛涛快速翻滚,形同火流星降世,原来是个异常强大的人族。

    “哼!看来这附近千里内的生灵,几乎都死在此地了,走一圈都未见到半个鬼影子,这几棵树着实诡异,仅凭几率香气,就可以让它们生死互杀,啧啧!”

    此人身穿大红火云道袍,气息可以一柱冲天,却是红发赤脸阔耳豹眼的驼背老者,生来一副凶相,在他头顶悬浮着一把大号骨刀,七个火红色的连环把刀背洞穿,散发出数百度高温。

    “若非我本命神通特殊,此刻怕也疯疯癫癫了,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怪物种,分明年份很久远的样子,却如此枯黄弱小,不知有何用途,竟然让万千生灵如痴如狂。”

    咔嚓!

    此人一脸厌恶越来越浓,苦思片刻没有头绪,挥手就是一刀劈出,似乎要把矮小枯树毁掉,能造成如此邪恶现象,自然绝非善类。

    但那把骨刀斩出的白光,还未彻底接触树干,就诡异的改变了方向,最后劈在不远处,将地面切出十几丈长痕。

    咦?

    驼背老者顿时眼神一亮,他自然发现蹊跷之处,在刀芒斩到的瞬间,他看到自树干内冒出一圈淡淡纹路,给人异常玄妙和缥缈之感,看一眼就形同掉进旋涡里,不由得震惊异常。

    而且还感应到蕴含的阴煞之气极其惊人,似乎这无数尸骨,都是被小树抽走了精华,并且演化成超强防御,毕竟他随意的一斩,都可堪比苍元境一击。

    “再斩!”

    这次,大号骨刀笔直立起,驼背老者一掐诀,刀锋上还夹杂了浓烈而炙热的刀意,威能已经比刚才增强三成,裹挟一丝凝重划过虚空,狠狠再向小树砍去。

    轰——!

    强大浪潮把周围的尸骨立即卷飞,一抹红光转瞬即逝,刀背上七连环叮当作响,火舌瞬间围着小树灼烧起来。

    “啊?”

    然而更吃惊的一幕出现了,驼背老者的第二刀,仍然未对小树造成任何伤害,锋利刀芒更适合第一刀吻合,并把那道裂痕扩展为裂缝。

    更诡异的是高温火舌,只能围绕小树三尺外燃烧,地面顷刻通红,可惜上千度的高温,根本没有灼伤小树分毫。

    他感觉到有股力量自树干外溢,无声无形却真实存在,抵挡着自己的攻击,堪比上玄境的大威力神通,而且香气比以前又浓郁不少。

    神魂中莫名产生片刻眩晕,这让驼背老者更加吃惊,立即向后飘飞百丈,脸色真的凝重起来。

    “神木啊,哈哈哈!”

    此人正是烈火老怪,他本来途经此地,若非一对正在厮杀的妖修吸引,才看见尸骨堆积的阴森森一幕,恐怕已经完美错过。

    即便现在知道遇上非凡之物,但如何将小树弄走,甚至怎么靠近都是个难题,纵然阅历无数,但可以保证绝对没有见过此物。

    ‘又有人来了?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见到本老怪竟然不远远避开,简直生吞了雄心豹子胆。’

    正当他盘膝而坐,准备缜密斟酌一番时,天际尽头的破空声越来越近,而且速度不慢,转眼到了二百里外,方向笔直的朝向这里。

    “到处都是苍蝇啊,连此地都能看见人族,他们下手可真快,这老头似乎还不简单。”

    一个青年御空而来,白衣烈烈银光如雪,几分英气里藏匿着老练,在上空盘旋了一圈,最后神色自然的落在不远处,目光早已盯在了小树上。

    “这就是道香神木?干枯的像个小木桩,香气却非善类,有一缕差点侵入我的神魂,原来是汲取阴气来滋养本体,地面上如此不景气,地下绝对不同凡响。”

    陆寒时而看几眼枯木,时而点头自言自语,最终走到一条崭新的裂缝旁,表面焦痕累累,空气中还弥漫上百度的热浪。

    “滚!在我未发怒之前!”

    轰隆!

    耳畔蓦然被一道闷雷盖住,不远处有怒意冲到,带着烈火老怪的杀机,完全向陆寒罩下,那股强压比山岳还重,无数巨石纷纷碎裂。

    “该滚的是你,当我斑斓殿秘境没人守护吗?”

    几个字被轻轻吐出,看似平淡无奇,但落在烈火老怪近处却引起剧烈爆炸,一个字一次炸弹般巨响,震得虚空乱颤抖动,许久都未恢复平息。

    “小畜生找死!”

    唰!

    骨刀迎风暴涨,七连环来回乱鸣,在高空凝聚出一条火龙,好像攀附于巨大刀光之上,带着锋利和融化万物的威能灭世般斩到。

    烈火老怪眼瞳中,已经凝聚两个迷你骄阳,恐怖威压撑爆天地,如汪洋大海剧烈扩散,百里内尽数化为滚滚洪流,风暴来回撕扯。

    他没想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还想怀中夺宝,简直狂妄到极点,所谓斑斓殿又如何,照样抬手灭杀。

    “老家伙,那就留下来吧!”

    陆寒头都未抬,甩手就是一道剑芒,在虚空中划出璀璨金光,无数灵纹遍布剑体,纷纷向剑刃狂涌而去,把锐利凝聚到极点,在空间内顿时留下醒目白痕,迎向刀芒丝毫不惧。

    ‘咔——!’

    高空中伴随刺耳炸开声,形同一枚核弹被引爆,首先就出现金色光环,直径拉扯到千丈之巨,核心处骄阳再升。

    紧接着一道道火晕跟随而出,夹杂大量刺目白芒,紧紧追随金光而去,但后面又一轮恐怖金色光环碾压而来,如此重重叠叠,全部为纯粹的能量波动。

    “咦?斑斓殿可没有你这样的小畜生,敢冒犯我烈火老怪的还没出生,既然有点底蕴,就再吃我一击‘熔魂焚天斩’!”

    本以为这一刀下去,就算对方竭力相抗,至少也会落个半死,反而差点把他噎住,烈火老怪真的又惊又怒,他才发现这个青年还不是普通大乘修士。

    刹那间,仿佛偌大苍穹,都被烈焰点燃焚烧起来,陆寒仿佛走进了火之领域,铺天盖地的热浪已达数千度,能顷刻融金化铁,到处都是沸腾的红光。

    中间处一把百丈骨刀,表面布满赤红裂纹,更恐怖的还有七个骄阳排成一列,而刀背处的圆环已经失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爱TXT小说(https://www.itxtxs.com)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